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自然不知,在见识到昨日在府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两首诗词之后,对于今日的诗会,杨彦州心里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期待。

    他本就是公认的庆安府第一才子,于诗词方面,自然也有着无比的自信,但这信心,却在昨日产生了动摇。

    那首《念奴娇》还好,虽然也算得上是上佳词,但他还是有信心作出更好的词作,但那“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月下独酌》,则是连他都真正的惊到了。

    杨彦州所作之词,在庆安府极受欢迎,但其实他在作诗上也有很高的造诣,初读此诗,给他的感觉便类似于拜读前人留下的名篇,生不出一点与之相比较的心思。

    类似的感觉,在一个月之前也曾经出现过。

    初次听到那首《鹊桥仙》的时候,杨彦州正在那七夕诗会之上,刚刚写下自己所做之词的第一句,之后……便再也写不下去了。

    珠玉在前,作为第一才子,杨彦州的词作若是不能超越那首《鹊桥仙》,倒还不如不作。

    倒是那沈照要更加倒霉一点,一首七夕词本已获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遇到那“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一句时,则犹如萤火比之皓月,瞬间黯然失色,再无人关注。

    事后沈照将那得意之作怒而撕碎,当众放言今后不再作七夕词,杨彦州虽未说过类似之语,但以后再作七夕词,怕也只会是自己私下里消遣之用,不会再拿出来由人评说。

    不仅仅是对于他们两人,怕是今后的文坛,七夕词都会是那些才子不会轻易触碰的禁忌。

    那夜之后,杨彦州虽有心去结识那写出《鹊桥仙》的才子,却始终未曾得见,如今还是心中一个不小的遗憾。

    事后,也有人将那人于他和沈照提及,隐隐的有将对方捧作庆安第一才子之意,杨彦州对此倒是不甚在意,一首七夕词并不能说明什么,有些诗才平庸之辈,偶有所得之作,也会让人感到惊艳。

    杨彦州能被这么多人承认,自然也是有些本事的,倒不会觉得自己就弱了那人,不过,无论如何,这样的人,已经值得他结识了。

    他心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不远处已经有一人走了过来,听到脚步声渐进,杨彦州回过头,看到一年轻才子向这边走了过来。

    “万兄……”

    对方也是庆安府极有名气的才子,杨彦州向他拱了拱手,打了一个招呼。

    对方拱手还礼之后,略有些好奇的说道:“方才在那边,看到彦州兄自斟自饮许久了,莫非是有什么心事?”

    杨彦州笑了笑道:“劳万兄挂念,彦州并无心事?!?br />
    “难道是因为今夜诸多才子的佳作,没有一首能入得了彦州兄法眼?”那万姓才子笑了笑,有些调侃的说道:“也是,万兄可是我庆安府第一才子,胸中沟壑万千,我等的得意之作,在万兄看来,怕也是平庸至极?!?br />
    杨彦州知道他是在调侃自己,闻言只是笑笑,并未开口,这时,只听那万姓才子再次开口道:“昨日那《月下独酌》和《念奴娇》,彦州兄已经听过了吧?”

    杨彦州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今日整个庆安府都在热议此事,此等上佳之作,怎能不知?”

    “那云英诗社之名,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却不知小小诗社,几位女子之中,竟也藏龙卧虎,听说那云英诗社的几位才女也在这里,彦州兄要不要和我一同去拜访拜访?”万姓才子看着他笑道。

    “我倒是听说,这两首诗词并不是女子所做,但既然于那云英诗社有关,便一同去看看吧?!毖钛逯莸愕阃返?。

    两人一路笑谈,走出中间的水榭,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快看,那不是……”

    “那是杨公子,他向这边走过来了!”

    “啊,他便是庆安府第一才子杨彦州吗?”

    “过来了,过来了,杨公子是到我们这里来吗?”

    ------

    ------

    杨彦州之名,在庆安府是极为响亮的,作为今夜关注度最高的几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是众人视线的焦点。

    今夜他还没有诗作流出,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目光都在盯着他。

    尤其是那些对他才华极为仰慕的女子,更是美目放光,时刻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立刻便起了不小的骚动。

    角落里的亭中,云英诗社的几位女子,相互传阅今夜已经流传出的佳作,不时私语一番,俏脸上隐隐的有着羡慕之色。

    宛若卿在一旁将喜欢的诗词摘抄下来,曾醉墨靠在她的肩上,美目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她对于这诗会,其实是没有多大兴趣的,只是想着若能在这里遇到那李易,定然要请教一下,那幅画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技法,才会如此的传神,只是等到现在,还依旧没有一点消息,心中虽然遗憾,但也意识到,那人怕是不会来了。

    眼神不经意间的一撇,似有一道曼妙的身影一闪而过,一道绝美的侧脸在曾醉墨的眼前浮现,她愣了一下之后,猛地站了起来。

    “怎么了?”

    这突然的动作,将宛若卿吓了一跳,急忙停笔望着她,关切的问道。

    “是她,我刚才看到她了!”

    曾醉墨俏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视线有些着急的向着四周扫视,却再也没有发现那道已经铭刻在脑海深处的影子。

    “看到谁了?”宛若卿疑惑的问道。

    “那画上的女子,我刚才真的看到她了!”那身影一闪而过之后就立刻消失,遍寻不到,曾醉墨的语气有些着急起来。

    “什么,你看到那画上的女子了,在哪里?”宛若卿闻言,微微愣了一下之后,立刻站起来看着她问道。

    “就在那里!”曾醉墨伸手指着某个方向,说道:“刚才还在那里的,我一眨眼的功夫,就看不到了?!?br />
    “会不会是看错了?”宛若卿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不会看错的?!痹砟锲隙ǖ乃档?。

    这些日子以来,她每日都要照着那幅画临摹,那绝美女子的容貌,已经被她刻在了脑海之中,又怎么会认错?

    只要能找到那女子,自然能找到画那幅画的人,也就是那名叫李易的才子,曾醉墨心中着急,正要过去寻找,不远处,有数道身影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随着那几人的临近,周围的气氛,似乎也开始变的有些异常。

    ------

    ------

    而此时,院内某处。

    “敢问姑娘贵姓?”

    李轩彬彬有礼的望着眼前的绝美女子,笑着说道。

    柳如意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语气冰冷的吐出了一个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