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在砂糖将巴金变成玩具熊的那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对于巴金的记忆,已经完全被抹消掉了。

    爱德华威布尔摇着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却一脸傻乎乎地挠着头道:“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然后,他看到了刚把他打飞的伊安,回想起来之前和伊安的战斗,然后很愤怒地问伊安道:“你干嘛打我???”

    由于之前爱德华威布尔是在巴金的命令下动手的,当关于巴金的记忆消失之后,她所说过的任何话语,都被一种奇妙的力量给消除了,所以爱德华威布尔此时根本记不得自己为何要与伊安交手了。

    而伊安也是如此,他倒是还记得爱德华威布尔,但是对于他为什么会和爱德华威布尔打起来,他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特佐罗也同样在看到爱德华威布尔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也记得爱德华威布尔,但是对于爱德华威布尔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却一无所知,巴金之前和他的协议,在特佐罗的记忆中,就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只是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伊安他们抢自己金库的事情,于是再次朝着伊安发起了攻击。

    不止是他们三人,所有在场的人都是如此,巴金在变成玩具之后,所有和她有关而导致的逻辑事件,都在这一刻出现了断层,她所做过的任何行为任何话语,都没人能够记得起来了,只觉得自己的记忆似乎出现了一点什么不对的地方,然而仔细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却又觉得不重要,以至于接下来很容易就会将这种不对劲给忽略过去。

    巴金这个人,彻底地被人遗忘了……

    “真丑!”此时唯独只有砂糖这个施术者还记得巴金,但是她看着巴金变成的玩具熊,却十分嫌弃,于是竖起一根手指对玩具熊道:“来订立契约吧:不许说话,也不许移动!”

    巴金本来在变成玩具熊之后,还十分惊恐,想要对他儿子呼救,然而当砂糖定下的契约一生效之后,她发现自己完全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了,只能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动都不能都,哪怕她拼命地想要呼喊,也无法出声。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的儿子爱德华威布尔,竟然丝毫没有发现她这个老妈不见的事情,表现得一脸的茫然。

    等到砂糖丢下那巴金,打算走开的时候,伊安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砂糖和她身旁出现的那个皱巴巴的玩具熊,这让伊安想起了之前好像自己准许砂糖出手对付了一个人,但是具体对付的是什么人,伊安竟然毫无印象。

    心中一动,伊安丢下爱德华威布尔,一刀砍断了特佐罗发射过来的一条黄金游蛇,然后一个闪身来到了砂糖旁边,握着刀看着特佐罗,低声问砂糖道:“刚才我叫你对付的,是什么人?”

    砂糖当然知道伊安此刻受到自己的能力影响,已经想不起了,于是解释道:“是一个很烦人的老太婆!”

    然而,即使砂糖这么说,伊安还是完全想不起来是什么人!

    于是砂糖只好让伊安碰触了一下自己脑袋。

    她的童趣果实能力,主要是集中在双手上面,能力发动的时候,必须通过双手来碰触对方才能够凑效,而别人碰触到她身体的其他部位时,也是不会受到影响的,相反,作为施术者,砂糖只要愿意,她还能够让特定的人回想起某些被变成玩具的人的记忆。

    当初多佛朗明哥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才会记得那些被砂糖的能力变成玩具的人是什么身份的,要不然的话,当完全没有这些人的记忆时,多佛朗明哥怎么可能会害怕这些人重新变回来呢?

    所以,当伊安揉揉她的脑袋,对砂糖来了个“摸头杀”之后,他终于记起巴金这个人了!

    卧槽!当伊安一下子记起巴金来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冷汗淋漓,他总算是切身体会到砂糖的能力了,一想到自己之前竟然什么都忘记了,他就觉得巴金还真是有够悲惨的,现在除了自己和砂糖,这世上竟然就没人能记得她了,这怕是比杀了她更让人觉得可怕吧?

    这时候特佐罗已经对上了青雉,伊安也有了点空闲,于是再次揉揉她的脑袋,道:“谢了,砂糖,你替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br />
    结果砂糖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望着他,道:“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谢谢啊,怎么了?”伊安有些奇怪地望着她。

    “没……没什么……”砂糖摇摇头,然后道:“我去找胡桃!”

    在跑回去的时候,砂糖竟然莫名地觉得有些开心,就因为刚才伊安的那句谢谢!

    以前在唐吉坷德海贼团的时候,多佛朗明哥虽然给予了砂糖很高的地位,甚至专门派团里的最高干部托雷波尔?;に?,对她很是重视,但是多佛朗明哥却从来没有对砂糖说过“谢谢”这样的话,每一次多佛朗明哥都是以命令的语气吩咐她做事,并且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砂糖的记忆中,她一直对于阴狠的多佛朗明哥十分畏惧,也习惯了对多佛朗明哥的命令服从,当初在艾特沃尔战场上,多佛朗明哥发现她的时候,甚至还想要让她回去,要不是藤虎大叔出手解围,说不定砂糖都会在害怕下屈服,跟着多佛朗明哥离开了。

    她本来在猎龙人海贼团,也是出于一种服从性的,这个世界的人,对于强者都很憧憬和仰慕,就像很多人都会习惯听从权威一样,所以对于打败了多佛朗明哥的伊安,砂糖更多的也是出于这种对强者的服从心理,而在团里的时候,藤虎虽然也对她很好,但是要说砂糖对于猎龙人海贼团有多少好感,却不见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突然听到伊安对他说一声谢谢之后,砂糖却突然觉得,好像呆在猎龙人海贼团里面,也是挺不错的……至少这里有一个和自己玩得来的伙伴胡桃,还有一个女儿控的保姆一样的大叔。

    现在有多了一个能尊重人的船长,还是挺让人觉得……安心呢!

    看着砂糖跑回去,被藤虎护犊子一样的重新护在身后,伊安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要论恶魔果实能力的危险性,砂糖的童趣果实绝对能排在前五名,伊安深知这一点,所以平时也尽量压着砂糖,不让她随意动用自己的恶魔果实能力,现在看下来,自己的决定还真是很正确的。

    好在这种BUG一般的恶魔果实能力,还是有其限制的,只能用双手发动能力这一点就不用多说了,怕是比马修的沉睡果实还不如,至少人家马修身体的各个部位都碰不得。

    另外,因为童趣果实在吃下去的那一刻,就会将人的样貌永远固定下来,所以砂糖至今还维持在10岁孩子的躯体当中,这种小孩子的身体,当然没法修炼什么体术和霸气,就算能修炼,也不可能达到多高深的境界,所以砂糖本身的战斗力几近于无,必须得有人随时?;に判?。

    除此之外,经过瓦鲁多这段时间的研究,众人还发现了童趣果实一个隐藏的限制,那就是使用者必须是在孩童时期服用,这颗果实的能力才会生效!

    这一点和罗的手术果实很相似,手术果实能力者如果不是一个医术精湛的医生的话,能够发挥的果实能力是极其有限的,童趣果实也是如此,如果是一个成年人吃下这颗果实,恐怕达不到砂糖如今的这种能力情况……

    童趣果实童趣果实,如果服用者没有一颗童心的话,还怎么发挥恶魔果实的力量?

    这也是藤虎大叔明知道砂糖的能力很危险,但是依然还是坚持着将她留在海贼团当中的真正原因吧:并不是因为砂糖那可爱的外表,而是藤虎能够感觉得到,砂糖这孩子还有一点纯真童心的缘故吧。

    看样子这孩子还有救,不算是十恶不赦的人,或许以后自己也不要对她太过于警惕了?

    伊安这样想着……

    从身体上消灭一个的存在,和从精神上消灭一个人的存在,那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自己动手直接杀了巴金,那么她的傻儿子爱德华威布尔绝对会不死不休地拼命找自己报仇的,但是现在动用砂糖的能力,让爱德华威布尔彻底地遗忘了巴金之后,事情顿时就不同了。

    伊安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实行了。

    这个时候爱德华威布尔握着他的薙刀,左看右看的,一脸的茫然,特佐罗此时正在和青雉战斗,爱德华威布尔隐约记得,好像特佐罗说过,要是帮他打坏人的话,会给自己钱来着。

    但是自己要钱来做什么?

    头脑简单的爱德华威布尔,根本没有太多用钱的概念,所以哪怕特佐罗在和青雉的战斗当中,觉得很是吃力,想要喊爱德华威布尔出手,但是爱德华威布尔却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甚至自己都不明白,之前为什么会答应帮特佐罗……

    就在这个时候,伊安来到了他身旁,朝他道:“喂,爱德华威布尔,还记得我吗?”

    爱德华威布尔握着薙刀朝伊安吼道:“是你!你还要继续和我打架吗???”

    “别!”伊安摆摆手道:“停手怎么样?我请你吃烤猪?”

    “真的吗?”爱德华威布尔一听,顿时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咬着手指憨憨地对伊安道:“你能请我吃烤猪的话,我就不和你打架了,但是你能请吃我多少?我很能吃的!”

    看他这幅傻样,伊安也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没了巴金的控制和怂恿之后,这货看起来根本就是单纯的孩子嘛。

    最重要的是,巴金已经被爱德华威布尔给遗忘了,也就是说,巴金所说过的,爱德华威布尔是白胡子的儿子这件事情,恐怕也早已经从爱德华威布尔的记忆当中消失了,现在的爱德华威布尔,根本就是一个空有实力但是却没脑子的海贼而已。

    人傻,好骗,速来!

    伊安脑海中闪过这三个词语,于是朝着他招了招手,示意他矮下身子来。

    等到爱德华威布尔矮下身子,把耳朵凑过来之后,伊安才低声对他道:“我只能请你吃一只烤猪啦,不过我听说海军正在招募七武海,你要是能当上七武海的话,怕是会吃不尽的烤猪!”

    “真……真的吗?”爱德华威布尔一吸鼻涕,两眼放光地道:“真的能有永远都吃不完的烤猪?”

    “真的!”伊安信誓旦旦地道:“只要你能当上七武海,就可以随意地抢别人的烤猪来吃了,没有人会跟七武海收钱的!”

    这话绝对没毛病,而爱德华威布尔也登时就信了,追问道:“要怎么才能当上七武海呢?”

    “很简单??!”伊安笑眯眯地道:“你跑去海军本部马林梵多,把那里的人都打趴下,让他们见识到你的实力之后,他们就会邀请你当七武海了!”

    “那好,我这就去!”爱德华威布尔说完,竟然立刻拎起他的薙刀,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金库,转眼间就没影了。

    这个变故,让好多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搞不懂伊安是怎么弄的,竟然会把爱德华威布尔这么和蛮狠的家伙打发走了。

    看到爱德华威布尔跑掉了,青雉不由得一皱眉头,他原本还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把爱德华威布尔绳之以法,交给泽法老师处置呢,结果他刚才正在和特佐罗交手来着,稍不留神怎么一转眼那家伙就跑掉了?

    而伊安则是歉意地看了一眼青雉,心中暗道:“不好意思了青雉大将,爱德华威布尔这个人,可不能让你给抓了!”

    赤犬当上了海军元帅之后的大将扩招计划,一直让伊安有点如鲠在喉的感觉,如果真的让赤犬的计划完成,到时候就会出现五位海军大将……而以伊安和赤犬的断臂之仇,赤犬那家伙绝对会不依不饶地派出这些海军大将对猎龙人海贼团进行的打击……

    所以伊安现在一直都在想着,要怎么给赤犬捅上一刀,巴金这老太婆没了,爱德华威布尔现在恐怕更加的容易控制了,伊安以七武海能尽情吃烤猪这种话,将爱德华威布尔诓骗去海军本部大闹一番,相信世界政府绝对能够看到爱德华威布尔的价值的。

    如果他们能够如同原本历史上一样,将爱德华威布尔吸收成为七武海的一员的话,那么到时候泽法这位老一辈的海军大将,还是会离开海军的。

    先有青雉,再有泽法,接连两位对海军有杰出贡献的海军大将愤然退出海军,绝对会对海军造成致命的打击的……

    如果能够借着这次机会,对海军造成严重分化的话,伊安绝对很乐意看到,到时候完全可以让青雉带着古伊娜他们与泽法联合起来,成立一个更加强大的新生海军力量。

    都说堡垒是从内部破坏的,海军的势力如此之大,或许也只有这种方式能让它慢慢瓦解了……

    在爱德华威布尔跑掉之后,在场的只有特佐罗一个人在独立支撑了,虽然这家伙还是控制着黄金不停地对众人发起攻击,但是他的内心却是绝望的。

    不提猎龙人海贼团的人和BIGMOM海贼团的人,光是青雉一个海军大将,特佐罗就没办法搞定。

    其实从特佐罗赶回金库来的那一刻起,他的结局就已经定下了,他或许能够凭借主场优势掌握一点前期主动权,但是到最后,他都是要被干趴下的!

    所以从头到尾,伊安都没有认真出手怼过特佐罗,而是将大半的心思放在设计爱德华威布尔上面……

    现在就剩下特佐罗一个人了,伊安一边看着他和青雉战斗,一边走过去,将手放在古伊娜和达斯琪身上的黄金上,用火焰将这些黄金彻底烧毁,把他们给放了出来。

    而后又是卡塔库栗和佩罗斯佩洛两人,这两人伊安很清楚,特佐罗的黄金困不住他们多久的,所以索性也把他们给放出来了。

    然后一群大佬级的人物,当起了吃瓜群众,神色不善地抱着手围观特佐罗……

    这样的压力,让特佐罗都快要疯了!

    他这才发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黄金和钞票是救不了他的。

    特佐罗停手了,他周身缠绕着大量游蛇一样的流动液体黄金,?;ぷ潘?,但是他本人却是喘着粗气,被众人围在金库中间,无路可逃。

    他不动手,青雉自然也不动手,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他。

    “我……”

    正当特佐罗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剧烈无比的摇晃却传来了,整个黄金塔都在强烈地颤抖着,金库当中的众人差点都站不稳了。

    摇晃还没有结束,众人就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这爆炸声是从外面传来的,罗宾和蕾玖走出金库,却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团浓烈的火光从远处升腾而起。

    爆炸的位置,是在黄金城这艘大船的中部位置,随着爆炸结束,罗宾和蕾玖看到一股高高的水花,从爆炸的位置喷了出来。

    这是……船底被炸穿了一个洞???

    两人惊异地看着那喷起的水花,找了一副望远镜朝着那里望过去,却发现在水花喷涌的地方,竟然有大批人员兴奋地跑了过来,站在水柱下方,接受着水花的洗礼。

    紧接着,黄金城中一阵枪声大作,两人在望远镜当中看到,竟然有不少身披斗篷,头上戴着插着羽毛的帽子的人,竟然在持枪和世界政府的那些黑西装人员进行战斗!双方之间子弹横飞,不时地有人倒下,这样的枪战更是引得城中一阵大乱。

    蕾玖和罗宾惊讶地面面相觑,竟然还有人敢攻击世界政府的人???

    但是转瞬之间,她们就明白过来了!

    革命军!是革命军的人!

    革命家多拉格的反击,竟然这么快就到来了???

    而且还如此的凶猛!

    果然啊,这位世上最凶恶的罪犯,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抓到的???

    再次对视了一眼,罗宾和蕾玖都觉得,特佐罗这人实在太倒霉了,竟然还想着帮世界政府抓人,这下好了吧?连自己的船都要被革命军给炸沉了……

    难不成芭卡拉这个运运果实能力者被伊安震晕了之后,能力失去控制,让特佐罗这个一直借助她幸运的人,开始受到厄运反制了?

    在这一刻,蕾玖和罗宾也只能对特佐罗报以深深的同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