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庆安府,显然是一个不夜城,无论是酒馆青楼还是其他商铺,基本上都会通宵营业,因为只此一夜的利润,足以抵得上他们平常的数天,像是酒馆这样的地方,半天的利润差不多抵得上之前的十天半月。

    只有像老方这样的实心眼,才会在生意最好的时候给自己放假,这会儿,估计正看着别的糖葫芦摊贩火爆的生意后悔的捶胸顿足呢……

    从那诗会上出来之后,李易仔细想了想之后,心里面有些后悔。

    像《水调歌头》这样足以流传百世的名词,就这么轻易的拿出来,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虽说也还捞到了一块玉佩,但那玉佩顶多也就能换上三百两银子,算起来,自己好像还是吃亏了……

    刚才就是从《宋词精选》中随便拿出来一首咏月词,怕是也能镇得住那沈照,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冲动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晚了,不再想这件事情,收拾好心情,挑了一家看起来比较正规的当铺,抬脚走了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李易和柳如意才从当铺中走了出来。

    无奸不商,那姓沈的说这块玉佩少说也值三百两银子,当铺的黑心老板居然只出价一百五十两,直接砍掉了一半还多,李易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和他磨到了二百两,对方便死也不松口了。

    最后,在柳如意秀眉皱起,玉手已经摸到剑柄的时候,李易见势不妙,急忙抬出了沈照的名头。

    不然的话,这当铺老板今夜可就要倒大霉了。

    不得不说,沈照沈公子的名头还是很管用的,既然是庆安府第二才子的随身玉佩,价格自然要高上一些,当铺掌柜确认过之后,终于把价格加到了三百两。

    临走的时候,还特意给李易手里再塞了十两银子,一脸热切的表示,如果下次他能把杨彦州的玉佩也弄来,他愿意出两倍的价格,如果李易不满意,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李易大概能猜出来当铺老板的意图,像这样名满庆安府的才子,仰慕他们的女子必然极多,这其中肯定不乏不缺银子的豪门小姐,三百两买进,转手再倒卖给她们,怕是还能赚不少银子。

    这让李易心中不由的感叹,在这个世界,才子果然吃香??!

    等到哪一天他也出名了,卖卖签名画像,穿过的袜子,没洗的内裤什么的,怕是也能小赚一笔……

    对了,刚才写的那首《水调歌头》好像忘记带走了,实在是不应该,毕竟那可是第一版手稿,等他成名以后,怎么也不得卖上个千儿八百两银子……现在回去取,还来得及吗?

    脑海中一想到那些如狼似虎的女子,李易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怀里揣着三百两银票,和柳如意在热闹的街市上闲逛的李易,自然不知道,整个锦绣园,已经因为那一首《水调歌头》,变的彻底沸腾。

    几个发须皆白的老者,围在一张桌案之前,目光死死的盯桌案上的宣纸。

    曾醉墨远远的站在一边,很想把那一张《水调歌头》原稿抢回来,但一想到眼前的几位老者都是文坛名宿,地位不凡,还是生生的忍住了这个念头。

    “身为读书人,字迹竟如此潦草,真是有辱斯文!”一位老者怒发冲冠,恼怒的开口,使得周围的众才子面面相觑,却不敢发一言。

    这位老头子的脾气虽然暴躁,但对方身份摆在那里,便是知府大人在这里,也不敢多言。

    老学政大人为官多年,桃李满天下,其中不乏当朝大员,董知府当年也是拜在老学政门下,如今见了他老人家,也要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老师”。

    发泄了一番之后,老者的目光又望向了纸上,只不过这一次,浑浊的老眼中却爆出了精光,许久之后,长叹一声道:“真是好诗啊……,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将中秋词写到这种程度,怕是整个景国也没有第二人了……”

    “此人于诗词方面的造诣怕是已经到了高深莫测的境地,听说七夕那日的《鹊桥仙》也是出自他手?!彼肀叩牧硪晃焕险呤栈亓耸酉?,同样叹道:“一首儿女风情,柔婉之至,一首豪放旷达,气象恢弘……很难想象,这样两首风格截然不同的词作,竟是出自一人之手?!?br />
    “今日之后,但凡我景国学子,但凡月下饮酒,必定想起“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七夕中秋,亦忘不了《鹊桥仙》以及《水调歌头》,老夫倒是觉得,若是让他再做一首上元词,这以后的几场诗会,怕是也没有举办的必要了!”

    “单以诗词而论,便是称他为景国第一才子,怕是也没有多少人反对?!?br />
    那老学政点了点头,对此表示同意,不过下一刻,便竖起了眉毛,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这竖子,难道从来都没想过练练字!”

    ……

    ……

    周围的才子恭敬的侍立在一旁,听到老学政及几位名宿对于那李易的评价,不由的暗自心惊。

    “景国第一才子……”自古文无第一,诗才到了一定程度,是很难再分出高下的,还从来没有一人,得到过他们的如此评价。

    中秋诗会备受庆安府文人学子关注,稍有什么消息,很快便会传扬出去。

    不多时,一张纸纸片犹如飞雪一般飘出了锦绣园,有好事之人,甚至连老学政等人对于那诗词的评价也一并递出,丝毫未曾删减,包括几人对于那李易“景国第一才子”的称赞,也很快的传遍了整个府城……

    极短的时间之内,各处青楼妓馆,便已经有水调歌头的调子传了出来,《鹊桥仙》的李易现身中秋诗会,一怒为红颜,悍然接受庆安府第二才子沈照的文斗,一首《水调歌头》,惊艳全场,竟使得沈照两度撕诗……

    众文人学子,听到这样的故事时,如同身临其境,心中热血激愤,只恨自己没有在场一观,而无数闺阁中的女子,在听到自家丫鬟讲述从外面听到的消息时,美目中亦是流光闪烁,异彩不断。

    而此时,对此毫不知情的李易,还在街头游荡。

    只不过,和刚才不同,此刻的他,背上的包袱里,已经多了不少东西。

    荷包,香囊,手镯,头钗,胭脂水粉……

    上次如仪送给他了一件亲手缝制的衣服,礼尚往来,如今李易钱包再次鼓起来了,自然不会在这方面吝啬。

    只是,给如仪买了,小环肯定也是要一份的,不然小丫鬟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会伤心,给她们两个都买了,总不能落下柳如意,区别对待柳二小姐,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虽然这样一来就显得诚意不足,不过……大不了以后自己再单独送如仪一份别的礼物吧。

    看着李易再次的走进了一家首饰店,柳如意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正要跟进去,脚步忽然一顿,视线望向了街上从她身边走过的两名书生。

    “《鹊桥仙》……《水调歌头》,学政大人……那李易……景国第一才子……”

    从两人的交谈中得到了这样的信息,柳如意好看的眉头蹙起,带着疑惑和惊诧,望向了店里那道正和那店主讨价还价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