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和白胡子老爹通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日多歧和奈阿公主两人,所以也被他们听了个大概。

    奈阿小公主倒是对于伊安他们所说的懵懵懂懂的,倒是日多歧这位大名听懂了一些。

    他虽然不知道伊安他们所说的灵魂果实是什么东西,但是却也明白,百兽凯多这位四皇似乎是因为什么重要的事情离开了和之国。

    不但离开了,而且似乎还带走了他海贼重要的战力……

    于是在伊安和白胡子说话的时候,日多歧一直都静静地听着,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伊安不是和之国的人,所以他并不明白和之国贵族阶层之间的一些关系,如果他仔细观察白榊家的家徽和光月家的家徽,就会明白,这两个家族其实是有渊源的,他们的家族纹章中,都有共同的九曜符号。

    能够成为和之国大名的家族,无一不是显赫的大家族,在和之国这种森严的等级制度下,贵族阶层的通婚对象,自然也只能是贵族阶层,白榊家和光月家也是如此,严格说起来,奈阿小公主论辈分的话,还是光月家继承人光月桃之助的表姐呢!

    虽然在立场上,各个地方的大名都各自统治着自己的治下,他们都要对将军效忠,但很多时候这些大家族之间也会讲究一点血缘关系的,所以对于这次将军讨伐光月家族的行动,白榊家才会对光月家族表现出同情的态度,这不仅是因为光月家族在和之国的名望,也是因为两个家族之间彼此存在一定的血缘联系。

    当然,同情归同情,白榊家却暂时做不了什么,他也必须为自己的家族着想,甚至于他还必须考虑到会不会因为和光月家有血缘关系,导致白榊家也被将军迁怒到,这也是他之所以会在战争期间,将自己唯一的女儿奈阿送去忍者村?;て鹄吹脑?。

    现在,光月家族的家主光月御田已经伏诛,表面上看,将军的威严得到的维护,但是日多歧其实很明白,实际上将军此举,反而在诸位大名心目中埋下了一根刺。

    原因无它,将军借用了百兽海贼团的力量!

    谁都弄不明白,将军到底是怎么考虑的,究竟是因为担心光月家族掀起的开国思想对他统治地位的冲击,还是说有其他什么别的顾虑,他竟然不顾日多歧还有其他几位大名的反对,不但对光月家族动手了,而且借用的还是和之国人最为痛恨的海贼势力:百兽海贼团。

    要知道,这些年间,百兽海贼团不知道多少次骚扰和攻打过和之国,要不是和之国有足够的武士阶层担任重要军力,一次次地击退百兽海贼团的话,怕是和之国早就成为海贼的天下了……

    在日多歧看来,这绝对是一招昏招!现在国内很多人将这件事看在眼里,却摄于将军的威严和百兽海贼团强大的武力而敢怒不敢言,长久以来的等级制度虽然养成了和之国人服从的天性,但是对光月家族的敬仰和同情,反而使得光月家族提倡的开国思想,暗地里开始影响更多人了。

    一直以来,和之国都以强国自居,但是不得不说,这次百兽凯多的出手,让和之国的人看到了外界的发展与强大,连日多歧这样的统治阶层成员,也意识到了似乎光月家族的开国思想,或许是有道理的,闭关锁国故步自封,总有一天和之国会跟不上外界的脚步的……

    一个昏庸的将军,是不配作为统治者的,一个引入外界海贼来镇压自己国内民众的统治者,就是更是不配了,日多歧是将军治下的大名,这样的想法本来是很危险也很大逆不道的,但是光月家发生的惨剧,却让日多歧忍不住的生出这些想法来。

    而且谁都不知道,在光月家族被灭之后,百兽海贼团到底还要在和之国内盘踞多久……不止是日多歧,其他的大名估计也有这种忧虑。

    他抬起头,看向了伊安,也看向了马尔科,眼前这两位年轻人,一个是外界四皇手下的得力干将,另一个更是不得了,直接就是新晋的四皇!

    或许,可以放开思想,从这位年轻人身上寻求一点帮助??

    能够对抗四皇的,估计也只有四皇了吧?

    当然,日多歧虽然这么想着,却也明白,想要寻求别人的帮助,那么最好是在别人有需要的时候,也向对方提供一点帮助!

    于是,当伊安结束通话之后,日多歧起身,从另一间房间中,找来了一份地图,铺开在伊安他们面前。

    “这是……”伊安他们好奇地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日多歧。

    “这是京都的布防地图!”日多歧笑着道:“上面涵盖了整个京都的街道和暗巷,自然也有天牢的位置……我想,如果你们要救人的话,或许用得上……”

    伊安和马尔科诡异地对视了一眼,一个远在西上野的大名,竟然会有京都的详细地图,这……

    日多歧可能看出他们在想什么,苦笑道:“不瞒两位,我原本是打算光月家被押解到京都关押起来的时候,想办法派出忍者救人,然后送他们离开和之国的,到时候再串联几个大名和我一起出面,向将军求一下情,让这件事就这么和平解决掉的,但……”

    但谁都没有想到,将军竟然会借凯多之手,直接处死了光月家的家主光月御田,这顿时就让日多歧的计划泡汤了……

    听他这么坦诚布公,伊安和马尔科也不再怀疑了,低头看起地图来。

    “京都的天牢一共有三处!”日多歧一一为他们指了出来,道:“但是其余两个只是关押一般的罪人的,你们的朋友是外海来的,只可能会被关在重刑犯专用的天牢中,在这里……”

    伊安他们顺着日多歧的手指,看向了地图的位置,然后牢牢地将这处天牢的位置记了下来,并且详细询问了周边的情况。

    “京都作为我们和之国最大的都城,是防御力量最强的!”日多歧道:“而且京都之内也有着数量最多的武士阶层,一旦京都出现什么动乱,这些武士都会成为你们的阻碍的,所以我觉得,你们最好是混进去!”

    说完,他拍了拍手,一名突然出现的忍者跪拜在他面前,双手捧着三套衣衫低头奉上。

    日多歧取过这些衣衫,递给伊安道:“你们的衣服实在太显眼了,就这么进入京都的话,立刻就会受到盘查的!而且京都的人,是排外最严重的,如果你们顶着这身衣衫走在京都的街道上,到哪里都会被监视的,还不如装扮成我们和之国的人,这样行动会方便许多!”

    “对??!伊安大哥哥,你带着刀剑,可以直接装扮成武士嘛!”奈阿小公主也高兴地附和道:“而且还是二刀流的武士!”

    伊安接过衣衫,发现其中两套就是和之国武士的衣衫,不但有衣衫,而且还有两顶斗笠!

    马尔科一看到斗笠,立刻就伸手拿了过来,有些意外地道:“哈,这个斗笠我见过,艾斯那家伙给小奥兹编制过一顶,就是他从和之国学来的技巧……”

    戴上这斗笠,自然可以遮住头发,也就是说,伊安他们不用梳那武士发髻了,这倒是好事,因为伊安觉得那武士发髻实在太古怪太难看了。

    而且这斗笠很宽大,马尔科的样子不像和之国本地人,但只要戴上帽子低着头,就没人能够看清楚他长什么模样。

    或许还可以弄把刀给他挎在腰间,这样的话就更没问题了。

    但……伊安他们的装扮解决了,波妮却……

    “喂喂,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波妮拿着属于她的那一套衣衫,一脸铁青地问道,衣服倒是好看,但是怎么看起来那么复杂?

    “哦,你这套衣衫,是花魁的装扮!”日多歧解释道。

    “花魁?那是什么?”波妮不解地问道。

    马尔科倒是知道,于是憋着笑,在波妮耳边低声解释了一下。

    结果波妮下一秒就炸毛了,一把揪住日多歧的衣领吼道:“喂!你什么意思???竟然要我装扮成花魁???”

    然而,日多歧也同样一脸的懵逼,他不知道为何波妮的反应会那么大,迷惑地道:“怎么了?在我们和之国,吉原的花魁是很受欢迎的??!”

    “什么???你再说一遍???”波妮不干了,揪住日多歧的衣领死命地摇起来。

    这就是文化差异的不同了,在和之国的花魁的确是很受欢迎的,但是在外海人看来,所谓的花魁,就等于是红灯区的女人,波妮虽然穿着性感时尚,但是不代表她愿意被看成这种服务行业的女人……

    周围的忍者们着急得要死,他们的主公被波妮揪着,他们想要上前解救,但是眼下的情景看起来有不太像起冲突。

    最后还是伊安出来解围的,他憋笑道:“好了好了,波妮,放开大名殿下吧!”

    他之前顺嘴说过波妮一句,说她是衣衫褴褛的小姐姐,没想到这次还差点变成真的了……

    看到波妮气哼哼地放开了日多歧之后,伊安若有所思地望着奈阿小公主。

    奈阿小公主被伊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双手放在身前搅啊搅的,脸红地道:“伊安大哥哥,你……你看着我做什么?”

    “奈阿,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一套给波妮?”伊安笑着开口道:“不是公主服饰,而是你平常穿的衣衫?!?br />
    “可是可以,但是……波妮大姐姐能穿吗?”奈阿疑惑地道。

    呵呵!伊安看了波妮一眼,她当然能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