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诗会的原因耽搁了太多的时间,李易背着小丫鬟走回寨子的时候,日头已经逐渐西斜了。

    小丫鬟的体力到底要弱上很多,走了一天,回来的时候,走到半路,便累的有些迈不动步子。

    起初李易提出要背她之时,小丫鬟还一个劲的推辞,咬着牙走了几步,差点摔倒,李易便不由分说的将她扛了起来,少女反抗了几下,没有挣脱,只好乖乖的调整姿势,趴在他的背上。

    起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具身体还是较为孱弱的,但李易这两个月来每天都会进行有意识的锻炼,最近跟着柳如意学武,虽然至今也只能能摆几个好看的姿势,并无什么大的用处,但体质明显要比之前强出太多,至少已经和正常人差不多了。

    少女虽然小脸圆圆的有些婴儿肥,但是个头娇小,身材也十分苗条,李易背着她也不觉得有多重。

    一路之上偶尔讲些小笑话,逗得少女咯咯直笑,身体趴在李易背上一颤一颤的,有时候也会插嘴说上两句,后来的时候,李易倒是很少开口,只是听小丫鬟在滔滔不绝的讲着。

    当然,小环的脑袋里是没有那么多故事的,所说的无非是小时候的事情。

    小环和柳如仪姐妹一起长大,故事里自然少不了她们。

    和李易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说话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两女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偶尔会被她无意间讲出来。

    比如二小姐那时候淘气,不好好练功被老爷责罚,拿着一把木剑在院子里乱砍撒气,不小心砍坏了老爷最喜欢的花,扔下剑坐在院子里哇哇大哭,小环劝也劝不住,于是两个人一起哭……

    后来大小姐主动告诉老爷,那花是自己弄坏的,老爷罚她关在房间里面反省,一天不许吃饭,小环就和二小姐各自偷偷藏了半个馒头,从窗户给她递进去……

    说起这些的时候,小丫鬟嘴角带着笑,后来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直到李易感受到背上少女的呼吸变的逐渐平稳,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为了不弄醒小丫鬟,李易放缓了步子,尽量不显得颠簸,只是这样走回寨子的时候,天边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亮光。

    穿过寨子,向家中走去的时候,和水桶腰妇人迎面碰上。

    也不知吴氏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和李易擦肩而过之时,身体陡然一斜,李易这些天虽然体能增强了一些,但在体重上却明显的处于劣势地位,顿时被撞的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背上的小丫鬟却惊醒了。

    吴氏撇了撇嘴,脸上带着恶趣味的戏谑笑容。

    “姑爷……”

    口中轻声呓语了两句,揉了揉轻松的睡眼,手臂上挎着的小包袱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后四散开,几锭银子从中滚落。

    似曾相识的画面……

    吴氏一脸呆滞的低头望着地上的银锭,早已没了脸上的恶趣味,心中的冲动压抑不住,很想冲上去抢了银子就跑,却终究没有在李易捡起银子之前将想法变成现实。

    直到李易和小环的身影消失,天色完全暗下来,水桶腰妇人还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变成了一座雕塑。

    ------

    ------

    罕见的起了个大早,李易推门出来,走到院子里面,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天气刚刚入秋,并没有多少凉意,清晨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无比惬意。

    天空碧蓝如洗,只在远方的天边能看到一丝丝云层缭绕,空气虽然新鲜,但此时的李易,却不由的怀念起西北某个古城醇厚的雾霾来。

    只不过,自己这辈子,怕是也在闻不到那熟悉的味道了。

    小丫鬟从内院走出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算一如以往的叫姑爷起床,抬头的时候,微微一愣,然后便笑了起来,“姑爷,早!”

    站在院子里面看着姑爷慢悠悠的做着一种奇怪的动作,也不像是武功招式,片刻之后,小丫鬟便去厨房准备早点了。

    李易继续慢悠悠的打着太极,脑海里面梳理着一些事情。

    店铺的问题,如今已经能够解决,可以先投放一小批花露水,看看市场的反应再说。

    至于厂房,也该开始着手建造,这些事情交给老方他们就行,盖房子李易插不上嘴,只是选址上要尽靠近水源,房间的布置规划,也要提前和老方说说。

    其他的事情,暂时还急不来,路总要一步一步走,好在过程虽然曲折了一点,但也一直在向前发展……

    这些天唯独让他有些遗憾的事情,却是另一件。

    原以为在主角光环的加持之下,练起武功来也是得心应手,进境一日千里,要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挥手间强敌灰飞烟灭,一跃成为家里武力值最高的男人。

    这个目标好像已经实现了……

    总之,就是很厉害很厉害那种。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成为绝顶高手的梦想,怕是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这些天来,他也只能摆摆空架子,招式学的挺快,却没有什么杀伤力,至于那什么内力真气,更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用柳如意的话来说,就是他的资质太过平庸,就算是再努力,这辈子在武道上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能成为二流高手就已经顶天。

    这句话隐藏的意思是,就算是李易练一辈子的武功,也不是她的对手,以后就不要再做梦想要超越她。

    对于武功,李易更多的只是小时候的执念而已,成不了武林高手也不打紧,能成为武林低手他就很满足了。

    柳如意她们从小就开始习武,这中间吃的苦不知道有多少,才有了现在的实力,这种苦,李易也不一定能承受。

    相对来说,没事了打打太极,不仅能强身健体,还能修身养性,显然也轻松的多。

    一套动作还没有打完,柳如意从前门进来,她每天早上都会去外面练功,撇了李易一眼,见他做那些奇怪的动作,顺手学着比划了一下,随后便摇了摇头,回房洗澡去了。

    “相公……这是在做什么?”

    最后一个收势动作做完,一道婉转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李易转头看去,素色裙装的绝美女子站在那里,裙摆被晨风拂起,阳光透过发丝,照亮了小院里整片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