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李轩灰溜溜的退回来,李易心中再次开始怀疑------这货真的是小王爷吗?

    皇亲国戚做到这个份上,怕是也没有比他更加窝囊的了吧?

    好歹也是小王爷啊,被一个女子当面侮辱,这也能忍?

    要是换做其他人,哪管她是女人,恐怕早就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大胆女子,胆敢辱骂皇亲国戚……”,先教训一番再说。

    当然,若是李轩真的这么做了,现在的他恐怕早就不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和李易说话。

    而李易,也要准备准备,带着小环和柳如仪姐妹两个跑路了……

    跟在李轩身后的那两位男子,面带怒色的望着柳如意,却不敢轻举妄动。

    眼前的女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却给他们了很大的压力。

    好在她对小王爷言语是恶劣了一些,看起来倒也不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让两人稍稍放下了心。

    随后,两人的目光便不由的望向了对面那并不陌生的年轻人。

    若不是他,王妃怕是现在还在受那郁结之症的困扰,就连御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在他手中居然迎刃而解,王爷心中大为高兴,这些天来一直在遣人寻找,怕是会给他不小的赏赐。

    想到此人的年纪和小王爷差不多大,却有如此本事,两人心中也是讶异万分。

    ------

    ------

    “李兄的这位妻妹……性子……委实有些特别?!北涣缫庖桓觥肮觥弊帜炝嘶乩?,李轩干笑了一声,看着李易说道。

    柳如意的性子,岂止是一个“特别”能够形容的,那可是一言不合就会拔??橙说囊淮?,这位小王爷显然还没有体会到她真正”特别“的地方。

    “呵呵,原来李兄说的好玩的地方,就是这里?!崩钜邹限蔚囊恍?,转移了话题。

    现在才知道原来刚才李轩说的地方不是青楼------心里面还有些小小的失望。

    园子里面的气氛看起来很风雅,才子佳人,舞姬歌女,吟诗赏月者皆有之,倒是热闹的很。

    李轩闻言,摆了摆手说道:“李兄李兄的叫着,未免太过生疏,你于我有恩,不用在乎这些礼节,你我之间,直呼姓名即可?!?br />
    这位小王爷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他的脾气秉性,却很对李易的胃口,若是对方真的在他的面前摆小王爷的架子,李易反倒不会和他太过亲近。

    毕竟虽然身处古代,但他在21世纪生活了那么久,对于古代这一种尊卑观念,心中还是有些抵触的。

    虽说入乡随俗,但在同龄人面前,李易可不想时时刻刻都显得低人一等,还是尽量的避免和这些所谓的大人物产生交集,一个小小的柳叶寨,就足够他折腾的了。

    李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有所不知,今年的中秋诗会,便在这锦绣园中举行,随便指上一人,便是什么有名有姓的才子,府城内那些才女,或是仰慕他们才学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可都在这里,就连几个青楼有名的清倌人,也都受到了邀请,若是能做一首厉害的词,把那什么第一才子第二才子压下去,或许也能得到她们的垂青,**一梦……”

    李轩在一边滔滔不绝的讲着,堂堂宁王府小王爷,此时一脸正色的说着这些事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个人在讨论诗词之类……

    至少李易就看到几名从他们身旁走过的女子,视线在他们的身上停留了许久,走过去之后还回头望了一眼,隐隐的听到她们掩嘴轻笑时,说起这两位公子长得可真俊俏……

    这倒也是实话,李易穿越过来之后,最为满意的就是这具身体的长相,无论怎么看都是帅到掉渣那一种,要不然,当初柳如意也不会一眼就相中他不是?

    而这位小王爷虽然纨绔,总是不干正经事,但要说长相,那也是没的说,若是放在后世,也属于那种不用靠才华和家里的权势,仅凭脸蛋就能吃饭那种。

    要知道,那些寂寞难耐的中年富婆,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小白脸类型。

    柳如意不知道去哪里了,李轩领着李易在园子里闲逛,时不时的指着某个女子,远远的介绍,这是庆安府某个有名的才女,这是某某青楼的头牌清倌人,这又是某某府上的千金小姐,对于那些稍微有些姿色的女子,更是如数家珍……

    这让李易在心里面不禁有些怀疑,这小王爷的心里,是不是有着什么癖好,毕竟凭借他的身世背景,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偏偏要隐藏身份,装作一个普通人,整天去群玉院听什么曲子?

    也或者是对方的境界远远的高过自己,这只是他的一种生活态度而已,本为皇室贵胄,却隐于红尘之中,游戏人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不过,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具有这种觉悟的高人??!

    这锦绣园中的环境,的确要比外面好了许多,什么才女、千金小姐的暂且不说,至少这里的歌舞还是挺好看的,酒水糕点的味道也还不错……刚才李轩说这是什么中秋诗会,不知道和宛若卿她们昨天说的是不是同一个,反正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这里遇到她们。

    要说古人也真是闲的可以,整天办诗会也不觉得烦,倒是没有看到他们多么注重实业,净搞这些虚的,没意思……

    就在两人向着最热闹的中心水榭处走去的时候,园内另一处偏僻的角落,宛若卿以及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站了起来,本欲去寻找那画中女子的曾醉墨,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几道身影从前方走来,恰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几位可是云英诗社的才女?”

    走在前面的年轻男子对她们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才女不敢当,不知公子是……”赵云柔走出来,看着眼前这似乎有些熟悉的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那年轻男子笑了笑,再次开口时,有声音传了过来。

    “在下沈照?!?br />
    包括赵云柔在内,几位女子愣了一下,随后便不由的惊呼出声。

    【ps:有些卡文,第二章很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