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卫门堪十郎和桃之助一行人,在前往佐乌之后,顺利地找到了雷藏。

    而他们此行,本来的目的就是前往佐乌找毛皮族求助的,在顺利得到了毛皮族作为援军之后,迫不及待的桃之助,便想要回到和之国,替自己的父母报仇。

    他们也知道,光凭他们,就算加上毛皮族,可能也不是凯多的对手,但是无奈的是,他们虽然遇上了伊安,却和伊安交情不深,没办法获得伊安的帮助。

    伊安又不是像路飞那种热心肠的人,光月家族虽然是篆刻历史的石匠,可伊安已经基本上弄清楚了历史正文的真相,所以光月家族对他也不是太重要,在伊安看来,和之国大名和将军之间的内斗可不关他什么事情,谁坐那个位置和他没一毛钱的关系。

    虽然双方可以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凯多,伊安要帮他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随着乌拉诺斯的出现,伊安要对付的真正目标自然也变成了乌拉诺斯,而且随着百兽海贼团被乌拉诺斯所毁,剩下光杆司令的凯多,已经不是什么威胁了,所以伊安甚至在巴基挖到冥王之后,还曾经想过让巴基来解决掉凯多,助他登上四皇之位呢。

    在伊安看来,统治新世界的四皇,如果能够做到齐心,那么就再没有任何对手能成为敌人了……

    正是因为这种不关心,伊安还在最后关头,将路飞他们给叫了回来,让他们回人鱼岛去,将白星公主带回来。

    于是,这就造成了本来能够作为援军助力的草帽海贼团,也脱离了桃之助锦卫门他们的队伍……

    毛皮族虽说愿意帮助光月家族复仇,但是他们也不可能全员出动去和之国,所以桃之助他们带回来的,只是一批毛皮族的精英战士而已,虽然毛皮族战斗力十分强悍,但是这么点人也还是不够的,所以按照锦卫门他们的想法,是打算趁着百兽海贼团覆灭,凯多下落不明的时候,召集期望开国的义军,趁机突袭和之国京都,击败和之国将军德川喜喜,然后再利用其它大名对光月家族的同情和支持,逼迫德川喜喜把将军之位让出来。

    这原本只是一个常见的起义戏码,但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凯多已经在和之国等待着乌拉诺斯的到来了!

    几乎是在桃之助他们刚登陆的时候,凯多和乌拉诺斯的战斗便爆发了,而且非常不巧的是,桃之助他们登陆的地方是接近和之国九里,也就是他们光月家族治下领地的位置,而凯多和乌拉诺斯的战斗,也同样是爆发在这里的,于是乎,还没来得及等锦卫门他们商量好怎么联络九里领地上的义军,他们便被卷入了凯多和乌拉诺斯的战斗当中……

    这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或许是因为伊安的出现所导致的历史偏差吧,桃之助和锦卫门他们远比原本历史上更加的倒霉,桃之助不但没能前往庞克哈萨德吃到那颗贝加班克留下的蛟龙果实,连该有的更强大的盟友也没能得到,而现在被卷入这场可怕的战斗的时候,他们的援军毛皮族在短时间内便伤亡了大半!

    这还是因为他们没有处在战场中心位置,只是在边缘地带的原因,饶是如此,乌拉诺斯发出的核爆所导致的强烈冲击波,以及能烧毁一切的强烈高温,还是将他们波及到了!

    桃之助没死,但也只是暂时的,毕竟锦卫门他们对他这个光月家族的继承人忠心耿耿,在发现爆炸冲击袭来的时候,便紧紧地将他?;ち似鹄?,锦卫门用他那特殊的剑技,斩开了袭来的爆炎,然后带着桃之助逃离了战场。

    但……这个时候的锦卫门并不知道,他虽然斩开了爆炎,但是却斩不了那无形无质的致命辐射……

    在远离了九里的领土之后,桃之助和锦卫门他们呆呆地在一座山岭上,看着远方光月家族领地中爆发的蘑菇云,这样的蘑菇云不止一朵,而是好几朵,在他们逃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凯多已经惹恼了乌拉诺斯,让乌拉诺斯不停地往地面降下灾厄。

    “完……完了!九里完了!”锦卫门他们看到这可怕的灾难爆发,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而桃之助则是同样在瑟瑟发抖,他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何曾见过如此可怕和凄惨的画面,毫无疑问,这一幕已经成为他继凯多杀死他父母之后,又一个可怕的噩梦了。

    “吾等该怎么办?”堪十郎看着身旁寥寥无几的毛皮族盟友,哭丧着脸问道:“那条龙,便是所谓的古代兵器乌拉诺斯吧?它出现在这里,那么不止是九里,整个和之国都要被毁了!”

    “为今之计,只有等待白胡子阁下和红发阁下的到来了!”锦卫门死死地咬着嘴唇道:“他们已经在路上,为的就是追索乌拉诺斯的行踪,或许他们有办法对付乌拉诺斯和凯多!”

    的确,在从佐乌出发之前,借助草帽海贼团和留在佐乌的多鲁尼等人,锦卫门他们已经知道,因为巨人族艾尔巴夫被毁的事情,白胡子海贼团和红发海贼团,外加藤虎所带领的猎龙人海贼团,已经分散在了新世界各处海面,追踪乌拉诺斯的踪迹,并且他们认为,和之国是极有可能被乌拉诺斯袭击的国家,现在既然乌拉诺斯已经出现,那么白胡子和红发还有藤虎他们,应该也快到了……

    只是,看目前这个情况,他们怕是无法及时赶到,插手凯多和乌拉诺斯的战斗了……

    事实也是如此,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四皇联军的船只,才出现在和之国的外海,而这个时候,凯多和乌拉诺斯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在于乌拉诺斯的战斗当中,凯多惨败,哪怕被称之为‘地上最强生物’,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在发飙的乌拉诺斯的攻击下,凯多几乎硬抗了乌拉诺斯的所有核爆冲击,当白胡子,香克斯,还有藤虎他们来到岛上,在一个巨大的核爆大坑中找到凯多的时候,连他们都忍不住惊呆了。

    巨大的圆形爆炸坑当中,还残留着袅袅的青烟,岩石刚刚从融化状态中冷却了一点而已,正在重新恢复硬度,四周的所有地面上虽然几乎都是焦黑和暗红的颜色,但是其中也还夹杂着亮晶晶的玻璃化晶体,这些玻璃化晶体,折射着耀眼的阳光……

    凯多就躺在这个大坑的底部,他原本那魁梧庞大的,魔人一般的躯体,此时竟然缩小了许多,并且浑身都是焦黑糊臭的味道,那头狂野的头发早就被烧光了,四肢和身体上原本爆炸般的肌肉,此时也变得干瘪无比,那是在高温中身体的水分被蒸发导致的,他的全身烧伤面积100%,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完好的。

    这样的状态下,凯多依然还没有死,但是却已经奄奄一息了,他虽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但是乌拉诺斯恶魔果实力量所带着的致命辐射,却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这种生命力,毕竟与乌拉诺斯交战,他是离得最近的,这导致他受到了超过正常值起码数万倍的致命辐射,这样的状态下,他都暂时还活着,已经真的算是超级变~态了……

    在吸收了莫利亚影子力量的情况下,当时的凯多简直可以说是无敌的,只是他交手的对象是乌拉诺斯,所以现在,爱好自杀的凯多,终于快要死了……

    白胡子和香克斯看到凯多这幅惨状,也不由得一阵唏嘘,来到凯多身旁,白胡子杵着薙刀蹲下身来。

    凯多的意识还在清醒,但是他也明白,自己这是回光返照了,所以他罕见地没有了以往的暴脾气,而是十分平和地道:“白胡子,你来了?”

    “嗯,来送你一程!”白胡子老爹回答道。

    “真是可惜,没法和你痛痛快快的决战一次了!”凯多道,随后他看了一眼另一旁的香克斯,问道:“不过,老子和那头畜生的战斗,也算得上是轰轰烈烈了,对吧?”

    “很厉害!”香克斯杵着腰间的剑柄,毫不犹豫地承认道:“至少我做不到你这样……”

    听到这话,凯多不由得狂笑起来,但是还没笑几声,突然止不住地从他嘴里大肆咳出鲜血来,很快染红了他漆黑的胸膛。

    “好痛??!”等他止住了咳血,凯多才有些暴躁地道:“痛死老子了,你们有酒吗?”

    香克斯抬起头,对着站在大坑边缘的红发海贼团成员招招手,本班克曼便丢来一个巨大的酒壶,香克斯一只手握着酒壶,将酒往凯多嘴里倒下,凯多也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这些酒液。

    等到一壶酒都喝干了之后,香克斯将酒壶往旁边一丢,而凯多则是喘着沉重的鼻息,眼神也变得狰狞起来,开口道:“老子虽然重创了它,但是很遗憾,没能够杀掉它,不过那头畜生有可能还会回来的,老子对它很了解,它是那种十分记仇的生物……白胡子老头,还有红发,你们以后要是能干掉它,记得在老子的坟前说一声!”

    白胡子和香克斯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而凯多看到他们点头之后,眼皮子也渐渐地耷拉下来,喃喃自语道:“老子这一次……终于……能死掉了……”

    话音落下,这位曾经带给新世界诸多恐怖的狂人凯多,终于彻底地闭上了眼睛,而随着他的死去,他那焦黑的躯体,也开始一块块地瓦解,掉落,最后变成了一地黑色的碎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