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他们虽然各自离开了,但是他们所造成的影响,却还没有结束……

    海面上,一艘海军军舰正在航行着,一名海军士兵正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海面。

    就在这个时候,望远镜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黑点,这名海军士兵一愣,随即调整望远镜的焦距,想要看清楚这个黑点是什么。

    是一艘……船?

    海军士兵愣愣的举着望远镜,距离有些太远,虽然能够看清楚是艘船,但是却无法看清楚船上的旗帜,也不知道是海贼船还是商船。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当那艘船继续往这个方向驶过来后,海军士兵终于看到了那艘船上飘扬着的旗帜。

    然而,这名海军士兵却突然吓得大叫起来,差点一把将手里的望远镜给丢出去,他跌倒在甲板上,然后大声喊道:“警戒!警戒!”

    听到他的喊声,整艘船上的海军都被惊动了,他们一窝蜂地握着武器跑了出来,来到了甲板上。

    “怎么回事???”一名海军上校出来后,急忙问那个发出喊声的海军士兵。

    “是……是白胡子海贼团的船!”那海军士兵慌忙道:“就在十点钟方向!”

    “什么???”一听到这话,整艘船上的海军士兵,脸一下子就白了,那海军上校惊慌地一把抢过望远镜,一边朝着十点钟方向望去,一边道:“不可能??!这里怎么会出现白胡子海贼团的船?”

    等到海军上校终于在望远镜中,看清楚了那艘船的旗帜之后,不由得大怒,直接抬腿一脚把刚才叫喊的海军士兵给射了出去,吼道:“狗屁的白胡子海贼团!你都不懂得看仔细一点吗?”

    海军士兵们对于被踢飞的倒霉蛋一点都不在意,他们听到上校的话后都愣住了,这么说来,不是白胡子海贼团的船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后方响起,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海军上校转过身来,一见来人,赶紧举手敬礼道:“亚雷斯特大将,不好意思,刚才是瞭望手的一次误报!他把那艘海贼船上的旗帜,错判成白胡子海贼团的旗帜了!”

    “哦,错判?”亚雷斯特有些意外地道:“什么样的旗帜,会被错判成白胡子海贼团的?”

    “嗯……”那海军上校再次举起望远镜仔细看过去,同时在脑海中不停地将对方的旗帜和自己的记忆进行印证,最后终于想起来了,道:“亚雷斯特大将,那应该是威布尔海贼团的标志!这个海贼团的旗帜,的确和白胡子海贼团有些相像!”

    “威布尔海贼团?”亚雷斯特皱着眉头问道:“对方既然是海贼,那应该有赏金吧?是多少?”

    “好像是4亿多!”那海军上校道:“在新世界,这个赏金数额已经很厉害了!”

    亚雷斯特一笑道:“既然遇到,那就把他抓起来吧,4亿多的赏金,也值得我出手了……”

    那海军上校一愣,道:“可是亚雷斯特大将,咱们不是要赶往黄金城吗?这都快要到了,是否不要节外生枝?”

    “黄金城已经完了!”亚雷斯特叹气道:“就在刚才,世界政府紧急来电,猎龙人海贼团,BIGMOM海贼团,还有原海军大将青雉,洗劫了黄金城金库,对革命家多拉格的抓捕行动也宣告失败,黄金城被海啸吞没,城中建筑大部分都遭到损毁,咱们赶不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整艘船上的海军士兵全都呆住了。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紧赶慢赶,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亚雷斯特此时也觉得压力山大,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刚上任,就遇到这么一件大事情,而且他还有一些情况没有对海军上校说,萨卡斯基元帅刚才打电话来,说是在幸存的世界政府情报人员的报告中,他们本来要?;さ亩韵?,那名世界贵族天龙人也已经死了,凶手正是原七武海的黑龙伊安,无数人当时目睹了天龙人被杀的那一幕。

    再加上五千亿贝利被劫走,整个黄金城毁于一旦,可以说现在整个世界政府和海军,都在为之震怒!

    黄金城,对于世界政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财源,他们给予特佐罗特权,而特佐罗则每年都回报给他们大量的金钱,现在一旦被毁,天龙人的天上金没有了不说,世界政府也同样少了一处收入来源。

    虽然刚上任的亚雷斯特和这件事无关,但是世界政府给了他调令,他却没能够及时赶到,这多多少少要担一些责任的。

    赤犬萨卡斯基之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说了,让他无论如何,要做出一些姿态来,至少要给天龙人和世界政府一个交代才行。

    甚至于还暗示他,特佐罗这个家伙,是一定要逮捕的!

    言下之意就是,黄金城是特佐罗的地盘,正是因为他的?;げ涣?,才让世界贵族被杀……

    而直觉告诉亚雷斯特,单是一个特佐罗,还不足以平息世界政府和天龙人的怒火,所以当看到威布尔海贼团,并且听到了对方的赏金之后,亚雷斯特立刻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所以他对这海军上校道:“看对方的航行路线,他们有可能是从黄金城的方向过来的,说不定对于黄金城事件,他们知道点什么……”

    那海军上校也立刻明白了过来,顿时也认为亚雷斯特的想法是正确的。

    于是军舰上的海军士兵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掉转了大炮口,对准了威布尔海贼团的船只。

    爱德华威布尔,此时正在船上手忙脚乱地操控着他的船只,他在黄金城被伊安一通忽悠之后,倒是提前离开了黄金城,但是威布尔海贼团原本就只有两个人而已,他和他的老妈巴金,现在因为砂糖的恶魔果实能力,爱德华威布尔所有关于巴金的记忆,都被抹消了,搞得这艘船只有爱德华威布尔一个人来掌控。

    一个人是无法航海的,尤其是对于爱德华威布尔这样一个智商欠费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伊安当时忽悠他去海军本部,却忘了考虑这一点,新世界那诡异的气候,爱德华威布尔一个人在海上航行,恐怕在到达海军本部之前,就得船毁人亡了……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的奇妙,爱德华威布尔的航行路线,却偏偏和新任的海军大将白狼亚雷斯特的船只重合了,导致他在还没有翻船之前,先一步被亚雷斯特遇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亚雷斯特起了抓捕他的心思……

    或许黄金城中幸存的世界政府情报人员传递消息慢上那么一会儿,情况都会变得不一样的,如果没有得知自己已经晚了一步,亚雷斯特或许会因为急于赶去黄金城而放过爱德华威布尔,但是现在嘛……

    可怜爱德华威布尔这家伙,他没能赶到海军本部马林梵多去发威换取烤猪了,当他还在因为控制船只前进而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的船却已经进入了海军舰炮的射程范围,迎接他的,是隆隆的密集炮火……

    这件事情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当青雉他们乘着船一路追索着来到这片海域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些漂浮在水面上的船只残??!

    虽然吃惊于多拉格和伊安之间竟然认识,但是当离开之后,青雉还是没有忘记爱德华威布尔,这个砍断了自己老师泽法大将一只手的家伙,虽然不知道伊安和他说了什么,导致他先当时一溜烟先跑掉了,但是青雉却明白,这家伙一个人航海,很容易就能追上,所以当时也没有着急,直到腾出手来后,才从后面一路追来。

    但是,等到青雉带着斯摩格古伊娜他们一路追到这里,看到海面上船只残骸中,那面威布尔海贼团的旗帜时,青雉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家伙遇上海难了?”青雉皱着眉头道:“还是说,他遇上了什么敌人?”

    斯摩格拿起一块打捞起来的残破舢板,观察了一下上面的痕迹,道:“是被大炮命中的,他的船被击毁了!”

    “这么说,他已经死了?”青雉有些不确定地道:“我记得爱德华威布尔这家伙是个能力者,如果他掉进海里面,可能无法生还……”

    “谁知道呢!”斯摩格耸耸肩道:“至少在这里,咱们没有看到他的踪迹,要不要派人下水查看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古伊娜插话道:“之前咱们曾远远地看到有一艘军舰朝着黄金城的方向而去,会不会和这艘军舰有关?”

    “如果是被赶去黄金城支援的海军抓了的话,那倒是不错!”青雉道:“海军会替泽法老师报仇的!”

    说完,青雉也没有再纠结这件事了,道:“好了,咱们走吧!”

    青雉他们也朝着远方离去了,但是青雉不知道的是,爱德华威布尔由他亲手交给泽法,和被亚雷斯特抓住,连同特佐罗一起交给世界政府,那完全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