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特佐罗也离开之后,金库中变得人去楼空,只剩下一片狼藉。

    地板上,一只脏兮兮邹巴巴的小熊玩具,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在一阵巨大的晃动之后,天花板上一块碎石掉了下来,刚好压在了它身上,将它彻底地掩埋了……

    底部的黄金塔外面,一群特佐罗残余的手下,正在和一群海贼战斗着。

    这群海贼,是一个叫做双刀海贼团的成员,成员大约有一百多人,这个海贼团本来之前是刚好来黄金城中消遣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偏偏遇到了黄金城大骚乱,于是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在城中大捞一票的好机会。

    他们很快纠集了人手开始干活了,这座黄金城标志性的高塔,自然成了他们的目标。

    不过等冲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发现这座高塔还有不少的守卫。

    来都来了,当然不可能离开,更何况,他们觉得有守卫?;さ牡胤?,肯定会有大买卖的,于是悍不畏死地朝着守卫们发起了冲击。

    结果,本就因为高塔上发生的一切而人心惶惶的守卫们,战斗力无比低下,手持大量枪械的他们,竟然被一帮拿着冷兵器的海贼们给干翻了。

    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都喜欢双持武器,打赢了守卫之后,兴奋的海贼们锵锵地互砸着手里的刀刃,而双刀海贼团的船长更是意气风发,大手一挥,道:“冲进去,给我抢光这里面所有能拿走的东西!”

    “呜噢??!”海贼们欢呼一声,然后拼命地朝着大门处冲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呯的一声巨响传来,那扇关闭着的大门竟然被人从里面一脚踹开了!

    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里面好多人扛着巨大的箱子鱼贯而出。

    “该死的,竟然被人捷足先登了???”双刀海贼团的船长立刻反应过来,来不及看清楚这些扛着箱子的家伙是什么人,他就气愤地跳着脚大吼道:“放下你们手里的东西!那是我们的!”

    “对,放下你们手里的金箱子,现在它是我们的了!”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将大门口团团围住,跟着他们船长叫嚣道。

    结果话音还没落,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道:“哦???要是我们不放下,你打算怎样???”

    只见从高塔中出来的人群当中,一个人影从后面走了上来,一脸不爽地问道。

    双刀海贼团的船长叉着腰道:“哼,要是不放下,我们就……就……就……就……”

    前面还说得好好的,结果说到后面突然变得结巴起来,就了个半天都没说囫囵了,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正奇怪自己的船长怎么突然犯结巴了呢,结果一看,却发现他们船长此时脸色一片惨白,浑身都在颤抖着,冷汗大颗大颗地淌下来。

    等到海贼们疑惑地将目光看向了那个走出人群的人影,然后很快的,当他们认出了这个人的模样之后,一个个也像他们船长一样,筛糠一样的抖起来了。

    “我……我叉你大爷的??!竟然是……竟然是猎龙人海贼团???”

    海贼们内心深处狂吼着,悲愤无比!哔了狗了,他们这帮狠人怎么会在这里???

    一帮海贼们,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撕烂,他们刚才到底说了什么???竟然敢让猎龙人海贼团把东西放下???这下要倒大霉了!

    就在海贼们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却不料他们的船长突然反应过来了,一下子搓着双手,变脸一样地对伊安谄媚地笑着,道:“伊安老大,小的是说我们就让开道路,好让你们通过!”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船长你太特么的机智了!

    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心中对他们船长竖起了大拇指,也跟着谄媚地嘿嘿笑起来,拼命地点头附和,一副狗腿的模样。

    伊安看了一眼这海贼团,发现根本不认识,估计是什么杂鱼海贼团,所以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哼了一声,带头离开。

    猎龙人海贼团的人员随即跟上,双刀海贼团的海贼们,立刻站成两排夹道欢送。

    然而,等他们看到后面海军大将青雉,以及BIGMOM海贼团的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竟然也跟着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把魂都吓掉了。

    他们呆呆地目送着一帮大佬们离开,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等到伊安他们全都走远了之后,他们才看向自己的船长。

    还好自己的船长够机智,来了个神转折,要不然话,刚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于是一帮海贼们,对他们船长越发的崇拜了……

    这帮海贼的出现,并不是偶然,在出来之后,伊安才发现现在整个黄金城中已经乱做一团了,大批衣冠楚楚的有钱人,不管是绅士还是贵妇小姐,都在狼狈地拼命逃离,他们平时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早已经消失不见,争先恐后地往港口的船只涌上去,途中不断有人跌倒,然后马上就是数十只脚踩踏上去……

    那些黄金城中底层的服务人员,则是拼命地朝着有海水涌出的地方涌去,然后淋着海水痛哭流涕,庆祝着他们获得的自由。

    至于肆虐的海贼们,则是哈哈大笑着,从琳琅满目的商店中搬出他们能搬走的所有东西,同时如果遇上那些还有正义感的海军,就和对方打上一场,随即赶紧逃走。

    黄金城所隐藏的所有矛盾,因为这一次事件被彻底地引爆了出来,人性百态,在这一刻通通都能看到。

    对于这种情况,伊安和藤虎都摇头不已,但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最后只能带着众人,往港口而去。

    因为有卡塔库栗和佩罗斯佩洛在,伊安他们也不可能直接飞回空岛去,他可不想带着这两个人到自己的老窝里面,所以只能先去找青雉他们的船,打算先离开黄金城再说。

    等来到港口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港口的情况更加的糟糕。

    这里的船只堵成一团了,不管是海贼或者是海军,还有那些有钱人,此时都争先想要离开,结果搞得谁都出不去,一堆大大小小的船只,都聚在港口的隧道口,挤做一团。

    而更麻烦的是,这些船只当中,还有一艘天龙人的船只!

    黄金城中时常都有世界贵族天龙人到来,他们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但是在黄金城中发生骚乱之后,天龙人也只能离开了,但是不巧的是,他们也被堵在了这里。

    这艘挂着世界政府旗帜和世界贵族旗帜的华丽大船上,一个烦躁不安的天龙人,正站在船舷边,手里握着一把手枪,不停地对着旁边船只上的人开枪!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贱民,竟然敢阻挡我的道路!你们统统都该死!”

    他呯呯地发射着子弹,打得旁边一艘船上好几个人胸口冒出血花倒下,那艘船本来也是一艘某个富豪乘坐的船只,但是中枪的都是雇佣来的水手平民而已,富豪早就躲在船舱里面不敢出来了。

    当操控船只的水手被天龙人杀死后,那艘船更是别想动了。

    然而,这个开枪的天龙人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他转过身来到另一侧的船舷边,对着旁边船上的人又开火了。

    没人敢劝他,包括他身后黑西装的保镖也是如此,没人敢在一个世界贵族怒气正盛的时候去讨霉头,所以对于天龙人肆意杀人根本熟视无睹,只是面无表情地背着手站在他身后而已。

    而旁边船只上看到这一幕的人们,也同样是敢怒不敢言。

    “这些天龙人身上,好深的戾气……”藤虎感知到这一幕后,摇头叹气道。

    古伊娜也看得直皱眉头,不由得望向了青雉,青雉戴着墨镜,也直直地望着天龙人船只的方向,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嘿!这帮家伙感觉像是蟑螂一样,走到哪儿都能遇到啊……”只有伊安冷然一笑,一个起跳,朝着天龙人的船上蹦去。

    嗵,伊安落在了天龙人的船甲板上面,震得整艘船都抖动了一下。

    那天龙人站立不稳,一跤跌在甲板上,狼狈地爬起身来后,扶正了头上戴着的玻璃罩子,然后一脸愤怒地望着伊安这个突然出现的人,举起枪指着伊安道:“该死,你个贱民,谁允许你上我的船来的???”

    这个天龙人看起来挺年轻的,也不知道是那个家族的人,这货满脸都痘痘不说,油光满面的样子,同样是一脸的蠢像。

    他一时间没有认出伊安来,但是他身旁的保镖们却是在看到伊安的那一刻,脸色大变。

    “不好,大人!他是猎龙人海贼团的黑龙伊安!”保镖们惊恐地拔出手里的刀,将这个天龙人护在身后。

    而听到伊安的名字后,那天龙人似乎也一时间吓懵了,下意识地手里的枪就抠了一下扳机。

    呯!一颗子弹射向了伊安,伊安躲都没躲,伸出左手掌往前一放,那颗子弹顿时打在了他武装色硬化的手掌上,变成了一坨铁疙瘩。

    接下这颗子弹的同时,伊安右手扣着的刀鞘,也被大拇指顶开!

    刷!保镖们根本就看不清伊安的身影,只看到一抹刀光横着划过而已,随即脖子上面一阵剧痛传来,噗嗤一声喷出大量的鲜血。

    天龙人六个人的保镖团队,被伊安直接一刀全部解决掉了,于是这下子,这天龙人就等于和伊安直接面对面了。

    “你……你……”这天龙人吓得一跤跌倒在地,裤裆都湿掉了,惊恐地往后退着,结结巴巴地道:“我……我知道你!你不要过来!”

    然而,伊安却嗤鼻一声,右手的刀拔出来,轻轻地对着天龙人一挥。

    呲的一声,仿佛刀划开纸张一样的清脆声响传来,这天龙人顿时呆住了。

    从他的头颅到胯间,一道红色的血线出现,然后突然之间迸出大量的鲜血来!

    咔擦一声轻响,他头上戴着的玻璃罩子,也从中间裂开来,切口均匀得无比光滑。

    如同杀一只小鸡一样,伊安轻松地一刀将这家伙砍成了两片,嫌弃地后退一步,不让自己沾到血。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们,全都呆住了,一个世界贵族天龙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就这么轻易地被宰掉了???

    早就听传言说,猎龙人海贼团的黑龙伊安杀过天龙人,没想到传言竟然是真的!看他杀世界贵族这幅模样,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特佐罗之前一直防着不让自己城里的天龙人和伊安遇上,然而千算万算还是没有算到,他们还是与伊安遇上了……

    跳到半空中,伊安一团黑色的火焰对着天龙人的船只砸下,很快将这艘船烧成了灰烬,然后才漂浮在半空中,对在场的船只喊道:“一个接一个地出去,谁再抢道,当心我不客气!”

    他指着最前面的一艘船道:“你们!先走!后面的跟上!”

    对于杀死天龙人,伊安根本毫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这边的船能不能出港口而已,所以干脆临时客串起交通警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