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兄台,请问距离这里最近的牙行在哪里?”

    庆安府城热闹的街道上,俊俏书生拦住一名路过的男子,拱手施了一礼之后,微笑着开口。

    那男子拱手回了一礼,笑道:“沿着前方直走大约半里,穿过一条街道,再转向左,穿过两条街道,便可以看到一座坊市?!?br />
    “那牙行就在坊市之中?”俊俏书生看着他问道。

    “非也,非也,坊市人多,兄台在那里找人再问问,应该有人知道牙行在哪里?!蹦悄凶有α诵?,一脸淡然的转身离去。

    “呵呵……”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李易脸上扯出一个笑容,心中似有万头骏马奔腾。

    不急着问牙行,一路从山上走下来,他也有些累了,在街边的某一个茶水摊上歇息了片刻,心里面盘算着,什么时候是不是也得买一辆马车代步,柳叶寨和庆安府城之间,来回二十余里山路,仅仅靠步行的话,光是在路上就得耽搁一个多时辰。

    不过,好像买了马车也没用,有些地方的山路崎岖,交通不便,马车也过不去……

    难怪在他来之前,柳叶寨那么穷,连“要致富,先修路”的道理都不懂,守着几亩贫瘠的土地,几十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能富起来才怪。

    喝了杯茶水解解渴,顺便问了茶摊老板一句,没想到对方真的知道牙行在哪里,很热情的为李易指明了方向。

    这个时代的牙行,就相当于后世的58同城之类,租房子,买卖丫鬟仆人等都在牙行的业务范围之内。

    在牙行里面,也完全不用担心遇到黑中介,因为所有的牙人都由官府登记在册,持证上岗,一旦坑蒙拐骗被人投诉,可是要吃官司的。

    根据茶摊老板的指引,李易很快的就找到了牙行所在。

    刚刚迈进大门,便有数人向这边围了过来。

    “公子,您是要租房子还是买丫鬟?”

    “公子,我从小在府城长大,对这里非常熟悉,无论您有什么要求,保准让您满意!”

    “公子……”

    ------

    ------

    牙行的伙计一个个都热情的紧,这场景,和上次李轩带他去青楼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相似。

    不过,也难怪他们这热情,做这一行的,赚多赚少,完全看业绩,客人想要在这里咨询什么事情,是要缴纳一定费用的,他们的工钱,便是从这里面抽成而来,而招揽的客人越多,他们的提成自然也就越多。

    要是遇到大方一点的,只要让客人满意了,赏银自然少不了,眼前的这位公子看起来器宇不凡,想必会是一个大主顾,这些牙人经年和各种人打交道,看人的功夫还是不赖的。

    李易顺手挑选了一个看起来精明一点的伙计,另外几人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失望之色,但也只能无奈的退开。

    “公子,您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小的一定让您满意!”那伙计搓了搓手,一脸笑容的说道。

    “我需要在府城之内租一间店铺,大小适中,最好是在繁华的地区,不知这里的租金如何?”李易没有和他绕弯,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伙计显然对此十分熟悉,想都没想的说道:“若是普通地段,一间普通铺子的租金也就一百两左右,公子若想在繁华地段盘下一间铺子,怕是最少也得三百两银子?!?br />
    这个价格,和李易预想的差距不大。

    不过,三百两银子,到底不是一个小数目,盘下铺子之后,肯定还要装修一番,少说也得再花上几十两,这样一来,就没有足够的钱去买制作如意露的原料了。

    “三百两银子,却是有些贵了一些……”李易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块碎银,放在了那伙计面前的桌上。

    那碎银少说也有一两左右,那伙计见此,眼前猛地一亮,衣袖不露声色的在桌上一扫,银子便消失不见,再看先李易时,脸上的笑容就变的更加灿烂起来。

    “公子这次可是找对人了,小的刚好知道有一处繁华地段的铺子急于出售,价格要比市价低上两成左右,公子若是有意,小的马上带公子去看看!”

    事实证明,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古今通用。

    世界上大多数事情都能用钱来解决,如果不能,说明你给的钱还不够。

    一两银子,就能让那伙计的态度变的极度热情,当下便带李易去看了铺子。

    铺子的位置不错,就在庆安府城的主街道之上,外面便是人来人往的街道,铺面长约三丈,宽约两丈,空间也算是宽敞。

    更重要的是,铺子的后面,居然还带有一处小小的庭院,两间屋子,据那伙计所说,原本在这里做生意的那户人家,生意做大了之后,举家搬到了京都,这里的铺子便闲置了下来。

    不过,此处店铺位于府城的繁华地带,若是就这样空着,未免太过浪费,于是便托牙行帮他们转租出去,因为对方走得急,租金便要低了很多。

    至于店铺后面的庭院和屋子,也一同免费赠送了。

    看完了铺子和后面的房间庭院之后,李易心里面反而有些不踏实起来。

    不到三百两就能租到这样的地方,这几乎和天上掉馅饼没有什么区别了……

    有些狐疑的看着牙行的伙计,问道:“你老实告诉我,这铺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是出过命案……还是闹过鬼?”

    那伙计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就苦笑说道:“公子这就冤枉小的了,小的所言,句句属实,没有半句隐瞒,公子若是不信,大可四处打听打听……”

    这伙计此时心中苦涩,一两银子,差不多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钱,要不是看在这位公子刚才出手如此大方的份上,这等好事,他断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说出来。

    “算了,算了……”李易摆了摆手,若是这里真有问题,牙行也不会接这样的烫手山芋,而且,做人要堂堂正正,没事不要随便怀疑别人……

    此时,从隔壁布庄之中,走出了一个身体富态的胖子,李易见此,急忙走了上去。

    “不知兄台贵姓,可是这布庄掌柜?”

    那胖子点了点头,疑惑的看着李易:“免贵姓许,你有何事?”

    “许掌柜在这里时间久了,有没有听说过隔壁铺子……闹鬼?”

    牙行伙计刚刚走出店铺,听到这句话,身体不由的打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