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十分文雅的节日。

    于院中摆上一张香案,上面摆些瓜果糕点,月饼小食之类,三杯淡酒,两碟小菜,与家人相聚在一起,举杯对月,好不风流。

    但任何文雅的氛围,到了老方等人那里,总会被破坏的丝毫不剩,即便是雅致如中秋,也会变的俗不可耐。

    天色未暗,老方家门前的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棚子,棚子里面,一口巨锅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老方站在旁边的台子上,手里挥动着巨大的锅铲,正卖力的的搅动着。

    锅里煮的是今天才下山买来的新鲜的半扇猪肉,以及一些排骨,肉香四溢,隔着老远也能闻到。

    本来是打算买一整头猪的,但是问了价格之后,老方他们合计了一下,还是几个人合着买了半扇。

    才刚刚脱贫致富奔小康,能节省还是得尽量节省一点。

    几个熊孩子徘徊在棚子外面,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口大锅,嘴里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棚内,几名汉子围在桌旁,桌上摆着数道新炒的小菜,端起碗里浑浊的酒液,一饮而尽,不时传来无比豪爽的笑声。

    “老方,肉让家里的婆姨看着,过来一起喝酒!”一个精壮的汉子放下酒碗,向老方那边看了一眼,大声说道。

    “你们先喝着,我马上就过来!”老方回了一声,手里的巨铲却没有放下来。

    那汉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自言自语道:“老方这家伙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喝酒比谁跑的都快,今日居然滴酒未沾!”

    稍远一些的地方,老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下打定注意,今晚死也不能过去。

    上次喝了姑爷的一碗酒,让他整整躺了一天才醒来,而且醒来之后,脑袋疼的像是要炸开一样,想起那时的感觉,饶是老方顶天立地的汉子,心里面也不由的有些发憷,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再碰酒的。

    片刻之后,见锅里的肉已经煮的差不多了,老方挥手招呼众人过来,给每个人的碗里都乘了满满的一碗肉汤,肉块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回头看到几个熊孩子在外面徘徊,远远的喝了一声,招手让他们进来,每个熊孩子也分到了一碗。

    虽然这些孩子都是柳氏直系,但是大人之间的恩怨,和孩子无关,这一点,老方还是很能分得清的。

    几个熊孩子得了好处,也顾不得说谢谢,端起碗就跑到一边去了,滚烫的肉汤烫的他们直吸气,伸出脏兮兮的爪子从碗里捞出一根已经煮酥了的骨头,将上面的肉丝撕下来吃掉之后,连骨头也咬碎吞了下去。

    这年头,谁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便是柳氏直系,也不是想吃肉就能吃到的。

    如今的寨子里面,也只有李易家以及老方等人才能过上这么舒坦的日子。

    冰糖葫芦的生意早已稳定下来,每日都有不少的进项,虽然平时老方他们根本不会吃的这么奢侈,但是逢年过节的,若是也不犒劳犒劳自己,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柳叶寨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太大,敞开的棚子,这么大的一口锅煮肉,味道几乎能够弥漫整个寨子。

    一些人站在自家门口,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这边,闻着肉香,喉咙不自主的耸动……

    这些人里面,不乏柳氏直系。

    “你说,我们要不要和如仪她们道个歉?”眼看着那边犹如过年一般的热闹,一位中年男子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另一男子,有些犹豫的说道。

    “道什么歉?”那男子一愣,问道。

    “我们以前对她们,有些太过分了?!敝心昴凶用嫔丛拥乃档?。

    “都是做叔叔伯伯的,你拉的下这张脸,我可拉不下!”那男子脸色一变,立刻说道。

    “面子又算什么,你看看姓方的他们现在,有肉吃,有酒喝,过的日子比我们好了不知道多少!”中年男子脸上的表情羡慕万分,继续说道:“我旁敲侧击的打听过了,他们那冰糖葫芦的生意,每天的进项就有一贯钱,那可是一贯钱啊,要是我们也能卖那冰糖葫芦……”

    最近这段日子,对于柳氏族人来说,感觉到最难受的事情,无非就是发现他们以前从来都不用正眼瞧的那些人,一个个小日子过的都比他们好,人家可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而他们,连汤都喝不到。

    至于和柳如仪她们比,这些人从来就没想过。

    听吴氏说过,如仪那姑爷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几百两银子,那银锭,一块就有拳头那么大……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冰糖葫芦的秘方在他们手里,而且现在府城之中,冰糖葫芦的生意,那些人只认他们,我们根本插不进去手,除非他们能同意……”

    “若是如仪同意的话,事情便可行了……”

    “要求你去求她,我可不去!”

    那男人说完这句话便拂袖而去,中年男子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口中方才喃喃一句:“的确拉不下这面子,不如先找二叔公说道说道,二叔公的话,如仪应该是听的……”

    在原地怔怔了许久,正打算转身回家,忽然看着刚才那男人从家里出来,怀里揣着什么东西,急匆匆的向着前面走去。

    “你去哪里?”中年男子顺口问了一句。

    “如仪两姐妹这么多年来也不容易,家里还剩下十几个鸡蛋,我给她们送去,补补身子……”

    黑夜中传来男人的声音,身影渐渐走远,徒留中年男子表情愕然的站在原地,一个人在夜风中凌乱。

    ------

    ------

    小院之中,李易正在给小环和柳如仪姐妹解释,月亮上没有嫦娥,没有桂树,没有吴刚,当然也没有玉兔……几人所处的小院距离月亮上有几十万里……月亮本身是不发光的,他们现在看到的月光其实是------太阳光?

    小丫鬟是从来不会怀疑李易的话的,听完之后,对于月亮上居然没有嫦娥和玉兔,明显有些伤心。

    柳如意一直都不信月亮上有嫦娥玉兔,那都是小姑娘才信的东西,但她对于李易说的月亮不发光,她们现在看到的其实是太阳光的事情持怀疑态度。

    也不是完全不信,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和这相比,柳如意觉得两块大小不一样的石头从同一个高度落下来,居然会同时落地这件事情更加的匪夷所思,既然这样的事情都能发生,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至于柳如仪,则只是静静的听着,虽然心中同样疑惑,但却没有问出来,耐心的等着李易的解释。

    李易正打算给她们图解一下月亮反射太阳光的原理,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刚才是送鸡蛋,送月饼,这次又是送什么的?”

    他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心中大为惊诧,难道这个世界有中秋节送温暖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