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伊安毫不犹豫的承认,多佛朗明哥直想吐血!

    他非常想不通的地方就在于,当初伊安只是一个才出道没有多久的家伙,论阅历,伊安怎么可能会是他这个老谋深算的七武海的对手?但他为什么偏偏会想到要调换那枚身份芯片???

    最重要的是,他换给自己的那一枚芯片,是从哪里来的???

    多佛朗明哥这么想着,当然也就问出来了,但伊安怎么会回答他?

    交给多佛朗明哥的那一枚芯片,是革命军那边对照着原版制作的,革命军手里也并没有留下原版的身份芯片,而是让伊安把原版的还回去给了天龙人,这个主意当初是出自多拉格的授意,多拉格了解的事情,也不比多佛朗明哥差多少,他已经猜测到天龙人可能会有验证芯片真伪的手段,那个时候伊安可没太多自保的力量,万一受骗的天龙人一怒之下和伊安来个不死不休,那伊安也撑不到今天了……

    还记得当初藤虎大叔他们在空岛基地上面翻越红土大陆那一次吗?他们不是说发现有什么巨大的东西从上方的云层中越过吗?伊安后来也从红土大陆飞过去一次,但是却没有发现藤虎大叔他们所说的这东西,现在看下来,藤虎大叔他们那一次,搞不好就是遇到天龙人正在测试芯片真伪,把天王乌拉诺斯唤醒了一次的原因……

    回想起来,伊安都还有些庆幸,多拉格不愧是和世界政府周旋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光这份心思,就够伊安学好久的了……

    “那么大的爆炸,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伊安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踩着他冷声询问道:“还有你的那些手下呢?”

    “咈咈咈咈咈,死了……他们全都死了!”多佛朗明哥有些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唐吉坷德家族完了,全都完了!”

    说完,他一脸仇恨地望着伊安道:“全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把真正的芯片还给天龙人???是你害死了他们!”

    伊安猛地又是一脚跺了下去,将多佛朗明哥给踩得噗嗤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才低头对他道:“我发现你这人挺有意思的啊,你只会将责任怪在别人身上,难道你就没有找过自己的原因吗?当初你亲手杀死你弟弟罗西南迪的时候,好像也是怪你弟弟背叛你,现在也是这样,你就没有想过,是因为你的野心,才将他们带入了这片战场而死的吗?”

    然而,伊安的这番话,却没有引起多佛朗明哥的深思,多佛朗明哥其实早就已经继承了天龙人那种刚愎自用的性格,反正在他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错的都是其他人!

    换句话说,这其实就是中二病的一种表现形式……

    看到多佛朗明哥的表情,伊安就知道自己算是白说了,于是摇摇头追问道:“凯多和黑胡子哪儿去了?”

    结果多佛朗明哥盯着伊安看了半晌,突然诡异地一笑道:“我都能逃出来,他们当然也还活着,不过,你如果要想干掉他们的话,可得抓紧时间了,他们此时估计正在被天王乌拉诺斯追杀着呢……”

    一听这话,伊安立马就听出了他话里面的意思,这话其实是想让自己追上去,然后和天王乌拉诺斯干一架才对吧?

    低劣的激将法……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艾斯却突然开口道:“我们一路飞过来,都没有遇到他们和天王乌拉诺斯,这么说来,他们是往伟大航路的另一边去了?”

    “很有可能!”伊安摸着下巴琢磨了一阵后,道:“走,我们去看看!”

    “那这个家伙怎么办?”艾斯指了指多佛朗明哥。

    “带上他!”伊安想都没想,直接就开口道。

    “你要救他?”艾斯有些好奇地问。

    结果伊安一脸的鄙夷,看了多佛朗明哥一眼道:“别逗了,这怎么可能?他从那场爆炸当中逃出来了又怎样?光是后续的辐射病就能要了他的命了……”

    艾斯之前倒是听伊安提起过辐射这个词语,知道就是天王乌拉诺斯龙牙上残留的那种致死的奇异能量,但……多佛朗明哥不知道啊,他原本心中还有些窃喜,觉得被伊安刚才那一会儿工夫的治疗,他的状况大有好转,还想着等伊安离开后,他就趁机逃走呢,结果现在一听伊安提到辐射病,他顿时就懵逼了!

    “你……你说什么???”多佛朗明哥有些错愕地问伊安道:“你……你好像知道天王乌拉诺斯的能力,对不对???”

    “呵呵!”伊安回了他一个笑眯眯的表情,道:“我了解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至于什么是辐射病,你自己的身体,难道你自己没点B数吗?”

    被伊安这么一说,多佛朗明哥才仔细地体会了一下自己身体的状况,然后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其实这种感觉之前就已经有的了,但是他一直以为是爆炸时被高温灼伤的原因,但是现在仔细体会下来,他才霍然间发现,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一样。

    “我……我到底会怎样?”多佛朗明哥一时间也有些慌了,问伊安道。

    “你?”伊安盯着他的光头看了一眼道:“很遗憾,你以后的头发永远都长不出来了,然后一个月以后,或者两个月三个月以后,你全身上下的皮肤就会完全溃烂,出血永远都止不住……这或许是因为你当时离爆炸点比较远吧,要是再近一些,更加强烈的辐射下,你可能当场就挂掉了……”

    多佛朗明哥懵了,他十分不愿意相信伊安所说的,但是偏偏伊安的话听起来就不是杜撰的!

    “你……你能治好我对不对???”多佛朗明哥一把揪住伊安的裤腿,问他道。

    结果伊安戏谑地道:“可我为什么要救你呢?”

    “你刚才不是说打算带我走吗?”多佛朗明哥问道。

    然而,伊安却笑着道:“我打算带你走,是打算将你丢到玛丽乔亚去,??!真是期待啊,你一个刚从天王乌拉诺斯手里逃生的家伙,一下子又回到了敌人的老巢,偏偏自己又命不久矣,这样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是海军将你抓住,还是你抱着大家一起死的念头,在玛丽乔亚大肆屠杀你的那些天龙人同胞呢?”

    旁边的艾斯张大着嘴巴,一脸惊讶地望着伊安,道:“哇!伊安,你好腹黑??!”

    多佛朗明哥也没想到,伊安打着的竟然是这么一个主意,愣了半天,这家伙终于也冷静下来了,道:“如果我那么做,你会治好我吗?”

    “看心情!”伊安挑挑眉道:“要是你干得不错,说不准我一开心,就治好你了呢?当然,万一我心情不好,置之不理也是会的……怎么样,你要不要赌一把?”

    出动了天王乌拉诺斯的天龙人,实在太猖狂了,这一次在世人面前,他们一举干掉了百兽海贼团,黑胡子海贼团和金狮子海贼团的联军,这种情况下,整个世界政府和天龙人的威慑力都会大大地提高,伊安觉得不能让他们太得意了,怎么着也得给他们添点堵才行。

    但……这个仇恨现在不能由他自己来拉了,在找出对付天王乌拉诺斯的办法之前,继续挑衅天龙人是不明智的,但这个拉仇恨的人,却可以是多佛朗明哥!

    想象一下,曾经被驱逐出玛丽乔亚的天龙人家族,现在回来上演一出王子复仇记,这套路足够让天龙人喝一壶的了……

    “……我做!”多佛朗明哥沉默了半天,突然开口道:“我愿意赌这一把!”

    伊安有些诧异地看着多佛朗明哥,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的干脆,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怎么都该考虑一下,万一伊安心情不好的情况出现怎么办?

    但多佛朗明哥真的是没有退路了,诚然,他可以在逃走后去寻找医生为他治病,就算没有伊安,他或许也还会有一线希望,可他从伊安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他现在这个‘辐射病’,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鬼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治疗这种病症的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多佛朗明哥突然想起了当初的特拉法尔加罗,还有那个四处带着他求医的,自己的亲弟弟罗西南迪……

    就在这么一瞬间,多佛朗明哥恍惚之间也产生了一种天理报应,循环不爽的错觉,何其的相似啊,罗那个小子当初得的是铂铅病,而自己得的是辐射病,同样都是命不久矣,然而不同的是,自己的弟弟罗西南迪为罗那小子找到了手术果实,治好了他,但是自己呢???

    我的手术果实在哪里?……

    还没等他想明白,突然之间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多佛朗明哥被伊安揪住他一条腿,就这么倒拧着提起飞上了天空,艾斯也在伊安身旁,三个人慢悠悠地朝着红土大陆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