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别说,伊安心里面还真是这么打算的,打算将瘟灾奎因丢给海军和世界政府。

    这是因为,伊安的直觉告诉他,这瘟灾奎因还有什么事情一直隐瞒着,不是说她说谎了,而是指她根本没有说出来。

    她对于伊安所有的问题,应答得都毫无破绽,包括她为什么要来这京都,为什么要把到手的历史正文拓本那么爽快地交出来等等,这些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在伊安看来,她还是有一个破绽的地方,那就是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在面临伊安这个新晋四皇,还有藤虎艾斯马尔科这么一帮高手的时候,还死战不退。

    当然,也可以人为瘟灾奎因产生了人生三大错觉,觉得在这满月之夜变身月亮狮子后可以反杀伊安他们,所以才会留下来战斗的……这个说法倒也说得通,算是个理由。

    嗯,还可以看做是她觉得自己在伊安他们的追逐下逃不了,所以干脆停下来正面刚,这个理由也可以!

    但不知为何,伊安总是觉得不对劲,他始终觉得,瘟灾奎因这看似顺理成章的举动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伊安也是第一次接触瘟灾奎因这个女人,对她的性格和心计不了解,所以他也猜不出来她到底有什么深意。

    既然有所怀疑了,那就不能按照着对方的节奏来了,她想干什么,自己反着来就行,不能让她如愿。

    瘟灾奎因想让伊安放她走,伊安就越是不能放,但伊安也不可能将她带回自己的地盘去,那么思来想去,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干掉她,但这有可能会引来百兽海贼团一通乱来的报复,伊安从BIGMOM海贼团那里接手的地盘,目前还需要巩固,不宜现在和百兽海贼团发生冲突。

    所以就只有第二个选择了,把她交给别人,让别人来当接盘侠!去接受百兽海贼团的报复和怒火。

    瘟灾奎因是毛皮族人,本来将她这个叛徒丢给佐乌的毛皮族来处理是最好不过的了,而且伊安也怀疑这个狐狸女怕是和佐乌的两个国王:猫蝮蛇老大和犬岚公爵有什么牵扯,只是交给佐乌去处理的话,到时候毛皮族就要直接面对凯多了,伊安也不想多鲁尼和培波的家乡因此被毁。

    于是思来想去,伊安觉得将奎因丢给海军才是最合适的!

    反正现在青雉古伊娜,还有泽法斯摩格等等,这些和伊安有旧的海军,都已经离开海军脱离出来了,再加上卡普老爷子和战国一起退了休,海军当家的人换成了赤犬这货,伊安现在坑起海军来绝对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将瘟灾奎因送上门去交给他,要是他不敢将奎因抓起来,那就等于他所谓的‘绝对正义’是在放屁,能狠狠地打击他在海军中的威信,但他如果真的敢抓奎因,那就更好了,等着凯多带着人一波又一波的劫狱大军吧!

    到时候,伊安就可以拉着白胡子老爹搬个马扎,磕着瓜子当围观群众,坐看海军与四皇凯多把狗脑子打出来!

    伊安啪地一拍大腿,就这么定了!老爹之前不是还来电话,说凯多这货正和海军那边争夺BIGMOM的灵魂果实吗?自己就算不掺和,那给他们添把火总是可以的嘛……

    伊安笑眯眯地看着瘟灾奎因,觉得霍金斯的占卜还真不是盖的,此行果然很顺利不说,竟然还得了这么一颗好棋子!

    艾斯一看伊安的表情,顿时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不是吧伊安,你真的打算将她交给海军?”

    “不行吗?”伊安反问他道。

    艾斯挠挠头,道:“其实我也不是明白,但总觉得这次你怕是要把赤犬那家伙坑到吐血了!”

    波妮也在旁边点头道:“老早就听说你这家伙是个财迷,没想到真是这样,都当上四皇了,竟然还想着赚海军的钱!”

    “不过这次,赤犬那家伙怕是不可能付钱给你了!”马尔科也笑着道:“瘟灾奎因13亿8千万贝利的赏金呢!”

    “管他呢,我原本也没指望拿到!”伊安耸耸肩道。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对瘟灾奎因的处置方案,而奎因这个当事人在旁边却是听得脸都绿了!

    伊安的决定,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呢,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应付了。

    其实伊安猜得没错,瘟灾奎因有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目的,并没有暴露出来。

    她之所以要留下来和伊安他们正面刚,根本就是故意为之的,她很清楚,就算自己在满月下变身月亮狮子,也不可能是伊安他们这帮人的对手,但她还是这么做了,不敌战败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而交代完之后,她让伊安放她离开之类的话,也是言不由衷的。

    她其实最根本的目的,是想给伊安当俘虏!

    这倒不是说她有什么M属性,而是她想借此混进猎龙人海贼团当中,找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恶魔之子妮可罗宾!

    百兽海贼团在凯多的带领下,借助这次和之国的乱事件攻击了光月家族的领地,除了是想找找看光月家有没有那块下落不明的红色路标历史正文以外,还想通过光月御田来解读这些历史正文,毕竟如果不知道石碑上记载的是什么内容,那就算集齐了四块路标历史正文又能如何?

    事实上,大多数世人对于罗杰那种‘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并不是太了解,甚至根本就不知道罗杰有这种能力,他们认为罗杰能到达最终之岛拉夫德尔的原因,就是因为光月御田上了他的船,是他指引着罗杰找到最终之岛的。

    但让凯多失望的是,抓住了光月御田之后,他根本就不配合,顽固得像块石头一样,什么都不说,只会重复一句:“罗杰要找的人不是你!”这样的话。

    凯多本来也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当光月御田耗尽了他最后的忍耐之后,凯多一怒之下,将光月御田残忍地煮杀了……

    然而,光月御田一死,百兽海贼团顿时也尴尬了,没有能解读古代文字的人,到手的所有历史正文都变成了废石头一样,这也是凯多在反应过来之后,急匆匆地让旱灾杰克去追光月家逃走的家臣的原因,但实际上,对于这些逃走的家臣中有没有人能懂得古代文字,他们其实也没报多大希望。

    毕竟他们此时还没发现,光月家的继承人也跟着家臣逃走了……

    旱灾杰克那边不是太靠谱,于是瘟灾奎因随后便想起了那个被世界政府通缉的恶魔之子罗宾,觉得这个奥哈拉的幸存者是最后的希望了。

    但……罗宾却在猎龙人海贼团当中,假如要想抓她回来,那百兽海贼团需要先跟猎龙人海贼团干一架再说……

    瘟灾奎因不愧是百兽海贼团的智囊,她思忖了一下,发现这种硬来的方法,成功率太低了,猎龙人海贼团虽然是新成为四皇海贼团的,根基不稳,但别忘了,他们背后还有白胡子海贼团,到时候要是真的开战,百兽海贼团能不能同时对付两个四皇海贼团还要另说呢……

    于是,她想到了一个取巧的办法,那就是混进猎龙人海贼团中,偷偷掳走妮可罗宾!

    这个计划很大胆,但的确有可行性的,她很清楚自己这个百兽海贼团三灾之一的身份有多大份量,她认为,伊安十有**会将她带回去,当做对付百兽海贼团的筹码。

    只要能够混进猎龙人海贼团的地盘,她就会想办法将妮可罗宾从猎龙人海贼团的?;は屡隼?。

    所以,什么放她走之类的话,只是她欲盖弥彰的说法,在打了一架之后,任何有脑子的人,都不可能让她这个三灾之一就这么离开吧?

    而伊安果然也如同她所想的那样,果然不打算放她走。

    但……瘟灾奎因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她有一点没有考虑到,那就是伊安和赤犬之间的关系有多恶劣,这导致伊安虽然没有打算放她走,但是却脑洞大开地想要将她交给海军!

    这就是瘟灾奎因此时目瞪口呆的原因了,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转折,差点闪了腰!

    我勒个去!要是混不进猎龙人海贼团的地盘去,老娘之前吃多了撑的白挨一顿揍了???

    当她仔细确认了一下,发现伊安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想将她交给海军后,瘟灾奎因立刻低下头,眼珠子乱转起来。

    原本的计划出了意外,那她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是在玩火??!必须想办法逃走才行。

    悄悄地试了试自己的身体情况,发现恢复得很快,她是动物系觉醒能力者,身体的强韧程度超乎想象,这么一段时间的恢复,她全身断裂的骨头都已经接好了,估计基本的动作是没问题的了。

    而此时,波妮就在她身边不远处,瘟灾奎因心中一盘算,突然忍着全身的刺痛,一下子暴起,蹿到波妮的身后,伸出双手,就想要抓住波妮,将她当成人质。

    这个女流~氓,刚才竟然敢拍自己的屁~股,看我怎么收拾你!

    瘟灾奎因突然的动作,实际上并没有脱离伊安他们的掌控,实际上藤虎一直都在用自己的见闻色霸气感知着她的动作的,尤其是当伊安说出要将她交给海军的时候,众人就猜到她可能会有什么动作了。

    所以,当奎因朝着波妮伸出手的时候,藤虎的杖刀也突然刺到了,一下子横在了她和波妮之间,然后手一打横,一记重力刀直接砸在了瘟灾奎因的身上。

    瘟灾奎因直接就被击飞了出去,这次她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落地之后,瘟灾奎因挣扎着爬起来,却看到伊安他们一帮人已经站起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拼了!”瘟灾奎因一咬牙,仰头盯住了天空的满月,下一秒她的头发开始飞速地变长,尾巴也再次膨胀起来。

    这一次的她,并没有在兽化状态下变身月亮狮子,但是形态依然看起来相当的威猛。

    然而,当她很快变身完成之后,伊安他们本来都以为她要拼命了,做好了迎接她攻击的准备,结果瘟灾奎因却突然转身就逃!

    这个动作,搞得伊安他们齐齐地一愣神,反应过来之后,伊安和马尔科立马飞上了半空中,准备朝着逃走的奎因追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刚刚才冲出去几十米远瘟灾奎因,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然后整个人打着滚地摔了出去!

    虽然在月亮狮子的形态下,她很快保持住了平衡双脚落地,但就是这么一耽搁,伊安和马尔科双双从空中落下,封锁了她的逃跑路线。

    “你们……”瘟灾奎因咬牙切齿地刚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伊安和马尔科根本就没有望着他,而是惊讶地望着她身后。

    “哎呀呀!没想到在野外想睡个觉都要被人踩到……”

    就在瘟灾奎因之前被绊倒的那个位置,一个人影竟然突然直起了身子,然后抱怨着这么来了一句。

    别说是伊安他们惊讶了,就连藤虎也同样惊讶无比。

    “怎么回事???这附近竟然另有他人???他是怎么瞒过我的感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