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照这个名字,对于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来说,并不陌生。

    庆安府大名鼎鼎的才子,虽然一直以来都被杨彦州压了一头,只能当千年老二,但在其他人眼里,他的才华依旧是高到没边的。

    几位女子纷纷掩嘴轻呼,她们虽然被称为才女,但沈照杨彦州之流在她们的心里,依旧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们和那些仰慕二人才华的女子没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沈公子,方才读到沈公子的词作,公子才情横溢,小女子钦佩不已?!?br />
    沈照今晚已经做出了一首中秋词出来,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都已经看过了,作为诗社的社长,赵云柔虽然心中惊讶沈照为什么会过来和她们说话,但还是极有礼数的行了一礼,笑着说道。

    “姑娘谬赞了,沈某实在当不起姑娘如此夸赞?!鄙蛘展傲斯笆?,随后看着她说道:“不说那《月下独酌》,便是贵社昨日拿出的那首《念奴娇》,也是沈某远远及不上的?!?br />
    赵云柔闻言神色微微一怔,似乎是没想到沈照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接口。

    就在这时,只听沈照再次开口问道:“不知那写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才子,今夜在不在这里?”

    此言一出,赵云柔方才明白,这怕才是沈照过来的目的,有些歉意的说道:“实不相瞒,那位公子今晚并不在这里?!?br />
    “那倒是有些可惜了?!鄙蛘丈裆朴行┦乃档溃骸澳橇绞准炎魅羰窃诮褚鼓贸?,夺得这中秋诗会的魁首,应是毫无悬念的?!?br />
    “我看不然,沈兄今夜所做之词,亦是中秋词的顶峰之作,未必也就弱了那两首?!?br />
    “是也,那《念奴娇》太过儿女情长,依我看,还是比不上沈兄?!?br />
    “《月下独酌》虽好,但却并不是词,倒是没有比较的必要?!?br />
    ------

    ------

    沈照走过来的时候,本来就有不少人跟随,此时一人开口,顿时引起了众人的赞同。

    被这么多人夸赞,沈照心里面自然是十分受用的,虽然谦虚的推辞了几句,但脸上还是稍微有些得色。

    为了今日的诗会,他在数月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一首中秋词,经过数月的打磨与推敲,直至不久前才终于敲定,心中对于此词的水准也极为满意,想着在中秋诗会上,将那杨彦州压下去,也好释放一下长久以来被他压在头上的怨气……

    但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在中秋诗会的前一天,忽然闯出来一匹黑马,那两首中秋诗词扔出来,便是连他也镇住了。

    沈照擅填词不擅作诗,对那《月下独酌》其实并没有多少观感,但那《念奴娇》的水准,却和他准备的那首中秋词不相上下,若是两者在同一诗会上比较,自信如沈照,也不敢保证胜出的一定是他。

    也幸好那词是在中秋诗会之前拿出的,自然不能参加今晚的评选,否则自己还没有和杨彦州较量,有可能先被那首词比下去。

    当然,这也不尽然都是坏事,至少在沈照看来,短时间之内,那人再也不可能作出那种水准的诗词,但对方的名气却已经被众人所知,若是今晚能压他一头,怕是对于自己的名气也有很大的提升,到时候再击败杨彦州,或许那庆安府第一才子的名头,便要落在他沈照的头上了。

    他方才寻找云英诗社,存的便是这样的心思。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人今夜居然并没有参加诗会,心中不免的有些失望。

    赵云柔听着那些人有些谄媚的话语,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子之间相互吹捧已是常事,不过纵然沈照的名气摆在那里,在赵云柔的心里,昨日那公子的才气,已经和沈照杨彦州处于同一层次了。

    “虽然那人今夜不在这里,但云英诗社的宛姑娘,才气也非同一般,便是我等男子都要汗颜,不知宛姑娘今夜又有什么佳作呢?”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看到从人群中走出的男子,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俏脸微微一变。

    “苏文天!”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对方显然没有怀什么好心思的样子。

    场内众人,对于宛若卿这个名字,多少还是有些熟悉的。毕竟庆安府这么大,才子虽然不少,但要说才女,能叫得上名字的,也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众人自然会熟悉一些。

    倒是沈照对此是第一次听说,他有极高的才名,对于那些名气比不上他的人,是没有兴趣关注的。

    “小女子才学微末,自然是比不过诸位才子的,区区拙作,便不拿出来献丑了?!蓖鹑羟涞目?,态度极为谦虚。

    “宛姑娘何必太过自谦,当日拿出那一首《鹊桥仙》,便是我等一辈子都及不上的?!彼瘴奶炝成弦谰纱判θ?,开口时,眼神不经意的向着沈照那里撇了一眼。

    果然,在听到《鹊桥仙》三个字之后,沈照的脸色变的有些不太好看了。

    当日因为这首词,他一时冲动之下,亲手撕掉自己的得意之作,并且放言此生不再作七夕词,事后想起来后悔万分,但以他的身份,那话既然已经说出去,自然是收不回来了。

    不过,每每想到这件事,心里便极不舒服,此刻被苏文天提起,又让他勾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

    只是,相传那首词不是由一位叫做“李易”的才子所做吗,和眼前的女子又有什么关系?

    “那《鹊桥仙》,真是姑娘所做?”沈照看着她,一脸惊疑的问道。

    “沈公子误会了,《鹊桥仙》的确是那位叫做李易的才子所做,小女子只是巧合之下看到的而已?!蓖鹑羟浣馐偷?。

    “呵呵,那祈天灯一说,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我等却是不信的?!?br />
    沈照还未开口,苏文天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暂且不说,姑娘素有才女之名,区区中秋词,怕是信手就能拈来,姑娘百般推诿,莫非是看不起在场的才子?”

    那日七夕诗会,苏文天是在场的,当然也知道那首词并不是宛若卿所做,不过经过昨日一事,苏文天名声尽毁,心中对于云英诗社已然恨极,费尽艰难才取得了参加今日诗会的资格,若是不让她们也当众出丑,心中这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

    便在这时,那沈照沉吟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这位兄台所言有理,今日诗会,本就是切磋诗文,以文会友,姑娘若是还要推辞,便真的是瞧不起我等了?!?br />
    苏文天刚才一开口,沈照心中本就已经存了一丝怀疑,此时便顺着他的意思,这女子到底有没有那样的诗才,待她作出一首词之后,自然就知晓了。

    “沈兄言之有理……”

    “是啊,姑娘不必再推诿了……”

    “我等也想见识一下我庆安府才女的诗才……”

    ------

    ------

    场中众人以沈照为首,纷纷出言附和。

    赵云柔和云英诗社的女子见此,俏脸上的表情都变的有些难看。

    切磋诗文本是自愿,逼迫别人作诗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沈照等人这么做,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宛若卿面有难色,她不是作不出来中秋词,但此时临场发挥,水准只能算作一般,那苏文天必定会借题发挥,这是她不愿看到的。

    宛若卿和云英诗社几位女子的表情,苏文天一一看在眼里,嘴角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嘲弄之色。

    “便是瞧不起你们又怎样,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真是无耻至极!”

    便在这时,有一道声音非常清晰的传到了众人的耳中,场中有瞬间的安静,随后便有几人的脸上浮现出了怒色,纷纷转过头去,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月光下,白衣女子抱剑站在那里,冷冷的望着他们。

    【ps:这几天状态有些不对,写出来的东西不太满意,明天好好捋一捋剧情,更新会在晚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