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姨的敲竹杠酒吧,还是一如既往的人迹罕至,作为一杯咖啡敢标价十万贝利的超级黑店,你要真以为它是咖啡店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夏姨卖的不是咖啡,而是情报……

    伊安推开门走进店中的时候,夏姨正抽着烟戴着眼镜似乎正在盘点之类的。

    “哟,这不是伊安小哥么?”夏姨一看到伊安,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摘下眼镜道:“你怎么来了?”

    “一别一年多,所以特地来看看夏姨你和雷利大叔!”伊安取下头上的斗笠一丢,上前伸出一只手,和夏姨轻轻拥抱了一下。

    拥抱过后,夏姨扶着伊安的肩膀打量着他,有些奇怪地道:“你刚从和之国回来吗?怎么一副和之国流浪武士的打扮?”

    伊安挠挠头道:“是啊,没来得及换,夏姨你等一下,我把衣服换回来?!?br />
    一边说着,伊安一边将捆在棒子上的瘟灾奎因放下来。

    夏姨好奇地指了指瘟灾奎因道:“你打的猎物?要烤了吃吗?不过我可要提醒你,狐狸肉不怎么好吃……”

    卧槽,这话题好惊悚!伊安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这是我在和之国抓的人,百兽海贼团三灾之一的瘟灾奎因,是个狐狸毛皮而已!”

    “哦,难怪!”夏姨顿时恍然道:“我还说你怎么给狐狸穿了你的衣服呢!”

    一边说着,夏姨一边蹲下身,好奇地打量着奎因,道:“没想到瘟灾奎因竟然是个毛皮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真面目呢!”

    “夏姨你是搞情报工作的,你也没见过她?”伊安的声音从隔间中传来,他正在里面把自己原本的衣衫换回来呢,在和之国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来到香波地岛后,他也觉得那种武士装扮怪怪的,还是换回来舒服得多。

    听到他的话,夏姨笑道:“在瘟灾奎因的悬赏令上,只是一个蒙着面的忍者而已,见过她真面目的人还真不多,而且在我这里,关于新世界的情报很少,毕竟太远了?!?br />
    瘟灾奎因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睛叽里咕噜地转着,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然而,她却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因为之前伊安和夏姨说话时提到的雷利这个名字,实在让她很顾忌。

    很快的,伊安换回衣服出来了,问夏姨道:“雷利大叔哪儿去了?”

    “不知道,不过估计又是去哪里喝酒了吧?”夏姨笑道:“自从那天从报纸上看到你成为四皇的消息,他就说要出去庆祝一下,结果都好长时间没回来了!”

    伊安一阵无语,这不会又是喝多了酒没钱付,又跑去把自己卖了吧?话说怎么他们这些大人物,老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爱好?

    “你带着她来香波地岛这里……”夏姨指指瘟灾奎因,道:“不会是打算将她交给海军吧?”

    “是??!”伊安点点头道:“之前在和之国的时候,遇到了斯巴克贾巴大叔……嗯,你应该知道他,雷利大叔的老朋友,这个瘟灾奎因和当初的罗杰海贼团有些渊源,但是现在已经站在对立面上去了,贾巴大叔觉得,把她关起来是个很好的主意……”

    夏姨哈哈地笑了起来,道:“而你也觉得,能够用她给赤犬添一下堵,是件很划算的事情,对吧?”

    “哈,什么都瞒不过你啊夏姨!”伊安也笑着道。

    夏姨摇摇头道:“赤犬那个人……怎么说呢,他已经将海军带歪了!你可能不知道,最近在香波地岛有不少被抓的海贼,基本都被处死了!没有审判,没有羁押,直接处死的那种!现在香波地岛上很多海贼都销声匿迹,我的生意也一落千丈?!?br />
    伊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夏姨虽然只是随口提一句,但是伊安却从中听出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来。

    原本在以前战国还是元帅的时候,海军抓到的大多数海贼,都还是会走一趟司法程序的,也就是先被押解到司法岛艾尼艾斯去进行审判定罪,而后才会被押往推进城监狱中关押。

    虽说那个时候,进入司法岛的人都会被判有罪,从无例外,但至少在程序上还是符合世界政府法律规定的,而现在可好,赤犬当上元帅之后,连这一道程序都省掉了!

    或许在赤犬这种无情的人看来,这是在乱世用重典,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却连一个应有的审判都没有得到……

    这当中,有多少海贼是罪不至死的?又有多少无辜的人是被冤枉的?

    “这么乱来?世界政府也支持他这么做?”伊安问道。

    “谁知道呢?或许就是世界政府授意的也不一定!”夏姨道:“不过话说回来,你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来这里,将瘟灾奎因交给海军,是打算将事情搞大吗?”

    “咦?这话什么意思?”伊安愣了一下,追问道。

    夏姨抱着手,吐出一口烟雾道:“你不知道吗?就在前两天,海军和百兽海贼团在新世界发生了一次冲突,黄猿桃兔和茶豚带队的三十几艘军舰,结果最后回来的只有三大将和一船的海军士兵,其余的人几乎全都阵亡了,这是继新艾特沃尔海战之后,海军最大的一次损失!”

    “?。??难道是为了争夺灵魂果实的事情?”伊安顿时想起来了,惊讶地道:“这我还真不知道,我是从和之国一路飞来的,中途没怎么停留,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事情……白胡子老爹当初还想把我叫回去掺和一下呢……”

    “要是你和白胡子也掺和进去的话,那就更难以收拾了!”夏姨摇摇头道:“现在世界政府正在极力地封锁这个消息,但是私底下早就传遍了海军的这次失败,世界政府和海军,现在都正想着怎么补救呢……你这个时间点抓得还真是……”

    伊安若有所思地问道:“也就是说,假如我把瘟灾奎因送过去,世界政府和海军恐怕还真愿意将其接收?”

    “没错!”夏姨很肯定地点头道:“以世界政府的尿性,搞不好会趁机宣布这一次在与百兽海贼团的战斗中抓住了三灾之一的瘟灾奎因,这样的话,他们的面子上会好看很多,不至于让各个加盟国质疑他们的掌控力!”

    “就算会因为瘟灾奎因的事情,招惹到百兽海贼团和凯多也一样吗?”伊安问道。

    “一样!据我得到的情报来看,海军这一次完全是被阴了,恐怕不止是赤犬,就连黄猿他们也不会甘心的,假如能够用瘟灾奎因引来百兽海贼团再打一场,他们肯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的”夏姨道:“尤其是赤犬,他这个元帅自从上任以来,就没有过好消息,世界政府恐怕也在质疑他的能力,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证明自己的?!?br />
    “也就是说……”伊安轻轻地敲着吧台的桌子道:“就算赤犬明知道我喂他的是一坨翔,他也会咬着牙吞下去,是这样吧?”

    “是这样没错,不过,翔是什么?……”夏姨没听懂伊安这话。

    伊安也没有解释,只是问道:“夏姨,有什么好办法把瘟灾奎因送过去,而又不引起怀疑吗?”

    “很聪明!”夏姨赞赏地道:“看来你也发现了,不能由你送过去!”

    “那是当然!”伊安道:“要是我送去的话,只要世界政府的人不傻,就会反过来说是我抓的瘟灾奎因,到时候和凯多干架的就是我了……”

    “其实很简单??!”夏姨笑眯眯地道:“你难道忘了一个人了吗?”

    “谁?”伊安好奇地问道。

    “爱德华威布尔!”夏奇笑着道:“那可是最好糊弄的一个家伙了,而且本身又是七武海,由他来做这个‘抓捕者’再合适不过了!”

    伊安猛地一拍脑门:“对??!我怎么忘了这家伙了???这家伙实力不错,如果说是他抓住的瘟灾奎因,勉强说得过去!”

    随后伊安追问道:“那这家伙现在哪儿?”

    “就在香波地岛上??!”夏姨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提到他?在夏姨看来,那大块头的家伙,其实根本就是没长大的孩子,香波地岛上那么多好吃的,那家伙早沉迷了,世界政府让他呆在马林梵多,但他却老是往这儿跑,香波地岛上的当地人,早就对他这个傻大个的七武海家喻户晓了,因为对他们来说,那是唯一一个能被吃食哄骗的家伙,岛上的奸商们可喜欢他了……”

    “海军都不管的吗?”伊安瞪大着眼睛道:“这么好骗的家伙,海军就不找人看着他?”

    “当然有人看着他,但是奸商们也不傻子,他们只是高价卖他食物而已,又没想过忽悠他做其他出格的事情,所以那些跟着他的人也不好过于干涉!”夏姨道:“就是一点钱的事情,难不成还把所有的摊贩都给抓了不成?”

    “这……这还真是……”伊安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果然啊,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自从巴金那个老太婆没了之后,爱德华威布尔就在被忽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不过,估计世界政府使唤爱德华威布尔也使唤得很顺手吧?不然的话,这么一个傻乎乎的七武海,他们能留他这么久?

    “嗯……”夏姨手指夹着香烟杵着下巴,思索道:“光有爱德华威布尔还不够,毕竟海军和世界政府也不傻,那傻大个最近又没有去过外面,瘟灾奎因怎么可能会那么巧地送上门被他抓住呢?所以得想办法让这件事情变成既定事实才行……”

    “要怎么操作呢?”伊安很虚心地向夏姨问道。

    “记者!”夏姨点醒伊安道:“最好是在爱德华威布尔把人送去海军本部的时候,找那么几十上百个记者,将这件事情给报道出去!对于看新闻的人来说,他们可不关心爱德华威布尔抓住瘟灾奎因的过程有什么蹊跷,他们只需要知道七武海的爱德华威布尔抓住了瘟灾奎因就够了!到时候这些报道一出,海军就算知道有问题,他们也不可能否认了!”

    “哇塞!”伊安一脸钦佩地对夏姨竖起大拇指,赞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夏姨好笑地拍了伊安的脑门一下,道:“你小子什么意思?是说夏姨老了吗?”

    “没有没有!”伊安摆手道:“夏姨你那么年轻,永远二十八!”

    “这还差不多!”夏姨笑着继续将香烟放在嘴里抽了起来。

    “不过,去哪儿找那么多记者呢?”伊安有些挠头地道:“难不成还得联系一下世界经济新闻的那只大鸟摩根斯一次?”

    “不用那么麻烦的!”夏姨道:“香波地岛上就有很多记者,你不适合暴露,所以最好是让当地人把这个消息捅给这些记者,到时候他们就会自发地去抓这个新闻了,当然,这些记者当中有那么几个‘熟人’的话最好了,你可以让你家族那些手下们来办这件事嘛?!?br />
    “我家族的手下???”伊安一愣:“夏姨你说什么呢?”

    夏姨很奇怪地望了伊安一眼:“不会吧?你当初来香波地岛的时候,不是建立了一个伊安家族吗?你全都给忘了?”

    “不是!”伊安疑惑地道:“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把家族解散了吗?”

    “解散了?”夏姨也有些挠头:“不对啊,现在岛上打着你旗号的伊安家族,可是相当壮大呢,都发展到将近三千人的规模了,不法地带很多区域,都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掌控之中,人数虽然很多,但是他们却很有规矩,不准贩卖人口,不准骚扰平民,我一直以为那是你当初特地留下的势力和后手,现在你竟然跟我说,你已经把他们解散了???”

    “我……”伊安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什么什么好了,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之前遇到的那拨人,搞不好就是自己家族的成员??!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他有些懵圈的时候,夏姨酒吧的门也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