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走在庆安府宽阔的主街道上时,李易的心情就彻底的不一样了。

    这个世界的女人不好惹,这是李易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得出的一个结论。

    在大街上随便碰着一个女人,都有可能是深藏不露的女侠,武功高到吓人的程度。

    当那女子从天而降,拦在他面前的时候,李易就知道今天走不了了。

    他有些后悔,今天出来没有带上老方……就是和柳如意一起出来,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啊……

    还好,他并不孤独。

    鼻青脸肿的县令公子和那两个年轻书生就在他的旁边,垂头丧气,时而转过头恶狠狠的看上李易一眼,撇到那美女捕快的时候,又赶忙转了回去。

    县衙不是一个好地方,尤其是因为打架斗殴被抓进去的时候。

    好在这女捕快连县令公子的面子也不给,倒算得上是铁面无私。打架斗殴,可大可小,这种程度的,最多不过是扰乱治安而已,罚上几两银子顶天了。

    不过,若是那县令因为儿子的事情要难为他,事情就有一点难办了。

    到时候,恐怕还真得抬出宁王的名头,先稳住场面再说。

    中秋那日,李轩曾经拍着胸膛说过,在这府城之中,遇上什么事情尽管找他,李易当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小王爷还真是一个乌鸦嘴。

    那女捕快跟在几人的后面,美目从李易的身上扫过的时候,偶尔会闪过一丝诧异。

    眼前这书生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刚才观他的身手,似乎有一点武功底子,这在读书人之中,可并不常见。

    当然,这并不是让她疑惑的地方。

    读书人习武虽然罕见,但也不至于让她惊讶,之所以对着书生更加留意,是因为对方的武功路数,她居然从未见过。

    因为出身原因,她不敢说阅尽天下武学,但见识极为不凡,对于江湖上的种种武功,即便是不能叫出名字,也能说出个门路。

    可这书生刚才的招式,却极为怪异,与江湖之上的各路武功迥然不同,但又绝对不是乱打一气,让她心中产生了一些好奇。

    李易若是知道这女捕快之所以将他抓进衙门,只是因为对他的武功路数好奇的话,刚才打死都不会用太极来戏弄这三个家伙。

    图书馆之中的太极招式,自然是经过简化之后的,或许能强身健体,想借此成为太极高手却是不可能。

    几天之前,早上打打太极,只不过是抱着玩玩的心思,但自从他将太极传授给了柳如仪之后,这几天来,她偶尔会将里面的招式拆解开来,增添一些变化,再反馈给李易,使得这套后世大爷大妈用来养生的功夫,也有些一些攻击力。

    太极这种以弱胜强,以柔克刚的功夫,对于力量的要求要弱上一些,正适合现在的李易,对于改良之后的招式,他倒是没有落下练习。

    “哎,明珠,你去哪里?”

    那女捕快心中琢磨着刚才那书生所用的招式,便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年轻俊俏的公子从后面追上来,一脸笑意的看着她问道。

    那女子好看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回县衙?!?br />
    前方许久没有传来声音,见对方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对自己死缠烂打,她心中疑惑,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年轻男子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前方,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之色,快步的走到了那书生面前,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他们怎么会认识?”看到这一幕,女子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

    李易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小王爷李轩的这一张脸是那么的亲切。

    “你们认识?”指了指那女捕头,看着李轩,一脸期待的问道。

    “认识啊?!崩钚醋潘?,有些疑惑的问道:“你和我堂妹什么时候认识的?”

    “堂妹?”

    李易这下终于放下了心,大家都是老李家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不过,既然是李轩的堂妹,那不也就是皇室了,可皇室之人,又怎么可能做捕快呢?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和我回衙门?!蹦桥犊炝成系囊苫笾簧炼?,随后便又恢复了刚才那种淡淡的表情。

    “回衙门?”李轩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她,问道:“他究竟所犯何事?”

    “误会,都是误会?!崩钜撞鸥崭湛?,那女捕头便摆了摆手,“少废话,有什么话回衙门再说?!?br />
    李轩看了她,又回头看了看李易,无论是出自私交还是别的原因,今天的事情,他都不能坐视不管,快步走过去,对那女子耳语了几句。

    那女捕快起初皱了皱眉,片刻之后,眉头又舒展开来,有些讶异的看了李易一眼。

    姨娘的顽疾,竟是眼前之人治好的?

    她带对方回衙门,其实并不是想要为难他,不过李轩的面子她可以不给,但王叔的面子,她始终还是要顾及的。

    心中思忖间,前方的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这银子是我的!”

    “胡说,明明是我的!”

    隐隐有两人的争执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人群中有人视线一撇,忽然大声喊道:“那边有官差大人!”

    “让官差大人评评理!”

    “对,让官差大人评评理!”

    看到一个穿着捕快服饰的人,人群传出了一阵哗然之后,就立刻向着这边涌了过来。

    一直远远跟在李轩身后的几名男子,对视了一眼之后,立刻快步的走了过来,分散在他的四周,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任何动向。

    “官差大人,你要给小民做主??!”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汉子,抓着一位儒杉男子的胳膊,走到那女子身边,一脸哀求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女捕快皱眉问道。

    “大人,小民刚才在那面摊吃面,不小心将银子掉在了地上,被此人捡去,小民发现之后,让他归还,可他非说这银子本来就是他的!”那汉子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家中老母病重,这可是给她买药的救命钱,不容有失??!”

    “一派胡言!”那儒生撇了汉子一眼,说道:“这银子分明是我的,你这泼皮,休想讹诈于我!”

    两人说完之后,周围众人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语,有认同那汉子的,也有站在那儒生一边的。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那女子揉了揉眉心,不知那两人说话孰真孰假,这件事情,还真不好断定。

    让她抓个贼什么的还差不多,断案……还真不是她擅长的。

    “这位姑娘,要不,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便在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从她身旁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