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你会有机会?!迸嶙釉泼绱ㄖ泵赖哪源?,路灯下,笑容明快,没有半点阴影。

    “嗯!”直美的头发弄乱了,脖子一缩,心里很高兴,就由着母亲拉着进去了。

    这时夜中,微风吹过,裴子云收起笑容,四周看看,感觉到了一些气息,回首:“看来,你们知道直美的身份?!?br />
    “知道一些,不过,你把她牵涉在内,我有点惊讶,她可不是武士?!臂喽茸铀底?。

    幕府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坂东财团也有自己信息来源,和核心人物山田信一走得近的直美,自会受到情报部门的关注,被调查研究监视,仔细想想,再正常不过了。

    这时微风中带着细雨,细雨很寒,只是抵达裴子云时,雨丝弹开,裴子云带着微笑:“漫画,里经常有这场景?!?br />
    “父亲杀人如麻,结仇满江湖,为了不牵涉儿女,而不教武道或术法——养出了白兔一样的女儿?!?br />
    “不说百年前,几乎全球的政府都光明正大搞株连,不祸及家人这条,按照日本法律,我记得是1935年才修正入法案?!?br />
    “但是直到现在,组织对那些生死置之度外的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想想你的家人!”

    “这含义不言而喻?!?br />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不过是天下一隅?!?br />
    “只要是大案,政府都以亲人胁之,何况江湖?”

    “真有足够的利益或仇恨,要多傻,才认为敌人会不祸及家人?”

    “早川直美有足够的力量,要是不让她进入这圈子,才是真正害了她——你们知道了多少?”

    “的确,要是她是普通人,不牵涉足够的利益,现代或可因不祸及家人这条而免祸,但现在她脱身不得?!?br />
    坂东嫒子点首,她看了看裴子云,决定还是说些实话:“坂东财团的确知道点内情,她的人鱼血脉,应该不是太秘密?!?br />
    “根据记载,有人鱼血脉者,心情平静愉乐时,附近海域会风平浪静,海产也丰富,心静不好特别是发脾气时,就会狂风暴浪,吞没一切胆敢在这时出海的船只?!?br />
    “这甚至组成了渔民代代相传的传说?!?br />
    “这已引起了一些人的兴趣,一年半前,情报一组就专门对直美展开调查和监视,虽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但也窥见了一些端倪?!?br />
    “现在可能进一步深入?!?br />
    说到这里,坂东嫒子一笑:“我送你回去吧?”

    “行!”裴子云爽快答着,她能说这样多,已经是非常亲厚了,他承这个情。

    夜幕降临,车队返回,车窗外路灯连绵,忙碌了一天的人都在匆匆赶路,抵达门口,这次坂东嫒子就礼貌告辞了。

    裴子云才打开了门,不远传来了动静,抬眼望去,只见山田和彦正慢慢过来,身体略有点佝偻,透着疲倦之色。

    这是**的父亲,裴子云远远就出声打招呼:“父亲,您回来了?”

    山田和彦讶然抬头,借了路灯分辨了一下才认出裴子云,露出丝喜色:“原来是信一啊,你交流回来了?”

    顿了一顿又说着:“你不必等候,现在夜里,不是很太平?!?br />
    他以为山田信一是专门等候自己,有些被重视的满足感,似乎疲倦一下消除了不少。

    “嗨,今天就回来了?!迸嶙釉菩ψ牛骸澳庋砘乩?,辛苦了?!?br />
    “回来的早了?!鄙教锖脱甯刑荆骸跋衷诰们榭霾缓?,就算想辛苦,也没有足够的工作?!?br />
    “已经有不少人失业了,现在能有工作的,都在努力?!?br />
    山田和彦说着,有点苦涩,自己的公司,上次就裁员了,听说自己都很危险,只是关键时,接了一个大单,挽救了自己职业生涯。

    与之相对,不少工作了十年的人都扫地出门。

    而在日本社会,许多妻子是在家,一旦男人失业,家中的收入减少了一大半,威严也因此荡然无存。

    山田和彦甚至想起了水野三郎,他扫地出门后,听说情况很不好,前几天听说打着零工了,负责清理市容。

    裴子云穿过了庭院进了屋,山田和泉就听见了声音:“欢迎回来?!?br />
    山田奈奈子已经是国小二年级了,也迎接出来,小手小脚,但是很勤快,连忙给着泡壶茶。

    “奈奈子乖?!迸嶙釉泼嗣耐?。

    山田和彦讶然失笑,扶了扶眼镜略掩饰,望了裴子云一眼——看起来,自己儿子没有长高多少,但还是显的成熟了,气质是骗不了人。

    他很欣慰,问着:“国外的情况怎么样?听说也有不少骚乱?!?br />
    “是有些骚乱,不过我很安全?!迸嶙釉瓶戳艘谎?,问着:“现在经济情况不好,您的公司影响很大,是不是想办法去更好的公司?”

    “这很难,所有公司都喜欢稳定性高的员工,跳槽会给履历上留下污点,再说,就因为公司困难,所以才不能跳,这太没有忠义了?!?br />
    山田和彦用柔和的目光看了一眼儿子:“虽然你是走文学的路子,但是也不能随意跳槽,记住了吗?”

    日本人是非常讲究团队精神,正式社员频繁跳槽在日本是大忌,正常情况下,一般人一生超过一次,且不说三次就会极大影响到今后工作和就业。

    而上一家公司还没有破产,只是处在困难当中就急着挑槽,后果比正常跳槽还严重,被认为是不能共患难的最不可值得信任的求职者。

    “这样的话,就得先让公司辞退了他,然后再由嫒子公司聘请了?!迸嶙釉葡胱?,就有了决定,就在这时,山田泉美端着菜过来,奈奈子也在干活,在日本,女性从小就得学习怎么样干家务。

    “今天吃寿喜锅哦!”

    寿喜锅就是牛肉火锅,大葱、菇类、豆腐、蒟蒻卷都摆好了,连牛脂丰厚的雪花牛肉都已经准备了,可见花了不少心思,一家人坐下吃饭,裴子云吃了一口,点首,的确不错。

    才吃了一口,听见敲门声,山田泉美连忙起身小跑去开门。

    结果却是才回家又来的冴子,她鞠躬施礼:“打扰了?!?br />
    “原来是冴子,一起用饭吧!”山田和彦都知道她了,冴子欣然接受了邀请,高兴的入座,一家团聚夜晚自是美好。

    饭后,山田和彦去休息,山田泉美清洗,而裴子云就带着冴子进了房间。

    一年半没有回来,房间还是很干净,坐了,就检查冴子的伤口,片刻满意的说着:“看来,愈合的还不错?!?br />
    接着又看向她的额,肉眼看不见,但鬼神都可以看见,冴子额上有一颗珠子,要是按照和尚的说法,这叫白毫相光。

    裴子云蹲下身,把额贴在冴子的额上,冴子也闭上眼睛,珠子发出亮光,迎合裴子云进行交流。

    “72%了!”一年半前,裴子云突有灵感,把它给了冴子,本以为她会花几年时间完成,但是现在,裴子云惊讶发现已解封百分之七十二!

    已等于获得了尽川神社继承,冴子的天赋这样高?

    坂东财团

    这时,坂东嫒子的车才开到了大楼,坂东嫒子一下车,所到之处,人人都鞠躬,她没有回礼,只是点首,走入大厅,入了电梯。

    电梯性能颇好,运行平稳无声,迅速来到十二层,经过了警卫,就见得里面密密麻麻全是人员,大多穿着白大褂,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操作各种仪器。

    大厅中央是一个大屏幕,屏幕前站了一些穿和服和军服的人,分别是军方和幕府的人。

    坂东嫒子来到大屏幕前,停在一个和服男子前。

    这和服男子就是户川久兴,这时盯着屏幕目不转睛,说:“一个人消灭了一个中队,嫒子,你的男朋友真了不起??!”

    户川久兴在幕府中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坂东嫒子微微低首,也没有反驳这男朋友说法,回过神来看着屏幕:“据我所知,他以前没有现在这样强大,失踪了一年半,昨天一回来就闹出这样大动静,连我也吃惊不小?!?br />
    “看来,在对面空间,获得了许多,我虽有一些猜想,但还是要等到数据出来,才能得出结论?!被Тň眯怂底?,继续看着屏幕。

    屏幕上是605中队灭亡过程,只见裴子云长刀所向,人头滚滚,所有人都神色凝重,军方的人,脸色尤其难看。

    “停!”户川久兴喊停,操作人员按下停止钮,画面清晰显出裴子云连中数弹,火星飞溅的过程。

    一个人报告:“XM-109型穿甲狙击步枪,0.50口径(12.7毫米)子弹,肌肤凹了,但没有打穿?!?br />
    众人把震惊的目光投向凹处,户川久兴指着屏幕中左肩大喊:“放大,放大!”

    屏幕放大二倍,四倍,八倍,十六倍,这时人们看出了,虽画面很模糊,但画面中间裴子云肩上一个红点很醒目,看来,虽刀枪不入,但在这种重型狙击枪子弹前,终还是受伤了。

    屏幕定格在这一刻,户川久兴盯着屏幕凝神看了片刻:“这是贯穿伤,子弹应还在现场,立刻派人去寻找这枚子弹,上面有山田信一的血,可以提取DNA?!?br />
    众人恍然大悟,立刻发布着命令。

    山田信一的力量以及来源,军方和幕府都很感兴趣。

    如果能摄取山田信一的DNA并加以研究,可能会发现山田信一强大的秘密,如果能复制这种力量,那在战争中无疑是压倒性的力量,成战争史上的一大突破。

    户川久兴看了良久,心中又沉重了几分,但很快调整了表情,皱眉转身离去,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厅,一伸手在茶几上取出了香烟和火机,“啪”一声给自己点上了。

    片刻,户川久兴沉声问:“嫒姬大人,神灵能刀枪不入吗?”

    “不能,至少我不能?!臂喽茸釉诙悦孀牛骸岸?,神魂状态的话,应该都不能?!?br />
    “如果是神灵本体呢?”

    “这不敢说,严格说,我是归纳到国津神,只是受将军敕封,才变成了比天津神的一员,真正的天津神的力量,我不知道?!?br />
    “那你能知道,裴子云是什么神吗?”

    “可以肯定不是天津神,要不,天津神不会这样对待他,具体,我就真的不清楚了?!?br />
    户川久兴点首,严肃的说着:“我明白了,我会向将军本人报告?!?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