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很显然,青雉的质问显然是白费功夫了。

    对于爱德华威布尔这样头脑简单的人来说,他哪里还记得自己什么袭击海军实习舰船的事情?泽法一直记着他这个杀害自己学生的仇人,但是爱德华威布尔怕是在事情刚过就已经完全忘记了……

    而且他也根本不知道,刚才踢了他一脚的人,就是前海军大将,所以扶起他老妈巴金之后,这货愤怒地握紧了拳头,想要冲上来杀死青雉。

    好在这个时候,巴金反应过来了,赶紧拦住了爱德华威布尔,同时对青雉叫嚷道:“青雉,你想要干什么???你已经不是海军了,你没有权力抓我儿子的!”

    “你又是谁?”青雉皱着眉头问巴金道。

    青雉觉得有些奇怪,他记得当初世界政府通过CP情报人员查探爱德华威布尔的情报中,似乎并没有提到过他身边有这么一个老太婆???

    “我?”墨镜下面,巴金的眼珠子一转,突然哦呵呵地放声大笑起来,伸手一指自己身边的爱德华威布尔,道:“你看他的样子,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看出什么?”青雉皱眉问道。

    “胡子??!我的儿子可是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的亲儿子呢!”巴金跺着拐杖道:“而我,是白胡子最爱的女人,你要是敢对我和我儿子出手,白胡子海贼团不会放过你的!”

    由于白胡子还健在,所以平时有人猜测爱德华威布尔和白胡子之间的关系时,巴金都不敢说明白,只是模棱两可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任由别人去猜,但是现在由于畏惧青雉,巴金竟然把这个谎话给说出来了!只求能吓住青雉,让他不敢对自己出手。

    结果当这个谎话说出来后,别说是青雉和斯摩格他们,就连爱德华威布尔自己都愣住了。

    “真……真的吗麻麻???”爱德华威布尔连忙低头问道:“我真的是白胡子的儿子吗?”

    爱德华威布尔虽然脑子单纯,但是也听过四皇白胡子的名头的,现在突然听自己老妈说他是白胡子的儿子,一时间显得十分兴奋。

    而到了这个时候,巴金也只得硬着头皮承认了,拿出一张白胡子的照片对爱德华威布尔道:“那是当然,你看看,你们长得这么像,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呢?”

    “啊,真的!真的好像,就像照镜子一样……”爱德华威布尔被唬住了。

    青雉一脸无语地看着巴金和爱德华威布尔的表演,只觉得拙劣至极,他是海军大将,自然很清楚在海军对白胡子的调查当中,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是没有真正直系血脉的家人的,他自身就是个孤儿,所以才会将那些同样缺少关爱,被社会抛弃的人收做儿子。

    在青雉的这么多年当海军的经历来看,他认为海贼的形成总是有原因的,天生邪恶的人毕竟很少,主要是后天的环境影响导致的,就比如海贼中的另一个代表性人物,BIGMOM也是,她是从小被家人抛弃,所以成为四皇之后,也在组建自己的家庭,只是和白胡子有所不同的是,她是靠自己生,她的儿女的确都是亲生的……

    所以青雉他根本不相信巴金的鬼话,他觉得要是巴金说爱德华威布尔是BIGMOM的亲儿子,怕是还靠谱一些……都那么肥,那么丑……

    懒得和巴金说太多,青雉蹲下身,伸手按在地上,寒气冒出,地面上飞快地窜起了冰霜,朝着巴金掠去,巴金正在和他儿子说话呢,措不及防之下,直接就被青雉给冰冻起来了!

    “??!麻麻!”爱德华威布尔看到自己老妈变成冰雕,顿时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青雉半个身子已经变成冰晶,浑身的寒气肆虐着,让整条大街的温度都下降了,他直起身来,朝着爱德华威布尔走了过去。

    “相信泽法老师看到你被抓捕入狱,会很欣慰的吧!”青雉这样说道。

    “你……你!我要杀死你,把你碎尸万段!”爱德华威布尔也握着拳头,愤怒地对青雉道。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战斗就要开始,然而在这个时候,四周的街道上却突然涌出了不少的黑衣人来,并且掏出枪将双方都围了起来。

    “怎么回事?”达斯琪抽出刀刃,戒备着着这些黑衣人。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里面好像有世界政府的人!”古伊娜和达斯琪背靠背地站着,回答道。

    这些黑衣人当中,的确有不少世界政府官员和CP情报人员,这些人身上的气质,和特佐罗的警卫可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当发现这一点之后,连青雉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特佐罗出现了,他披着大衣,头顶着太阳镜,旁边跟着一位戴着黑礼帽,眼角处有疤痕的世界政府官员,一起朝着青雉走来。

    “青雉阁下,很抱歉只能打断你了!”特佐罗笑着道:“那个老太婆虽然讨厌,但是她有一点可没有说错,你已经不是海军大将了,在这里你可没有任何的执法权!”

    “哪又如何?”青雉皱眉道:“这家伙是海贼,而且还是当初袭击海军舰船的凶手,难道你要包庇他们吗?”

    “嘿!包庇什么的,可不是我说了算!”特佐罗手一摊,吊儿郎当地道:“还是让索罗门阁下和你说吧!”

    索罗门就是站在他旁边的那个政府官员,他背着手站出来,对青雉一本正经地道:“库赞阁下,我们刚刚得到情报,革命家多拉格出现在了黄金城当中,而你要抓捕的两个人,却正好就是目击者,所以不好意思了,这件事情由我们接手!”

    “多拉格???”青雉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由得一愣。

    “是的!”索罗门点头道:“任何阻挠我们抓捕多拉格行动的人,都会视作革命军的同党对待,所以库赞阁下,你最好识趣一点,就像特佐罗阁下所说的,你已经不是海军了,没有任何执法权!”

    青雉回头看了一眼斯摩格他们,却发现斯摩格他们也都在望着自己,于是青雉犹豫了。

    虽然青雉已经离开了海军,但是却不代表他就已经反叛了海军,他只是觉得如今的海军出了问题了,他离开,更多的是为了多看看这个世界上一些海军触及不到的角落,以便为海军寻找救赎之道,假如在这里因为爱德华威布尔的事情和世界政府起冲突,就意味着他很有可能会被世界政府看做是敌人,那时候他可就没有任何的回头路了。

    所以,青雉还是退让了,他后退了一步,同时也示意斯摩格他们,让他们不要和世界政府的人起冲突。

    他退让了,却不代表爱德华威布尔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懂得退让,怒吼一声,他竟然不顾周围一帮持枪围着他的人,握着拳头冲上来想要杀死青雉。

    他的薙刀被多拉格捏断了,所以这时候没武器用了……不过这不代表他不危险。

    不过,特佐罗就在旁边,怎么会看着爱德华威布尔在他眼前闹事呢?

    伸出戴满了金戒指的手掌,特佐罗遥遥地朝着爱德华威布尔轻轻一捏,然后就看到爱德华威布尔的身体当中,突然出现了无数金色的液体,一下子就将爱德华威布尔包裹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爱德华威布尔吓了一跳,拼命地挣扎,然而他的挣扎却毫无用处,巨大的力量竟然对这些金色的液体没有任何效果,很快他整个人就被完全包裹住了,浑身上下一层金液,逐渐变硬让他无法动弹了。

    这就是特佐罗作为地盘主人的优势了,事实上来到黄金城的每个人,在通过那条港口隧道进入的时候,都会看到无数的金粉从头顶缓缓落下,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那些金粉其实就是特佐罗黄金果实的力量,炫目的金粉在落到人的身上之后,会逐渐地渗入到人体当中去,当特佐罗有需要的时候,只需要操控这些金粉重新渗透出来,化作液体轻易将人制??!

    而且这些黄金由于是恶魔果实形成的能力,在特佐罗果实觉醒的加持下,是坚不可摧的,再大的力气都没有用!除非是通过浸泡海水,才能够解除这些魔法黄金的力量。

    嗯,当然,自然系能力者由于自身的“流动性”倒是可以免疫掉这些金粉的侵蚀,同时像伊安这样可以操控火焰的能力者,也可以融化掉特佐罗这些金粉。

    但是,爱德华威布尔显然不在这两种例外当中,所以他很快就被特佐罗给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