表哥娶表妹,表妹嫁表哥这样的事情,若是放在后世,不说法律不允许,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被别人戳断脊梁骨,也会被两方的家长打断腿。

    但在如今的时代,却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表哥表妹,天生一对”这样的说法,古来有之,还没有基因、遗传等概念的古人,认为这是“亲上加亲”,于是便有了这样的畸形情结。

    想通了这件事情之后,李易目光中的异色才慢慢的消失。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孩子,错不在你,错的是这个世界……

    不过,貌似在原先世界的古代,表兄妹可以结婚,堂兄妹也不可以吧?

    虽然那个时代的人们对此的科学认识还很缺乏,但伦理道德的观念却比后世更加的深刻,堂兄妹之间,已经算是有很近的血缘关系了,是绝对不能成亲的,若是有人敢打堂妹的主意,还是会被打断腿……

    难道说,这个世界的人,并没有这样的认识?

    等到和李轩混的更熟一点,要找机会提醒提醒他,万一两人以后真的成亲了,生出了一个傻子或者什么地方有先天缺陷的孩子,李易的心里面还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对了,你到底家住何处,为何庆安府这么多人都寻不到你,便是那董知府的千金,动用了官府的力量也没有找到?!崩钚醋潘?,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

    这件事他已经在心里面疑惑了好久,那次他治好了母亲的郁结之症,宁王府也曾派人寻找,却仍然一无所获。

    官府登记在册,名叫李易的人倒是不少,但一一排查过之后,发现全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倒是有一人的年龄和身份比较符合,但遣人去问的时候,才得知那名叫做李易的书生,前不久得了失心疯,跑出村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村民遍寻无果,已经上报官府,将其列为失踪人口。

    失心疯------那自然也不会是他了。

    “家住城外偏远之地,找不到也实属正常?!崩钜谆氐?。

    李轩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说道:“过些日子是我母亲寿诞,你也一同过来吧,上次你治好了母亲的病,王府上下还没有好好感谢你?!?br />
    王妃寿诞,到场的必定都是庆安府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去凑什么热闹,李易本想找个理由拒绝,但转念想了想,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距离母亲寿诞还有一些日子,你将住址告诉我,到时候我派人去请你……,算了,这些等会再说?!崩钚诹税谑?,看着他,脸上露出了期待的表情,说道:“咱们还是说说说你到底要送我几首诗的问题吧?!?br />
    显然,李轩还对此时念念不忘。

    “你就那么确定你堂妹喜欢诗词这些东西?”李易叹了一口气,看着他问道。

    总以为自己的情商就已经够低的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情商连他都不如的奇葩。

    “这些女子,不都喜欢诗词吗?”李轩抬头看着他,一脸愕然的说道。

    庆安府那些所谓的才子,往往用几首诗词就能骗的那些女子倾心,还不是因为她们都喜欢这个调调?

    远的不说,那《鹊桥仙》和《水调歌头》一出,庆安府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暗中倾慕于李易,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李易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你和她认识了这么长时间,可曾见过她在你面前谈及诗词?”

    李轩脸上的表情一怔,想了想之后,摇头说道:“似乎……没有?!?br />
    “世间女子,容貌不同,性格亦是迥异,又哪能一概而论,她们其实也和男子一样,崇文者尚武者皆有之,你觉得她会是哪一种?”李易虽然和那女捕快只是见了一面,但对她的性子也些了解。

    她的武功如此之高,大抵和如仪以及如意是一个类型的,崇尚武力的人,一般都看不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远远不像是那些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吟上两句风月,就能骗的她们芳心暗许。

    对面,听完李易的话,李轩的表情已经变的严肃起来,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李易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追求女子,切不可操之过急,首先需要明白她的喜好,贸然出手,只会适得其反?!?br />
    话出口时,他才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

    自己现在是在教李轩泡妞,泡她的堂妹?

    这么说,自己其实是在帮他------作孽?

    这时,只见李轩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再次看向李易的时候,面色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拱手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才是此道高人,我早该想到,你连那么漂亮的妻妹都能征服……佩服,佩服!”

    李易的脸色又黑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和这货已经聊不下去了。

    一番话说下来,李轩已经不纠结李易到底送他多少首诗词才算是还了恩情,转而打起了其他的注意。

    分别之前,还再次叮嘱李易,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交流交流,他刚才说的《女子心理学》《追女三十六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易留下的不是柳叶寨的地址,到那时候,估计府城内的铺子也正是开张,直接去那里找他就行。

    对于李易居然在庆安府开店铺的事情,李轩心里还是有几分惊讶的,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低下,一般来说,对于经商,读书人是不屑为之的,认为那会跌了他们的身份。

    很多达官贵人,都是像宁王府这样,虽然在外面也有生意,但绝对不会站在明面上,与那些商人有所合作,抛头露面的事情,留给他们去做。

    不过,李易做事他是知道的,向来都摸不清他的套路,完全不像是正统的读书人,若非这样,李轩最初还不一定会对他产生兴趣。

    当然,对于那从未听过的“如意露”,李轩心里面也产生了浓浓的好奇,那奇怪的画以及冰糖葫芦,他捣鼓出来的东西,每次都不走寻常路,奇特的紧,不知那“如意露”又是什么好东西,到时一定要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