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战争,带来的最大影响,就是海贼的势力深受鼓舞!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可笑的情况,如果按照原本的历史,白胡子海贼团战败,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身死,最后喊出了“大秘宝是存在的”这句话,同样也让海贼越发的活跃和猖獗,并且因为一位四皇的陨落,导致很多被白胡子庇护的地方受到了海贼的侵扰,无数有野心的海贼,想要取代白胡子的位置,大海上同样迎来了战乱。

    而现在,白胡子海贼团打赢了,海军一方的士气受到打击,同样也导致了海贼的活动越发猖獗。

    从这一点来看,其实海军讨伐白胡子海贼团,完全是得不偿失的。

    他们想要压制和打击海贼,结果到最后都是适得其反。

    战国这个海军元帅的位置,的确难做,打击海贼是海军的职责,然而他却没法从根源上消除海贼的诞生,不管是战胜了也好战败了也罢,他其实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在回程的时候,整个海军舰队都显得十分的沉默,包括基层的士兵都在想,为何事情会演变到这样的结局。

    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很多人其实也想不明白,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种“海军需要变革”的思想暗流正在悄然流动着……

    随着大批的新闻鸟,将新闻报道带到世界各地,世人对于海军无能的指责,也汹涌而至,一直以来,对普通人来说,海军就是他们的?;ど?,然而海军在对白胡子海贼团的战争中失利,导致丧失了安全感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于是他们疯狂地将罪责归结到海军的无能上面,责问那么多加盟国家,每年向世界政府缴纳的军费到底花费到哪儿去了。

    事实上,在这个海贼活跃的世界里,能够歌舞升平的国家毕竟是少数,除了那些资源丰富地理位置优越的国家以外,其他大部分国家都是很穷的,因为他们的国民不但要缴纳本国的税收,而且还要承担世界政府的税收以及缴纳给世界贵族天龙人的“天上金”!苛捐杂税的现象相当严重,本就苦不堪言的拼命百姓,假如再遇上一个昏庸的国王,遇上那些仗势欺人的税务官的话,日子就更加的凄惨了。

    也许在以前,人们还能够忍受这些税收,毕竟海军的确?;ち怂敲庥诒缓T羟秩?,然而当这次战败的消息传来之后,人们再也忍不住了。

    “我们每年缴纳了那么多的钱,到最后都用到哪儿去了???”

    斥责,质疑,群情激奋的人们,不但将矛头指向了海军,也指向了世界政府。

    尤其是给天龙人的天上金这一项,原本就是非常不合理的,所以如今的世界政府也焦头烂额,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反对这天上金的缴纳,海军战败的事情,提供给了他们强有力的借口。

    原本历史上,顶上战争中海军打赢了,所以这种矛盾也被暂时掩盖,但是如今因为伊安的介入,事情却打了个颠倒,于是乎这种矛盾一下子爆发出来了。

    在新世界一座白色岛屿上,这里是记录指针无法到达的岛屿,只有凭借生命纸才能够到达。

    这里是巴尔迪哥,革命军的总部就在这里!

    此时在革命军基地当中,到处都是一副忙乱的景象,革命军的联络员正在通过电话虫,汇总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消息。

    在这一片喧闹中,革命军的领袖多拉格,此时手里握着新闻报纸,仔细地阅读着上面的消息。

    良久之后,他才放下了手里的报纸,问面前的萨波道:“对于这件事,你怎么看?”

    “这对于革命军来说,是好事!”萨波微微一笑,发表自己的见解道:“伊安干得很漂亮,白胡子海贼团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一下子让世界政府和海军处于一个极度尴尬的位置,海军原本是世界政府最强的底牌,但是现在矛盾被激化,接下来世界各国与世界政府之间恐怕很难再维持以往的和睦关系了,庞大的军费开支早已经引起了各国的不满,相信下一次世界会议的时候,会有好戏看了!”

    “嗯!”多拉格点了点头,道:“繁华的表象一旦被撕开,人们才能够看到下面千疮百孔的本质,世界政府统治的根基,将会因为这次事件再次被动摇?!?br />
    叹了口气,多拉格仰躺在自己的椅子上,若有所思地道:“如果我猜得没错,战国在这次战后,很有可能会卸下元帅职位退休了,世界政府不会太过于责怪他的,毕竟黑胡子海贼团袭击玛丽乔亚之后,是他们想要紧急召回海军的,所以他们不可能让战国来背战败的这个锅,但如果想要消除这次战争带来的负面影响,他们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让一个更加强有力的人物来领导海军……”

    “那就只可能是赤犬了!”萨波道:“世界政府一直都很钟意赤犬接替战国的元帅之位的?!?br />
    “很难说!”多拉格摇头道:“别忘了,赤犬在这次战争中,失去了一双手臂,他是否还有足够的战力维持他的强势位置,这谁都说不好!”

    “那可能是青雉或者黄猿接任?”萨波问道。

    “黄猿那个人,我一直看不透!谁都不知道他登上元帅之位后会给海军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倍嗬竦溃骸安还?,如果是青雉接任战国的元帅之位的话,革命军反而会很被动的……”

    “为什么?”萨波有些不理解。

    “因为,如果是青雉的话,那么他会带领海军,成为真正的海军的……”多拉格揉着眉心道:“这对我们革命军的工作很不利……”

    萨波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了。

    革命军一直能够发展壮大,靠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各种压迫,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而在这个过程中,海军其实一直都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当海军作为维护世界政府统治的工具时,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多不光彩的一面。

    革命军对海军三大将的性格,都有所了解,也细致地分析过,所以多拉格认为,如果是青雉接替了元帅之位的话,以他的个性很有可能会在某些事情上和世界政府发生严重的分歧,甚至会和世界政府越走越远。

    当世界政府失去了海军这个维护统治的暴力机构时,很多事情可能就不好说了,但是对革命军造成影响却是一定的。

    “不过,或许我们想多了……”多拉格自嘲地一笑道:“或许青雉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坐上元帅的位置的,世界政府肯定是要将海军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站起身来,多拉格朝着门外走去。

    萨波追了出来,在后面好奇地问道:“多拉格大叔,你要去哪儿?”

    “我……想去见见伊安!”多拉格仰头望着天空,海风吹来,扬起了他的头发,他说道:“当初伊安加入革命军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会给我带来惊喜的,而现在事实也证明了,他的出现加速了我们的进程,也许我们蛰伏的时期已经结束了……”

    “那么……”萨波一笑,拉了拉自己头上的礼帽,道:“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革命军总部需要你坐镇!”多拉格回头笑道:“你留在这里吧,我自己去见见我们革命军的第三号人物就可以了……”

    ……………………

    时间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事情也没有出乎世人的意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个接一个的大消息不断地传出。

    首先是黑胡子海贼团袭击玛丽乔亚事件被传出来了!

    世界政府虽然一直在封锁消息,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完全瞒住,毕竟香波地岛距离红土大陆太近了,黑胡子海贼团袭击玛丽乔亚的时候,同样放火烧毁了许多建筑,燃烧的浓烟当时也被一些零星的人看到了。

    而且由于玛丽乔亚是很多人翻越红土大陆进入新世界的主要路径,虽然在袭击发生之后,世界政府紧急关闭了这条通道,封锁了入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法进入新世界的人们也开始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后,当事情的真相被发掘出来之后,可以说是举世哗然。

    “这件事情证实了,海贼是很难被信任的!”

    在马林梵多的元帅办公室中,青雉坐在战国的对面,阐述着自己的理念。

    战国在这次战争之后,有些心灰意冷,已经在策划着退休的事情了,不过他一直比较看好青雉接任他的位置,所以现在正在听着青雉讲述他的施政理念。

    “战国元帅,如果是我接任了你的位置,那么我首先要做的,可能就是取缔七武海制度!”青雉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脸严肃地道:“我一直认为,以海贼来制衡海贼的决定,是不可取的,不管是阿拉巴斯坦事件还是德雷斯罗萨事件,都证明了这一点,这些强大而凶恶的海贼,再受到世界政府和海军的庇护之后,反而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祸端,而且在关键时刻,他们的立场依然是海贼那一方,他们不会和海军真的做到一条心的,这次战争当中,无论是海侠甚平还是鹰眼米霍克,包括已经回到了九蛇岛的波雅汉库克和已经消失了的月光莫利亚,他们在战争当中可以说都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我们海军……不能再指望他们了……”

    如果伊安在这里的话,就会惊讶地发现,其实青雉的理念,是和原本历史上的藤虎是一样的,他们都打算取缔七武海制度……

    不过,事情如果真的可以如同青雉所想象的那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