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四叔走的快,回来的也快。

    拌在门槛上摔的那一跤,似乎让他想通了,爬起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很爽快的答应下来,他已经考虑好了,那五成的“加盟”费用,他也愿意出。

    当然,对方暗地里在心里怎么骂老七这个背信弃义的猪队友,就不是李易关心的事情了。

    冰糖葫芦的生意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老方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自然不能总是耗在这个上面。

    急缺人手,这是想要扩大冰糖葫芦生意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庆安府城对于柳氏冰糖葫芦的需求还远远的没有达到饱和,仍然有很大的利润可图。

    当然,李易不可能把这一部分利润白白的让给柳氏直系,他们想要插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不从他们身上扒下几层皮下来,又怎么对得起这些年来这些人对于柳氏姐妹的“照顾”?

    “姑爷,你真打算让他们做冰糖葫芦的生意?”老方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易,一脸疑惑的问道。

    对于老方来说,这可是目前唯一一个赚钱的生意,自然不愿意让直系的人白白占便宜。

    他可是亲眼见证过这些人几年来是如何对待两位小姐的,别说五成,老方连一成的利润都不想让给他们。

    “眼光要放长远,就当是他们在为我们赚钱了?!倍杂诶戏秸庵种换岫⒆叛矍暗暮┗?,李易也只能换个思路给他解释。

    老方虽然脑子总是不容易转过弯来,但智商大抵还在正常人的范围之内,听李易这么一说,也有些明白过来。

    只是让他们借用一下柳氏冰糖葫芦的名头,就能白白得到五成的利润,这样想起来,似乎也不是一件吃亏的事情。

    想到这里,老方的脸上又露出了招牌式的憨笑。

    看着老方脸上的憨笑,李易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晚上这货坑自己的那一幕,忍住了脱下鞋抽在这张脸上的冲动,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别傻笑了,进来,正好有件事要给你交代一下?!?br />
    不知为何,看到李易脸上的笑容,老方的心里却不由的一颤,心里面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半个时辰之后,老方一脸忧愁的走出了院子,回头向屋内看了一眼,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姑爷居然把盖作坊的事情交给了自己,并且要在五天之内完成,这件事情办好了没有什么奖赏,办不好,扣他冰糖葫芦半个月的分红------老方心里面极度怀疑,这绝对是姑爷为了报复昨天晚上自己坑他的事情。

    本不欲去接这个烫手山芋,但想到若是不让姑爷出了这口气,恐怕他每天晚上睡觉心里都是不安稳的,早晚都得有一刀,这一次,还是痛痛快快的接下吧……

    早知道报应来的这么快,昨天晚上就------唉,悔不当初??!

    一路哀声叹气的走了回去,远远的看到一道身影在家门口徘徊,那是一个身材消瘦的汉子,一边踱步,一边搓着手,时而向着院子里面望了一眼,却始终没有抬脚迈进去。

    “杨少军,你来干什么?”老方大步的走过去,看着那汉子,脸色冷了下来,冷声问道。

    “老方,我……”那汉子陡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转头看到老方,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愧之色,许久才张了张嘴,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我……我来找你借点粮食,家里两天都没开锅了,我吃不饱没关系,可是,孩子……”

    老方的脸色罕见的阴沉,看向那汉子的眼神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愤怒。

    如仪的父亲还在的时候,这汉子和自己等人一样,也是跟在嫡系身边的,他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算是关系最好的兄弟。

    可自从老寨主离开之后,只有老方和少数人留了下来,对方和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亲近直系那些人,从那以后,老方和他便没有了任何来往。

    即便是在寨子里遇到,对方想要打招呼的时候,老方也只是冷冷的走过,被最好的兄弟背叛,是老方这些年来心里一直存在的一个结。

    “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两位小姐,对不起你们,你揍我一顿都行,我只求你借点粮食给我,不然……孩子就真的要饿死了??!”那汉子脸上的羞愧之色更浓,响当当的汉子,本来便是饿死也拉不下脸来找老方,但是……家里还有两天都没吃饭的孩子!

    老方脸上冷色依旧,纵使知道对方当年实在也是走投无路,为了养活一家老小才无奈离开,但心中却总有一根刺,到现在也无法原谅他。

    见老方久久的不言语,那汉子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灰败,眼中露出绝望之色,一言不发的转身向回走。

    宁愿自己饿死也不愿求人,做到这种程度,也的确是他的极限了。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了一道怒喝的声音。

    “杨少军,你他娘的给老子站??!”

    转过头,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而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同时也传来了老方暴怒的声音:“你这王八蛋,老子想揍你很久了!”

    被一拳砸在脸上,那汉子顿时一阵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也被打出了几分火气,同样一拳回了过去,骂道:“来啊,老子怕你不成!”

    老方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还手,淬不及防之下,被那拳头落在脸上,立刻变成了熊猫眼,口中怒骂一声,一拳又还了回去,与那汉子扭打在一起。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那汉子在体型上到底要逊了老方许多,虽然不至于被压着打,但也属于吃亏的一方,不知道被老方第几次踹倒在地之后,就躺在那里呼呼的喘气,再也不愿意爬起来了。

    “上一次这么痛快揍你小子,怕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老方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虽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却露出了舒坦的表情。

    “是啊,也有十来年了……”那汉子两眼望天,脸上浮现出一丝追忆之色。

    老方脸上的追忆之色一闪而逝,随后便踢了那汉子一脚,冷声道:“没死就跟老子进来!”

    片刻之后,老方将一大袋精米塞到那汉子手里,骂道:“这些粮食,是我送给侄子的,和你杨少军没什么关系!”

    “老方,我……”这袋中的米至少也有十几斤的样子,那汉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动容,刚要开口,就被老方挥了挥手打断。

    “这几天姑爷要盖一间作坊,你要是闲着没事,就过来一起干,每天十文钱,吃饭管饱,也别说我老方亏待了你!”老方在他胸口锤了一拳,说道:“还有那些个混账,愿意过来一起干的,也都让他们过来!”

    “谢谢……”那汉子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脸上就露狂喜,只说了半句,老方便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行了,赶快回家去吧,别让婆姨等急了,要是愿意干的话,吃完饭过来找我!”

    ------

    ------

    “姑爷,人已经找齐了?!?br />
    李易正在房间里面规划着这花露水作坊应该怎么盖,老方推门而入,扯着嗓子说道。

    “这么快就……嘶,你这是……”李易抬起头,看着鼻青脸肿的老方,倒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昨夜真去逛了窑子,今天被婆姨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