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夜通明的灯火映照出府城中秋夜的极度繁华,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热闹喧嚣的气氛,城中某处繁华地带,占地广阔,华丽无比的庄园中,亦是不例外。

    羽扇纶巾的学子仕人,长衫飘飘,谈笑间便有新的诗词流出,几片纸筏送出之后,不多时,园中有专门的歌女,很快便会用婉转的嗓音将那词作唱出,留待众人评判。

    与之相对的另一边,则全部都是女眷,皆是府城内的大家千金,时而向对面偷瞄一眼,掩帕轻笑,偷偷看上一眼心中中意的才子,若有写着诗词的纸筏传过来,便会几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评上一番。

    作为城中稍微有些地位人家的千金小姐,大抵还是懂一些诗词的。

    而此时,园内某处偏僻角落的亭中,气氛稍显冷清,十六七岁的少女单手托腮,坐在亭中的石桌旁,望着前方来来往往的人影,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无聊,如此片刻,转头对亭中的几位女子说道:“这什么中秋诗会,一点也不好玩嘛!”

    几位女子闻言,皆是相视无语。

    今日这园中举办的,是中秋诗会,又不是中秋庙会,便是在路上随便拦上一人,也有可能是庆安府有名有姓的才子,众人来这里是切磋诗文,以文会友,不是来这里玩的……

    若是名气不够的才子,连参加诗会的资格都没有,她们云英诗社的这一张请柬,也是费了不少的波折方才拿到的。

    “云柔姐,你们说的那位才子,今晚到底来没来???”

    说话的少女并不算是云英诗社的成员,只是因为那请柬多出一张,方才央求赵云柔带她过来看看热闹,但事实和想象的却是有一些差异,这中秋诗会,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玩,心中倒是还记挂着几位姐姐念念不忘的某位才子,看着赵云柔问道。

    赵云柔苦笑着摇了摇头,她们本就没有对能在这里见到那《鹊桥仙》的李易抱有多大的希望,能参与这种规格的诗会,大抵也都是抱着见见世面的想法而已。

    “昨天的那位公子,今天果然也没来?!蓖ぶ心澄荒昵崤涌谒档?。

    那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才子暂且不说,便是昨日帮他们取得今日诗会资格的那无名才子,今晚也没有看到。

    “那位公子,想必是真正淡薄名利,昨日连那请柬都没收,似乎对这诗会并无兴趣?!蓖鹑羟湎肓讼?,接口道。

    直到现在,她对于昨日忘记询问那公子姓名的事情,心中还有些遗憾。

    以对方的诗才,在庆安府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不过,宛若卿将配得上那等诗才的才子一个个排查了之后,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便如同那《鹊桥仙》的李易一般,只留下了诗词,却不见其人,引得无数才子遐想。

    倘若是他能来,或许现在也就不会这么无聊,至少名义上,对方还是云英诗社的成员。

    在今日的诗会之中,云英诗社的地位其实是颇为尴尬的。

    她们虽然都有才女之名,但其实和那些上流的才子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也根本无法融入那些人的圈子。

    便是连庆安知府,都会在诗会上短暂的出现,更别说那些众人公认的第一第二才子,以往的时候,她们是绝对接触不到这些人的。

    即便是几人中名气最高的宛若卿,也只是在某个小范围内拥有才女之名而已,而今夜的中秋诗会,在规格上,显然要高出许多。

    便是连她们的位置,也只是安排在这样的偏僻之所。

    而园内中心处的水榭楼阁,诸多极有名气的才子聚集在那里,才是整个诗会的核心所在。

    但凡诗会上出现的佳作,最终都会被汇集在这里,在这里进行评论的,都是极有分量的才子,或是德高望重,地位尊崇的名宿……

    诗会上当然也不仅仅只有吟诗作对,随处可见的歌姬舞姬,歌声悠扬,舞姿动人,唱的大都是今夜所出的词作,若是碰到极好的,很快就会从园中递到外面,没有多久的功夫,城中各处青楼妓馆之中,便有人得了消息,将那新出的词作唱出来。

    没有资格进入诗会的普通才子文人,今夜大都会聚在这样的地方,也不会错过诗会上的佳作。大大小小的诗会,在今夜的府城之中并不稀罕,若是能有几首极为惊艳的,最终也可能传到那园中,与那些才子所作的诗词一同评比。

    当然,这种程度的佳作,每年都是凤毛麟角,十分少见。

    风雅的气氛在整个城市蔓延,此时,那中秋诗会,进程也已过半。

    “秦永今夜的表现倒是平平,虽说也是中规中矩,却也没有多少出彩的地方?!?br />
    “的确让人意外,秦相公的中秋词还是不错的,去年便是在前十也有一席之地,今日怕是悬了?!?br />
    “陈于义这首还是不错的,立意新颖,倒是出人意表,当可算得上是难得的佳作?!?br />
    “不错,以他往日的水准,写出这种程度的诗词,已是极为难得了?!?br />
    ------

    ------

    中心水榭,某处宽阔许多的亭中,几位才子正对今夜的词作进行品评,几人都是庆安府真正被众人所熟知的才子,他们的见解虽然不代表着权威,但仍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几人身侧,一道欣长的身影倚在水边的栏杆上,手中捏着酒杯,抬头望了望天空的那轮明月,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口中不由的喃喃道:“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彦州兄今日是怎么了,为何一言不发?”某位才子抬头向着某个方向望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

    对方是公认的庆安第一才子,诗才之盛,鲜有人比,今日除了那沈照能和他争一争诗会魁首之外,根本没有对手。

    便是沈照,在中秋词方面,也很难和杨彦州比肩,虽然他还没有拿出词作,但其实已经差不多将魁首收入囊中,可如今看起来,对方的情绪似乎并不怎么高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