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海军本部的会议室因为赤犬的消息而陷入沉默的同时,距离马林梵多不远的圣地玛丽乔亚当中,五老星也同样在进行着会议。

    接收瘟灾奎因这个决定,当中大部分也是因为五老星的原因,然而,此刻的五老星却也一脸的忧虑。

    “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怀抱太刀的光才老叹气道。

    “是??!”头上有着胎记的五老星也叹着气,这位五老星的名字,叫做戈尔巴,他一脸深沉地道:“没想到我们一直在极力避免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天龙人还是受到了刺激……”

    “没办法,史上最凶恶的几个坏蛋全都联合起来了!”金色头发和胡须的五老星乔治亚站在一旁,手揣在裤兜里面道:“还是因为黑龙伊安的缘故,他一代替BIGMOM上位,等于是与白胡子海贼团和红发海贼团一条阵线,四皇之间的平衡被破坏得干干净净,难怪凯多会着急,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与金狮子史基这种人联合?”

    “不管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三撇白色长胡须的五老星加内斯道:“他们的行为具有极大的威胁性,这也是天龙人认为和平协定被破坏的原因……”

    “既然已经无法阻止,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从中斡旋了!”带着黑色扁帽的五老星卡斯特罗道:“要让天龙人意识到,这只是一次特殊事件,没有必要做得太过火,尽量将战争控制在局部?!?br />
    “你的意思是,在搞定了百兽海贼团之后,就想办法将他们安抚下来?”乔治亚问道。

    “不然还能怎样?世界经不起第二次毁灭了!”光才老接过话头道:“难不成还让海军进入新世界去,剿灭那些野心家?赤犬那个废物,他做得到吗?还不如借着天龙人这次发飙,让他们代劳,干掉凯多这个失控的家伙……他既然想要战争,那我们就给他战争!”

    “……也好!”加内斯想了想,点头道:“真是可惜了,没想到以贝加班克的智慧,还是没能制造出替代品来,凯多当年从庞克哈萨德逃脱,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简直不可估量!要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隐忍那么多年……”

    “哼!人心都是难以掌控的,凯多有心智,那他就不可能永远被掌控住,我们早该认识到这一点了,所以还是失去意识的和平主义者比较好用……”听到这话,卡斯特罗也不禁冷哼了一声,道:“世人都说我们已经沦为了天龙人的傀儡,但是他们又哪里知道,如果不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安抚,甚至不惜全力站在天龙人一边,供奉着他们的话,这帮心理扭曲的家伙怕是爆发了……可笑的是,总有那么些人想着挖掘当年的历史真相,他们难道不明白,有的时候,真相就未必代表正义吗?”

    “没办法了,在咱们找到制衡天龙人的方法之前,还是得顺着他们的意思来!”光才老道:“斯潘达姆也是个废物,他带着CP寻找了古代兵器冥王那么长时间,竟然还是让冥王的图纸被毁了,要不然的话,有图纸在手,或许以贝加班克的智慧,还是能将其复制出来的,到时候咱们手里也能多一分底牌……”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找到冥王的原型舰了,那艘战舰还在这世界的某处沉睡着,只能慢慢寻找了!”乔治亚叹气道:“至于海王波塞冬,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

    “海王数百年才会出现一次,谁知道会是什么时间点?”卡斯特罗摇头道:“在凑齐足够的底牌之前,咱们都只能一直等待下去,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明白天龙人的国宝,天王乌拉诺斯的可怕!为此,哪怕再供奉天龙人几百年也是必须的……”

    “好在天龙人对咱们一直还很信任,那些秘密试验才能够一直瞒着他们!”光才老道:“但还有个问题,那就是黑胡子马歇尔·D·蒂奇!这个家伙绝对是D之一族的人,他总是让我感到莫名的担心……”

    “不!恰恰相反,我担心的不是黑胡子,而是黑龙伊安!”乔治亚摇摇头道:“他虽然不是‘神之天敌’,但是在我看来,他怕是比神之天敌更加的糟糕,你们难道忘了他杀死BIGMOM时的那副形象了吗???”

    “是啊,恶魔……”光才老也忧心忡忡地道:“虽然明知道是氪金果实带来的力量,但是我还是很不解,为什么氪金果实可以兑换那么多种能力,伊安却偏偏选择了这种力量呢?这到底只是巧合呢,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寓意?”

    “其实,如果不是怕天龙人收不住手导致再次失控的话,我都打算提议让他们连同猎龙人海贼团一起收拾掉了……”光才老道:“现在已经查明了,瘟灾奎因突然被捕获这件事情,是香波地岛上的伊安家族所为,原本以为这个家族只不过是借伊安名义组织起来的一个行骗组织而已,没想到竟然真的和伊安有关系!瘟灾奎因会出现在香波地岛上,只可能是被伊安捕获来的,也就是说,当时伊安肯定也在和之国当中!如果德川喜喜真的撒了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瘟灾奎因手里的话,那么被捕获之后,这东西肯定就落在了伊安的手里……”

    “恶魔之子妮可罗宾就在猎龙人海贼团,她和伊安倒是绝配,都是恶魔来着……但真的太危险了,一旦伊安和妮可罗宾解读出所有的历史真相,他不一定会像海贼王罗杰那样聪明地选择暂时隐瞒下来!”戈尔巴道:“他是年轻人,而年轻人往往容易冲动,假如他选择将历史真相公布出来给世人,那到时候就麻烦大了,天龙人会炸窝的……”

    “那关于伊安,到底该如何处置?”卡斯特罗问道:“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初刚出海的那个海贼猎人了!他是史上最年轻的四皇,而且和白胡子海贼团以及红发海贼团都很有渊源,牵一发动全身??!海军和世界政府可没有能力同时和三名四皇开战……”

    “现在,只能密切关注他的行动了!”戈尔巴道:“这个世界不能再出现第二个海贼王罗杰,所以一旦发现伊安有接触到历史真相的趋势,那么也只能让天龙人对他动武了……至于我们,沦为傀儡就沦为傀儡吧!”

    “在这之前,还是想办法给伊安带个话吧!”光才老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因为我们不能否认,伊安他恐怕已经知道不少东西了,如果我们能够让他意识到有些东西是人力不可撼动的,或许他也能进行一番思考,然后选择安分一点……”

    “找谁带话呢?世界政府和海军这边,能够和他说上话的人,基本都走完了……卡普那老家伙倒是可以,但是他恐怕不会愿意的?!?br />
    “我倒是有个人选,小丑巴基!”

    “这倒是个不错的人??!不过,小丑巴基最近在干什么?”

    “还在开着他的海贼派遣公司,满世界地出雇佣兵帮人打仗!不过那家伙似乎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宝藏,时常带着人四处进行挖掘工作?!?br />
    “那么联系他吧,让他想办法转交一封书信给伊安!”

    “伊安现在就有可能在香波地岛上,要不直接找人联系他?”

    “……不!他既然选择不露面,我们就应该与他达成一点默契才行,现在我们真正要关注的,还是百兽海贼团,伊安他既然不闹事,那就最好别把他翻出来,不然的话有可能又要失控了……”

    “好吧……”

    …………………………

    伊安并不知道,在圣地玛丽乔亚的五老星,会在一次会议当中,大半时间都提到他。

    他现在就在夏姨的酒吧当中,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不停地抽取卡牌,等待着霍金他们完事后来进行汇报。

    他知道,只要自己不出面,海军肯定会捏着鼻子接收瘟灾奎因这个烫手山芋的,所以一点都没有担心。

    自从洗劫了黄金城之后,伊安的钻石一直都很充裕,没了就充钱,没了就充钱,彻底地过上了氪金大佬的生活。

    伊安现在的等级已经比较难以上升了,而想要再次提升实力,目前就只能寄希望于卡牌献祭开启每张卡牌的‘里’状态了,然而遗憾的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伊安一有空就十连抽,一有空就十连抽,结果到现在,都还没能凑齐任何一个系列的全套1到4星卡牌库。

    就连伊安认为的,最容易集齐的魔法**目录系列的卡牌也是如此……

    这个系列的卡牌,他大半都有了,但是唯有剩下的几张,怎么都抽不到,这不是玄学是什么?

    时间一长,伊安也有些泄气,脸黑这种东西有时候是挡都挡不住的,所以如今,他的十连抽基本都变成了习惯性动作了,哪怕此刻正在抽取卡牌,但他的注意力其实也没有击中在脑海里,而是基本集中在和夏姨聊天上了。

    不过,玄学这种东西,往往是最难以意料的,伊安这种例行公事一样的抽卡,原本他自己也没怎么抱希望的,但是偏偏的就在霍金兴冲冲地推开门,回来向伊安汇报这次行动的结果的时候,伊安突然听到了脑海里传来了系统久违的提示声。

    “你获得了三星卡牌:雪莉·克伦威尔!”

    “你获得了三星卡牌:最后之作‘御坂20001号’”

    “……”

    “恭喜你集齐了魔法**目录系列所有1至4星卡牌!可以进行一次卡牌献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