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的另一间客房当中,文斯莫克家族的伽治,还有他的三个儿子也做好了准备。

    他们身上的武装服已经脱下,却而代之的,是一身的礼服。

    “父亲!”尼治抛着手里浓缩了武装服的胶囊罐子,开口问道:“咱们就穿着这一身,不带着武装服真的行吗?”

    伽治瞪了他一眼,道:“我们文斯莫克家族是客人,穿着武装服出席BIGMOM的茶会,你们觉得合适吗?”

    “可是,现在岛上有伊安那小子在!”伊治面无表情地道:“你别忘了昨天他还和卡塔库栗大打出手呢!万一今天在茶会上,又发生什么事情怎么办?没有战斗服,我们可发挥不出什么实力来……”

    伽治虽然觉得伊治说的有道理,但是想了想后却依然摇头道:“不要管他,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出手对付他的也是BIGMOM海贼团,咱们犯不着插手?!?br />
    “好吧……”伊治他们见伽治坚持,只好将武装服胶囊装进了箱子中放好。

    “蕾玖呢?”这个时候伽治突然出声问道。

    “不知道,还在她的房间吧?”尼治说。

    “嘿,我看她是去找伊安了才对!”勇治揶揄地道。

    “该死,昨晚上不是才告诉过她,让她不要和伊安走太近吗?”伽治大怒道:“她有没有把我的话记在心里???”

    就在这时候,伊治却开口道:“算了父亲,伊安也是BIGMOM的客人,你就算现在把蕾玖叫回来,等下茶会上还是会碰面的,咱们还是先走吧,不要管她了!”

    气哼哼的伽治想了想,发现伊治说的对,所以最后无可奈何地道:“走吧!”

    于是,伽治他们一行人出了房间,在侍者的带领下,朝着茶会现场而去。

    与此同时,蕾玖也正走在城堡的走廊之中。

    “伊安的房间……是在东面的三楼上吧?”蕾玖这样想着。

    和伽治他们不同,蕾玖身上可没有穿什么礼服之类的,她还是穿着她那身粉红色的武装服,翅膀一样的披风在颈间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顺着楼梯来到三楼,蕾玖刚打算继续前进,然而却在此时,她的视线看到就在前方走廊拐角的位置,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以蕾玖的视力,却已经看清楚了那个人影是谁。

    “是那个叫史翠西的女人,她的房间也在三楼么?”蕾玖心想道:“不过,从走廊那里拐过去,不正是东面的房间么?她不从我这里的楼梯下楼,反而绕一圈是想做什么?”

    心中隐隐有些疑惑,蕾玖微微一皱眉,从后面跟了上去。

    在来到走廊拐角的时候,蕾玖突然停住了脚步,小心地探出头去,却看到之前走在她前面的史翠西,此时正弯着腰对着一间房门做什么。

    “咔哒”一声微微的响动传来,这声音被蕾玖捕捉到了,心中一动,立刻缩回头来。

    史翠西在撬开了这间房门之后,抬起头来小心地左右打量了几眼。

    由于蕾玖提前缩了回去,所以史翠西根本没有发现她,在看到四周无人之后,史翠西轻轻一闪,进入了房间当中,然后从里面将门给关上了。

    蕾玖对于史翠西的诡异行动很是疑惑,所以一直躲在拐角处,直到大约两分钟之后,又是一声门响声传来,史翠西从房间当中出来了。

    听着史翠西的脚步声,从走廊中逐渐消失,蕾玖才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来到史翠西刚才的位置,蕾玖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这件房间。

    “奇怪,这不是伊安的房间吗?”蕾玖抱着手,杵着下巴皱眉思索着:“伊安好像已经不在房间里了,要不然史翠西进去肯定会碰到他的……但是这女人趁着伊安不在,撬开了他的房间门是想干什么?偷东西吗?”

    “不,不对!”蕾玖轻轻地摇摇头,她可是知道,伊安根本就没有带什么重要的东西来,客房都是BIGMOM海贼团准备的,能有什么东西好偷的?

    必须进去看看,直觉告诉蕾玖,史翠西这女人有问题,于是她也左右看了看,直接用力一拧,将门锁给拧坏了,然而走了进去。

    房间中静悄悄的,蕾玖四下打量着,看着伊安的床上凌乱的被褥,蕾玖不由得微微一笑。

    懒虫,又不叠被子……

    下意识地,蕾玖走了过去,想要给伊安整理一下床铺,但是就在她刚走到床边,却突然发现伊安床铺的枕头下面,露出了一点奇怪颜色的东西。

    “嗯???”蕾玖顺手就掀开了枕头,结果却看到了枕头下面卷起来成筒状的一张满是墨痕的纸张。

    蕾玖疑惑地拿过纸张,打开一看,然后顿时就呆住了!

    “这……这是……”

    跟着伊安在空岛呆了那么久,蕾玖当然见过空岛遗迹中的那块历史正文石碑,对于历史正文石碑上的文字,她虽然读不懂,但是却一眼就看出来,此刻纸张上的墨痕文字,不就是古代文字吗???

    伊安哪儿来的这么一张历史正文拓本???

    “不,不对!”蕾玖随即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伊安的,是……史翠西那个女人的!她来这里,不是偷东西,相反,她是来藏东西的!”

    意识到这其中有蹊跷,蕾玖立马将这份拓本反复地叠好,将其叠成一块手帕大小。

    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武装服没有太好的藏匿地点,于是蕾玖干脆将这份拓本往自己的左边的胸部一塞……

    拍了拍胸口,发现从外面看不出来后,蕾玖这才转身出了伊安的房间,心中疑虑重重地离开。

    城堡的客房中,都没有什么灵魂物件,所以不管是之前的史翠西,还是后面的蕾玖,她们的行动,都没有任何人看见……

    …………………………

    与此同时,在房间中即将出发的白狼亚雷斯特,却在犹豫着。

    他在犹豫,是否要干掉凯撒!

    昨晚的情况,有些出乎他和史翠西的预料,宝物室的历史正文被盗拓这件事,虽然引起了BIGMOM海贼团的骚乱,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按照亚雷斯特他们的想法那样,暴怒地去找伊安的麻烦,而随着天亮之后,亚雷斯特和史翠西立刻意识到,恐怕不止是伊安,连他们这些宾客,也被怀疑了。

    可以想象,等到他们这些宾客前去参加茶会后,BIGMOM海贼团的人,立刻就会来他们的宾客房间中进行搜查的。

    这也是史翠西特地耽搁了一点时间,都要将历史正文拓本藏进伊安房间的原因,他们知道,一旦开始搜查,BIGMOM海贼团的人,就会在伊安的房间中搜到那份拓本,到时候伊安想抵赖都抵赖不了了。

    为此,史翠西还特地将拓本放在了一个较为显眼的位置……

    史翠西那边布置好了,但是亚雷斯特这边却有点麻烦,假如BIGMOM海贼团的人也会来他的房间中搜查,那么势必会发现被他们藏起来的凯撒的!

    虽说亚雷斯特和史翠西根本没有在凯撒面前展露过真面目,但是这里是他亚雷斯特的房间,如果凯撒是在他房间里面找到的,那么他也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想,亚雷斯特感觉干掉凯撒或许会好一些,但是这样一来,他就必须想办法将凯撒藏到别人的房间当中去才行,不然同样会暴露他的。

    打开房间门,亚雷斯特小心地探出头去,朝着走廊左右两边看了几眼,确认此刻走廊上没人之后,亚雷斯特才缩了回来,关上了房间门。

    左手并指成刀,往右手掌心中一划,锋利的指甲立刻在亚雷斯特的掌心中划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涌出来的那一刻,立刻被亚雷斯特所操控,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柄匕首,这把匕首长长的,但是却非常之薄,毕竟是液体的东西。

    但是,就是这么一把血液形成的匕首,在亚雷斯特的手中,却逐渐地由红转黑,被附着上了一层坚硬的武装色霸气!

    握着这把匕首,亚雷斯特来到了洗手间的门外,伸手拧开了了门,凯撒就被关在这个房间当中关了一宿了……

    “没想到自己成为海军大将之后,第一个干掉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前海军科学家……”亚雷斯特一边这样自嘲地想着,一边推开了房间门。

    然而,当门打开之后,饶是亚雷斯特,也直接傻眼了!

    因为,原本应该被海楼石手铐铐住丢在洗手间当中的凯撒,此时竟然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亚雷斯特也有些懵了,赶紧四下打量着洗手间任何有可能的出口。

    门窗完好,墙壁完好,整个洗手间当中,还是那副样子,马桶,沐浴的花洒,洗手的水槽,镜子等等,统统都完好无损。

    假如凯撒没有被海楼石手铐铐住的话,亚雷斯特倒是想得通凯撒会怎么逃走,他已经从史翠西那里知道凯撒是自然系瓦斯果实能力者了,但是现在洗手间中根本没有任何海楼石手铐的踪迹,凯撒并没有打开过手铐啊,那他到底是怎么逃掉的???

    亚雷斯特光光的额头上,此时也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好像……好像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