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柳如仪学习太极的速度,李易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了。

    他是因为有一个逆天的作弊器,才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掌握,但柳如仪,只是在他教了两遍,纠正了几个动作之后,之后便可以打出近乎标准的太极拳了。

    虽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瑕疵,但人家长得漂亮,身材也高,更重要的是有着不弱的武功底子,做出来的动作,不知道要比李易好看了多少。

    这让站在一旁的李易心里面唏嘘不已,这些动作在女子做起来,的确不太一样……

    实用不实用暂且两说,至少看起来养眼到了极点。

    不多时,院外响起的敲门声,让李易无法再这么安然的欣赏下去。

    听声音不像是老方,他敲门的方式要比这粗犷多了,也不是柳如意,二小姐回来从来不用敲门这么麻烦,直接从外面飞进来就好。

    李易走过去,打开门,看到两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后,脸上堆满了笑容。

    见到两人,李易愣了一下,来人的面貌有些熟悉,想来之前应该见过,再仔细回想之后,才想起来原来是昨天晚上,两人送了些鸡蛋月饼之类的东西,就被他遣小环打发走了。

    至于两人的身份,好像是柳如仪姐妹的哪位叔叔伯伯,属于直系一脉。

    柳氏一族自从定居在这里之后,几代人传下来,两女的叔叔伯伯倒是不少。

    要说老柳家这生儿子的本事可不是盖的,据说柳如仪的爷爷一辈,有着兄弟五人,五人又各自开枝散叶,生下一堆儿子,便是柳如仪姐妹的叔叔伯伯们了。

    倒是嫡系只单传了柳如仪的父亲一脉,再往下一辈,就只有两个女孩子。

    “四叔,七叔,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与这些人向来不和,但是作为晚辈,该有的礼节还是的有的,柳如仪走过来,对两人行了一礼说道。

    “进去说,进去说……”见李易和柳如仪似乎并没有想请他们进去的意思,两人干笑了一声说道。

    ------

    ------

    “不知四叔与七叔这次来,到底是所谓何事?”片刻之后,屋内,柳如仪看着两人再次问道。

    这些叔叔伯伯们,大多与她们姐妹都不和,昨日两人殷勤的送东西过来,就已经让她的心里惊讶万分了。

    而今日再次造访,看起来,倒真的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两人脸上露出踌躇之色,随后眼中便立刻闪过一丝坚定,从怀里摸出几张有些发黄的纸张,放在面前的桌上。

    “四叔,这是什么意思?”柳如仪看了看桌上的东西,转头看着他,美目中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父亲在的时候,寨中本是一体,但当他出了意外之后,那些叔叔伯伯们便立刻闹着要分家,两姐妹当时年纪尚小,本该属于她们的东西,也几乎全都被夺了去,那时候对方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此刻怎么转了性子?

    左边那名脸上微须的中年人开口说道:“如仪,以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这几张地契,当时分家的时候,本来就该是你和如意的,你们收下吧?!?br />
    “四叔,到底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绷缫堑比徊换嵋晕鞘呛鋈涣夹姆⑾?,想要归还以前夺去的那些东西,能让他们有如此作为,必然有更大的图谋。

    那中年人犹豫了一会,才再次开口说道:“既然如仪这么说,那我就直说了……你也知道,这两年年景不好,家里的日子过的实在辛苦,再过些日子,怕是连饭吃饭都难了……你看,姑爷做的那冰糖葫芦,生意那么好,我们能不能,能不能……”

    那中年男人的话说到这里,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

    冰糖葫芦的生意虽好,但奈何人们只认准了老方他们售卖的柳氏冰糖葫芦,其他摊贩的生意,依旧是惨淡的可怜。

    若是他们也想靠着冰糖葫芦赚一笔,就算是得到了秘方,没有得到他们的首肯,不能打着柳氏的旗号,利润还是少的可怜。

    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同意,可以做冰糖葫芦的生意,那这些土地,根本也就不算什么了。

    寨中的土地本来就不算什么良田,年景好一些,所产大抵能满足生活,若是逢着像去年那样的灾年,一整年下来,粮食几乎颗粒无收,要土地有个屁用……

    若是早知道如仪几年之后能抢来这么一个姑爷,哪里还有当年的分家事件,他们对于两姐妹,早就能巴结就拼命巴结了。

    “相公,这件事,你来拿主意吧?!绷缫敲挥谢卮鹚?,转头看着李易说道。

    有关冰糖葫芦的事情,自始至终都是他在做,柳如仪也从来没有过问,此时,自然也不会替他做决定。

    李易其实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大致清楚,柳如仪这些叔叔伯伯们的用意。

    柳氏冰糖葫芦,在庆安府城的地位,大抵就相当于后世的“老北京冰糖葫芦”之类,是品质有保证的老字号,他们打的,也无非是这个招牌的主意。

    回头看着两人,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四叔……七叔是吧?”

    “哎……”两人心中清楚,今日能否成事,都取决于眼前的书生,慌忙应了一声,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和善。

    李易面有踌躇,露出思考的样子,说道:“让你们打着柳氏的旗号去卖糖葫芦,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两人闻言立刻问道。

    “只不过,你们只能是以加盟的形式?!崩钜卓醋潘撬档?。

    “何谓……加盟?”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头雾水的看着李易问道。

    就连柳如仪美目中也浮现出一丝疑惑,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

    “加盟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们可以同意你们打着柳氏的旗号卖糖葫芦,但是每日的利润,我们要抽取五成?!崩钜卓醋潘撬档?。

    柳氏冰糖葫芦的旗号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出去的,让他们先掏一笔巨额加盟费不太现实,给他们讲解后世的加盟理念也是对牛弹琴,只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

    “五成!”

    两人同时惊呼一声,这个数字,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有点承受不了。

    辛辛苦苦得来的钱,要被别人分去一半,换谁也不愿意。

    “姑爷,五成,有些太多了吧?”柳氏四叔看着李易,有些艰难的问道。

    李易笑而不语,表示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欺负我家娘子和小姨子这么多年,也该还点利息了。

    “这件事,容我们考虑考虑?!?br />
    李易微笑的看着两人走到门外,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片刻之后,两人便再次走了进来。

    那四叔想了想之后,开口道:“五成,实在是有些多了,我们回去再想想,明日再给你们答复?!?br />
    一半的利润交给别人,他显然是极为不愿的,经过两人刚才的商量,回去之后,便联合起其他的直系族人,给她们施加施加压力,若是能免去这什么加盟费用自然最好,若是不行,减免到半成,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说完,他便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如仪,姑爷,要是没有你们的同意,五成我也赚不到……五成就五成,我同意?!绷纤氖逡恢唤怕醭雒趴?,身后就传来老七熟悉的声音。

    砰!

    柳四叔一脚绊在门槛上,身体向前飞出了半丈远,重重的落地,激起了一片尘土。

    “咦,四爷,为何行此大礼?”

    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老方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幕,一脸愕然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