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现在也看不懂伊安的意图了,只好对桃兔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先归队吧!”

    然而,桃兔中将却一个立正,敬礼道:“战国元帅,我申请调往艾特沃尔海域,参与这次的战斗!”

    “嗯???”战国一愣,道:“为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任务失败!”桃兔有些不甘心地道:“而且败得如此的轻易,伊安是在我手里逃脱的,所以我有必要亲手将他抓回来,既然猜测他有可能介入这次战争,那么我打算到战场等待着他出现!”

    战国一听,顿时就明白了。

    桃兔中将因为是海军的名门之后,而且自身实力也相当强悍,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就连她的升迁之路,也从没有遇到过任何坎坷,这一次却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折,失败得如此彻底,她当然会心有不甘了。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有这样的请求,战国或许立马就答应了,但是对于桃兔中将,他却不得不慎重考虑。

    和白胡子海贼团的战争,绝对是一场大战,现在别说是海军了,就连其他的四皇势力,似乎也在蠢蠢欲动,战国也不知道到时候战场上会出现什么样的风险,假如桃兔在其中出现点什么差错的话,他就无法向钢骨空总帅交代了!

    所以想了想,战国只好拒绝道:“不用了,现在海军本部的防守也很空虚,你就留在这里,加强一下本部的防御力量,要知道,马林梵多后面的小镇上,住着的都是海军的亲属,是征战在外的将士们的精神寄托,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对于战国的这个理由,虽然明知道是借口,但是桃兔却根本无法反对,所以只好怏怏地答应了下来。

    然而,正当桃兔正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

    从窗外探出头去一看,却发现在基地的大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涌来了大批的记者!

    海军士兵们此时正将他们拦在外面,这些记者虽然不敢硬闯,但是却逮着那些海军士兵们拼命地提问,人太多了,声音很吵杂,所以在这里桃兔也听不清楚他们到底在问什么,只能看到那些海军士兵满头大汗,一脸紧张的模样。

    “怎么回事???”战国也起身走到窗边看了一下。

    还好,很快就有一个海军少校气喘吁吁地进来报告了,然而,他带来的消息,对于战国来说,却并不算好。

    “元帅阁下!不好了!”那海军少校惊恐地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推进城监狱失陷的事情,竟然被记者们知道了,现在基地门外的那些记者,都是赶来采访这件事情的,而且似乎还有更多的记者正在不断赶来……”

    “什么???”战国忍不住一捶墙壁,吼道:“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谁传出去的???还有没有一点保密意识???”

    推进城监狱被人劫狱,囚犯暴动逃脱,这么大的事情,海军这边肯定是要有所隐瞒的,不然到时候传出去,会引起普通民众的恐慌的!要知道,那里面关着的都是赫赫有名的海贼和罪犯,当他们被关着的时候,人们才能够获得安全感……

    但是现在好了,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现了疏忽,竟然导致推进城暴动的事情被泄露出去了。

    战国这时候恨得牙痒痒,忍不住发了一通脾气。

    等到他冷静下来之后,才考虑起如何对这件事情的善后,他走回办公桌钱,在椅子上坐下来,闭上眼睛想了好一阵之后,才看向了桃兔中将,对她道:“祗园,你出去应付这些记者,告诉他们,推进城事件是真的!”

    “嗯???”桃兔顿时惊异地看着战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

    战国揉着自己的眉心,头疼地道:“这件事情,瞒是瞒不住的,现在既然泄露了,那么索性将其公开吧,藏着掖着,反而会造成更大的恐慌,以其如此,还不如将这件事情全部推在伊安的头上,正好借这个机会,将剥夺伊安七武海称号的事情放出去!”

    是的,伊安当初逃出海军本部的时候,虽然海军就已经剥夺他的七武海称号了,但是那个时候,却还没有一个相应的借口对外公布,毕竟七武海的称号是世界政府给予的,没有一个确凿的证据或者借口,也不好轻易地剥夺一个七武海的身份,不然会让世人以为世界政府出尔反尔,丧失威信。

    不过现在嘛,战国却有正式对外公布的证据了,那就是伊安袭击了推进城监狱,带着囚犯们暴动了,这样一个理由,相信足以让世人信服了。

    桃兔点了点头,道:“那么,既然剥夺了伊安七武海的称号,就意味着他将重新成为通缉犯,如果记者问起来,还是用他原来的那份悬赏令吗?”

    “……不!”战国考虑了一下,仰躺在自己的椅子上面,叹了口气道:“如果记者问起,就告诉他们,现在对黑龙伊安的悬赏金额是……十亿贝利!”

    “十……十亿???”听到这个金额,就连桃兔也不由得一阵失神。

    距离上一次海军开出这样惊人的悬赏,有多长时间了?三年还是五年?

    惊人的悬赏,并不是好事,这意味着海军多出了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

    桃兔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有些担心地问战国道:“元帅阁下,你觉得伊安会不会是下一个红发香克斯?”

    “四皇吗?”战国思考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事实上,我一直在怀疑,伊安介入这次海军和白胡子的战争,究竟是为了和白胡子之间的关系,还是说,他在觊觎白胡子四皇的位置……”

    “?。??还有这种可能???”桃兔更加的吃惊了。

    “所以我觉得,最好祈祷是前者!”战国头疼地道:“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麻烦了,或许就算海军战胜了白胡子,也只是在为伊安做嫁衣而已……”

    “这……”桃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去吧,和记者说清楚这件事!”战国有些无奈地对桃兔道:“另外,如果记者问起这次劫狱事件的主谋,你就告诉他们,是两个人,一个是伊安,还有一个是海贼巴基!”

    “巴基???这又是为什么?”桃兔不解地道。

    “因为海贼巴基,是当初海贼王罗杰船上的人!”战国叹气道:“我们也是刚调查发现的,他不但是海贼王罗杰的船员之一,而且还和红发香克斯是兄弟……那推进城监狱之中,到底隐藏着多少这样背景深厚的囚犯啊……”

    桃兔被这接二连三的惊人消息,搞得都有些懵了,连她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出去,被记者们包围的都没搞清楚,只是被动地回答记者们的问题,将战国交代她的事情透露了出来。

    在窗口看着基地大门外,那帮记者被桃兔中将的讲述震得目瞪口呆的记者们,战国只觉得浑身被一阵无力感包围,其实他还有个消息没有告诉桃兔,那就是就在昨天,艾特沃尔那边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刚被升为七武海的黑胡子蒂奇,在一群海军的眼皮子底下也失踪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直觉告诉战国,蒂奇的消失,肯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

    现在,对于这场战争的前景,战国是真的一片茫然了,这场战争过后,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