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地盘上来了这些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特佐罗觉得自己一个都惹不起,所以只能按照以往的办法,尽量将这些人的居住地分散开来。

    黄金城这么大,特佐罗想要让这些人不碰面,还是有办法的,他的手下遍布在整个城市当中,而且城市里四处都有影像电话虫作为监视,只要为这些人配备导游进行接待,提前互通消息,那么完全可以避免这些人出现在同一路线上。

    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在来到黄金城之后,就向特佐罗打听伊安的动向,问他是否出现在了这里。

    特佐罗也不知道这两人找伊安有什么事情,不过为了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他只能敷衍两人,根本不敢将伊安和猎龙人海贼团的所在位置告诉两人,只能打着哈哈,说有情报一定告诉他们,但是心里面却打定主意,绝对不能双方在自己的地盘上遇到。

    为此,特佐罗所有的手下,都在他的命令下行动起来了……

    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只是听说猎龙人海贼团出现在了黄金城当中,但是具体在哪儿,两人却不知晓,BIGMOM海贼团在黄金城这里的情报力量比较弱,现在发现问特佐罗问不出什么来,于是只能在住下后慢慢地上街寻找,看能不能找到猎龙人海贼团的踪迹。

    其实两人只是来送茶会请柬的,所以对伊安来说算不上带有恶意,如果直接告诉特佐罗的话,特佐罗应该会帮忙联系伊安的,但是不管是佩罗斯佩洛还是卡塔库栗,都是BIGMOM海贼团的重要人物,对于特佐罗这个人不怎么瞧得上眼,所以根本不屑和他解释什么。

    这就导致了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两人,在黄金城中逛了许久,都没能见到任何一个猎龙人海贼团的成员。

    时间一长,连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情报出错了,猎龙人海贼团还没有到达这里?

    他们哪里知道,在这黄金城中,特佐罗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要操纵一些事情实在太简单了。

    打个比方,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在街道上走着,如果在他们前方出现身上有猎龙人海贼团纹身的成员,那么第一时间就会被监控发现,然后特佐罗的手下立刻会得到监控主机室的提醒,然后根据这名猎龙人海贼团成员的身份,制定出相关的应对措施。

    如果是年轻男人,那么弄两名美女上前搭讪,几下就能将对方拐走,让他离开现场。

    如果是女性,那么立刻就会有旁边的商店出来招揽客人,并且以非常巨大的优惠条件,将其吸引进入店中。

    所以这两天,猎龙人海贼团的男人们都惊讶地发现,自己经常碰到艳遇的情况,在赌场时常因为赢钱而被请进贵宾室,而不是在大厅中和众多的赌客混迹在一起,罗宾蕾玖他们更是,时常都能够遇到打折的店铺拉她们进去,而且给的优惠力度都很大。

    这就导致了几个女孩子每天逛街回来,手里都是大包小包地提着各种东西,购物购得相当开心。

    如此大费周章地安排这些“意外”情况,特佐罗也是没办法了,黄金城在他的经营之下,一直有着“绝对领域”的说法,不管是海贼还是海军,都没人敢在这里动手,正是因为营造出了这样一种和平的景象,才吸引着无数的游客来到这里。

    他必须维持这种和平的中立局面,这是他赚钱的根本,特佐罗也明白,能够维持这种局面,平时靠的就是他的武力镇压,但是如果遇上他镇压不了的人的话,那他也没办法,只能祈祷对方尽快离开了。

    眼下不管是猎龙人海贼团还是BIGMOM海贼团,又或者是海军大将青雉,这些人一起出现在黄金城中,就像是三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了。

    特佐罗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这一切,别说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碰不到猎龙人海贼团的人,就连青雉他们一行人在城中闲逛时,也没有互相碰到。

    青雉没有急着去见伊安,他也在这黄金城中度假散心,古伊娜倒是有伊安的生命纸,知道伊安的所在位置,不过她也在犹豫是否要单独离开去找伊安,毕竟她现在一直都跟随着青雉,她也不知道伊安和青雉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

    其实说起来,如果特佐罗不要那么小题大做,直接带佩罗斯佩洛和卡塔库栗他们去见伊安的话,或许还没那么多麻烦事情,这两人是来给伊安送请柬的,任务完成之后可能直接就走了,至于说伊安是否接受邀请前去,那是伊安的事,双方之间暂时不会产生冲突的。

    青雉这边也是如此,和伊安见面之后,或许也很快会离开的,但是却偏偏因为特佐罗的介入,搞得事情逐渐弄巧成拙了。

    而且,这种弄巧成拙,却偏偏是特佐罗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人导致的……

    在一条大街上,miss巴金正带着她的傻儿子爱德华威布尔站在街道上,死死地打量着每一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

    每一个穿着碎花衬衫沙滩裤的男人,都会被巴金拦住,然后上前仔细辨认,顺便用鼻子嗅一嗅。

    没错,巴金正在寻找着那天踢了她一脚的那个男人!

    当时伊安一身游客装,还戴着太阳镜,巴金根本没有看清楚他的真实样子,但是那天外飞仙的一脚,却让巴金印象深刻,她的脸上现在鞋印都还没消散呢,鼻梁上也还包着纱布,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

    自从有了爱德华威布尔这个儿子之后,巴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大亏???所以在醒来之后巴金发飙了,誓要找出那个该死的小子,让威布尔帮自己报仇。

    爱德华威布尔是个弱智,自然是他老妈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一直以来,巴金扮演的都是一个很爱他的麻麻,所以爱德华威布尔也很乐意替老妈报这个仇,他这两天一直拿着薙刀,虎视眈眈地站在巴金身后,每一个被巴金拦住辨认的人,都会被他恶狠狠地瞪着。

    这样的情况下,谁敢反抗呢?只能任由巴金打量,而在黄金城当中,这种花衬衫沙滩裤的打扮,是很多游客常见的打扮,以至于巴金这两天都拦下很多人进行检查了。

    只不过,这两天伊安一直窝在自己的房间中,进行自己的氪金大业,都没怎么出门,所以巴金找了两天了,都没能找到伊安,芭卡拉也一直躲着她,导致巴金连伊安的身份都搞不清楚。

    “麻麻,我饿了!”时间一长,爱德华威布尔又坚持不住了,对巴金说道。

    “安静!再找一会儿!”巴金伸出拐杖打了他一下,道:“你老妈受了这么大的侮辱,你竟然还想着吃!我怎么会有你这种笨蛋儿子?”

    “可是,我真的饿了嘛……”爱德华威布尔委屈地道。

    “你放心!”巴金道:“那小子肯定是个有钱人,只要能找到他,就让他狠狠地赔我一大笔钱,到时候就可以带你吃大餐去了!”

    “真的吗?”爱德华威布尔一听,顿时有劲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巴金再次看到了一个穿着花衬衫沙滩裤的男人朝着这边走来,只不过这个男人却戴着一顶帽子,而且帽沿压得很低,遮住了脸庞。

    巴金直觉这个男人有问题,于是在对方走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就跳出来,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小子!把你的帽子摘下来让我看看!”巴金叫道,而爱德华威布尔也在巴金身后,恶狠狠地瞪着。

    “……”这个男人没说话,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有什么事吗?”

    “少废话!”巴金顿了顿拐杖,道:“让你摘你就摘!”

    “……好吧!”对方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巴金抬头看过去,却发现不是当初见到的那个小子,这人虽然也戴着一副太阳镜,但是左脸上却有着奇怪的方块状纹身,并不是她要找的人。

    “好了,你可以走了!”巴金道。

    这个男人一言不发地戴上帽子,然后径直离开了。

    巴金本来也没有怎么在意,但是不知道为何,她却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开始仔细地回想。

    想了一阵,她突然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大叠悬赏单来,然后一张一张地翻看着。

    片刻之后,她的动作突然停住了,目光停留在了一张悬赏单上面。

    看着悬赏单上面那超高的数额,还有那张照片,巴金的手都哆嗦起来了!

    “那……那个人是?革命家多拉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