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水调歌头……,今日诗会之上,怕是再无人敢作中秋词了!”万姓才子脸上浮现出茫然之色,已然被这手中的纸筏撼动了心神。

    “岂止是今日诗会,怕是从此以后,中秋词……都不好作了?!毖钛逯菅壑幸哺∠殖稣鹁?,即便是被众人称作是庆安府第一才子,但这种水准的词,他是无论如何都作不出来的。

    此时,场中所有的才子,再也不复刚才的喧哗,杨彦州目光再次扫过那纸筏,终于注意到下方那名字,心中忽然一惊,脱口惊呼道:“李易!”

    “什么?”

    周围众人闻言身体一震,纷纷低头望去,下一刻,便掀起了更大的哗然。

    “他便是李易!”

    “《鹊桥仙》的李易?”

    “那《月下独酌》也是他写的?”

    ------

    ------

    在看到那诗词落款的那一刻,他们心中的惊讶,还要超过诗词本身。

    自一个月前的七夕以来,有关《鹊桥仙》的作者到底是何许人也,众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猜测,但无可否认,此人才华惊人,单凭一首七夕词,便已经被众人拔高到和杨彦州沈照比肩的地位。

    包括杨彦州在内,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见一见那名为李易的才子,但却没有人得偿所愿。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挥手间便是一首水准高到天上的中秋词,莫说沈照,便是整个景国才子,又有谁能比得过他?

    想到这里,众人不由的撇了撇还在快意书写的沈照,脸上的表情格外精彩。

    一个月前,因为那《鹊桥仙》的原因,沈照当着庆安府众多才子的面,将他的得意之作撕的粉碎,放言以后不再作七夕词……今日以后,怕是连中秋词也作不成了吧?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杨彦州嘴里喃喃着这几句,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说道:“人人都说我杨彦州是庆安府第一才子,和人比试,在诗文上未尝一败,今日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从此以后,庆安府第一才子的名头,诸位莫要再提了……”

    “彦州兄……”

    那万姓才子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

    《鹊桥仙》,《月下独酌》,《水调歌头》这几首诗词摆出来,的确是足以吓死很多人的,若是此后杨彦州还顶着庆安府第一才子之名,这对他不是赞赏,而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面色复杂的看了那那书生的背影一眼,在心中长叹一声……

    既生李易,何生杨彦州!

    目光忍不住的看向了沈照的方向,他必定是上辈子造孽太多,偏偏要和这样的人较量,今日之后,沈照怕是也不好在庆安府的文人之中立足了。

    “你们看,这笔体虽不拘章法,但笔势流畅,结构简省、笔画连绵,狂乱中透着优美,他怕是在书法上也有不浅的造诣!”一名才子盯着桌上的原稿,忽然惊呼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低头望去,也不知为何,方才看起来犹如孩童随便涂鸦的字迹,如今却觉得顺眼了许多,字里行间似乎真有着某种韵律,仔细想想,刚才那才子说的,好像真有几分道理。

    “王兄言之有理,我等眼拙,竟是差点看错了!”

    “不错不错,能有如此才气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懂书法?”

    “莫非这笔体,是这位兄**创?”

    ------

    ------

    杨彦州站在一旁,听着众人的言论,脸上竟也浮现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莫非,真的是对方的境界太高,以他在书法上的造诣,还不能领悟到这种笔体的优美?

    饶是李易,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也不由的有些脸红。

    干咳了两声,掩饰了心中的尴尬,放下笔时,看到李轩以及宛若卿曾醉墨等人站在他的后面,望向他的眼神复杂万分。

    “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沾了墨汁?”李易愣了一下,疑惑的开口道。

    伸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低头看了看手掌,没有墨迹???

    没有人点头,也没有人说话,李轩眼神灼灼的看着他,就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原本他以为对方只是一个画工了得,贪财,酒量差,品行和他比较相合的有趣书生,再加上他治好了母亲的郁结之症,在他心中好感大增,也愿意和他来往……

    但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除了长的好看以外并没有什么突出优点的书生,才华居然高到了这种程度,连庆安府第一才子都要甘拜下风?

    这家伙,居然比自己还能隐藏!

    宛若卿曾醉墨等人心中的震惊也不亚于他。

    今晚先是知道了昨天那名公子便是做出《鹊桥仙》的李易,心中尤自没有缓过神,一首《水调歌头》又横空出世,镇住了在场才子的同时,也镇住了她们。

    尤其是想到他名义上还是云英诗社的成员,几人都产生了一种现在是不是在做梦的怀疑……

    “啪!”

    沈照将手中的笔掷在桌上,宣纸上的字迹苍劲有力,雄健洒脱,就是忽略内容,也可以算的上是一篇不错的书法作品。

    毕竟,他第二才子的名声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能被庆安府诸多心高气傲的才子承认,沈照当然也有几分本事。

    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对面那书生似乎已经写完了,扯了扯嘴角,大步的走了过去。

    由于距离的原因,沈照刚才凝神书写的时候,并没有听到这边的讨论,此刻走到李易的桌前,低头望了一眼之后,脸上的表情一愣,随后便大笑起来。

    “这到底是你的词作,还是小儿随意涂鸦?”

    此时,沈照心中对于这场比试的胜负,再无半分怀疑。

    不过,笑着笑着,他的笑声就逐渐的小了下来。

    因为此刻场中,只有他一个人在笑。

    周围的才子,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沈照脸上的笑容凝滞,心中忽然出现了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沈兄……”

    就在这时,苏文天有些失魂落魄的走过来,手里捏着一张纸筏,用万分复杂的眼神看了李易一眼,将那纸筏递给了沈照。

    【ps:为了防止你们又说我断章,往下翻,第二章马上就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