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地汲取鲜血,带来的就是亚雷斯特身边漂浮着一团巨大无比的血球。

    明知道亚雷斯特正在酝酿大招,但是伊安却根本不想去阻止,因为他自己的情况他很清楚,他还留有很大的余力。

    亚雷斯特这个新晋海军大将,伊安也不知道他和老牌的赤犬黄猿青雉相比到底有多少水准,但是伊安却发现,对付亚雷斯特比当时对付赤犬的时候,游刃有余得多!

    这固然是亚雷斯特的能力被他的超速再生所克制,导致实力发挥不完全的原因,也因为如今伊安的实力,比新艾特沃尔海战更强的缘故。

    一张卡牌就是一个新境界,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就好比现在伊安的超级赛亚人状态,的确,能力和原本真正的超级赛亚人没法相比,但是这张卡牌带给伊安的增幅效果,却是无以伦比的,在没有获得这张卡牌之前,伊安想要打海军大将,至少要对千本樱进行卍解才行,然而现在,他却根本不需要这样做。

    因为超级赛亚人状态不但带给了他所有攻击效果100%的加成,而且只要超级赛亚人状态存在,他全属性的增幅效果就是一直持续的。

    也就是说,没有斩魄刀卍解那样的时间限制!

    这种状态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相当于自带一次卍解效果,这就是典型的一张卡牌一个境界。

    卡牌的多样化,导致伊安能针对不同的敌人使用不同的能力,而强力卡牌则是他战斗力的最大保障,虽然亚雷斯特这个新晋的海军大将出现让伊安很意外,但是他却意识到,这是一个磨砺他战斗力的好时机。

    在和亚雷斯特战斗的时候,伊安就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处于突破的边缘了。

    这个突破,指的是他的剑术技能,伊安至今为止,基础技能中唯一突破了宗师级的,只有念修行而已,其他的剑术技能和体术修行技能,都一直卡在大师级上。

    但是在和亚雷斯特战斗的时候,伊安却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能够用剑干掉亚雷斯特的话,恐怕就能够突破这个瓶颈了!

    这是一种来源于对自身剑道的直觉……

    用一个海军大将来祭剑,足够了!

    所以,伊安也任由亚雷斯特施为,看着他在汲取了大量鲜血之后,双手在自己胸前猛力一抓,将自己抠得鲜血淋漓的。

    随后,亚雷斯特将沾满了自己鲜血的双手,整个地伸进了那团巨大的血球当中!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团巨大的血球在沾染到了亚雷斯特的鲜血之后,立刻如同活过来了一样,开始不停地蠕动,就像是一个大号的史莱姆或者果冻一样,将亚雷斯特整个身体都包裹在那团血液当中。

    “这算是……觉醒的能力吗?”伊安这样想着,手里的千本樱刀刃轻轻地往地上一丢。

    “散落吧!千本樱景严……”

    卍解后的千本樱,化作了无数飞舞的花瓣,带着朦胧的光影,凝聚在了伊安的后背和手上,黑色的火焰之翼下,第二对翅膀再次出现!

    同样的,一把大了一号的刀刃,也同时出现在了伊安的手中。

    终景·白帝剑!

    此时的伊安,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澎湃的力量,并且还在不停地汹涌而出,这些力量流向了他的四肢,他的身体,他的脑袋,让他有一种血脉偾张的感觉。

    超级赛亚人10倍的增幅,加上斩魄刀卍解的8倍增幅,以及吞噬黑龙波的3倍增幅,伊安现在整个人的状态高达原本的21倍!

    几乎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伊安此时高涨的巨大气势,这种气势,让卡塔库栗都忍不住瞳孔一阵紧缩,他这才发现,昨天伊安和他动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出全力!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一些感觉敏锐的人惊讶地发现,伊安这种高涨的气势,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收缩!

    不是衰落了,而是……而是被他凝聚在那把散发着韵光的长剑上面了!

    伊安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双手握着白帝剑,剑身竖起立在身前,将所有的精气神,都灌注在剑当中。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宗师级的剑术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境界,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下意识的行为而已,他只是在跟着自己的感觉走,跟着自己对剑道的领悟走而已。

    一阵狂风吹来,原本呆呆地看着场中两人的观战者们,这才惊恐地抬起了头,他们发现蛋糕岛上空的云层,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而旋涡的中心,隐隐指向的,就是持剑站立着的伊安!

    “不……不好!”卡塔库栗一惊,大吼道:“所有人,能退多远退多远!”

    众人都不是笨蛋,卡塔库栗话里的意思他们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两人的交手接下来恐怕会十分的危险,眼下这点距离,不足以保障他们的安全,所以反应过来之后,一个个仓皇地往后跑去。

    连BIGMOM也十分的心惊,她能够感受得出,伊安此刻的状态,很有些像艾尔巴夫之枪·威国的力量施展方式,可以想象,等下蛋糕岛将迎来一次惊天动地的斩击。

    “该死的!没想到伊安这下子超乎想象的强,他要是把蛋糕岛给毁了怎么办?”BIGMOM这样想着,于是连忙让佩罗斯佩洛他们,想办法加固蛋糕岛岛屿。

    不过,BIGMOM还没有忘记结婚蛋糕,还让长面包他们一帮厨师,连结婚蛋糕也一起推走了……

    如同逃难一般,现场的人瞬间便做鸟兽散,原本观战的场地中最后只留下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还被海楼石铐着的凯撒……

    吸溜一声,凯撒呆呆地将自己的鼻涕吸了回去,终于也反应过来了,慌忙也朝着后方跑去,一边跑一边哭喊道:“救命??!来个人帮我解开手铐??!”

    结果脚下一个不留神,凯撒摔了一个大马趴,在草坪上滑出去老远,下巴都跌肿了。

    但是他不敢耽搁,慌忙用手撑在地上爬起来。

    “嗯?这是什么东西?”在起身的时候,凯撒的手无意间抓到了一件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却发现是个小小的盒子,上面一根天线一样的东西,中间还有着一个红色的按钮。

    “不管了,赶紧跑吧!”凯撒愣了一下,随后抓着这东西朝前飞奔……

    等到整个婚礼现场只剩下伊安和亚雷斯特的时候,亚雷斯特也完成了觉醒能力,原本那团融入了他鲜血的巨大血球,此时已经在他身上幻化成了一件血红色的铠甲,并且这件铠甲竟然是固态化的,看起来就像是由红色的水晶做成的一般,在铠甲的背后,还有一对直直地延伸出去的翅膀,亚雷斯特整个人站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十字架。

    血十字圣衣!这就是亚雷斯特最后的底牌,他这一招,其实有点和黄金帝特佐罗的黄金巨像相似,结晶化的血液,带来的是无以伦比的防御能力,而在双手位置却是一双血红色的血水晶爪子,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亚雷斯特此时脸上的狂热和狰狞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平静的肃穆,他的嘴微微地动着,似乎正在念着祷文。

    同样的,站在他对面的伊安,也是一脸的平静,云淡风轻的那种平静。

    与两人表情相对的,却是蛋糕岛上空那越来越强烈的云层旋涡……

    突然,亚雷斯特蠕动的嘴唇一闭,他的祷文已经念完了,下一秒一声巨大的爆鸣响起,亚雷斯特脚下的地面突然轰然炸开,借助着这启动时的巨大爆发力量,亚雷斯特的身影消失了!

    此时此刻的亚雷斯特,也突破了自己的极限速度,瞬间来到了伊安的面前,右手那尖锐的爪子,猛然伸向了伊安的心脏位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抹刺破天际的刀光出现了!

    伊安以一种似快实慢的速度,猛然间挥动手里的白帝剑,对着亚雷斯特一刀斩下,这笔直的一记竖斩,带出的刀光竟然从地面直冲云霄,就仿佛所有的剑气都逆势上冲了一样,不但一下子冲上了天空,甚至击破了涌动的云层旋涡中心,天空本来弥漫的云层,霎时间便炸开了一个空洞!

    这道刺破天际的闪耀刀光,来得快也去得快,眨眼间就不见了,但是蛋糕岛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亚雷斯特整个人都停住了,他右手的爪子戳在伊安的胸口处,堪堪地抵在伊安的皮肤上面,然而却再也不得寸进。

    伊安保持这挥刀下劈的姿势,但是他手里的白帝剑却不见了,已经化作了无数的光华飘散开来。

    站直了身体,伊安望着近在咫尺的亚雷斯特,对他挥了挥手道:“拜拜,去地狱寻找你的主吧!”

    说完,伊安和亚雷斯特擦身而过。

    在他走过亚雷斯特身边的时候,一声咔擦的声响传来,亚雷斯特那件血十字圣衣开始崩解了,转眼之间便出现了无数的裂纹,然后哐啷一声,炸成了无数的细小红色碎片。

    而在铠甲下面的亚雷斯特,浑身上下也瞬间出现了无数的伤口,然后浑身的鲜血终于找到了释放压力的通道,一下子全都涌出来了!

    伊安的斩击,看似只有一刀,但是白帝剑根本就是无数?;ɑò曜槌傻?,这一刀根本就是将所有的力量斩进亚雷斯特的身体当中,然后再爆发出来的斩击招式,所以亚雷斯特身上的伤口数量怕是得以万做单位来计算!这让他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随即直挺挺地一下子栽倒在地上,瞬间便没有了任何的生气……

    这位新晋海军大将亚雷斯特,被伊安一刀斩杀了……

    而或许是亚雷斯特倒下时带来的连锁反应吧,直到这个时候,整个蛋糕岛才传来一阵巨大震动,伊安刚才站立的地面,无数蛛网一样的裂纹炸裂开来,并且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足足延绵了数十公里,直到快到蛋糕岛边缘,才终于停止下来。

    整个蛋糕岛都在这震动中摇晃着,就如同遭遇了大地震一般,而炸裂翻起的地面,将亚雷斯特的尸体吞噬了,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埋身之所。

    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他所谓的主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