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从破洞之中喷射出来,不但涌向了监狱第三层的地面,甚至还有一部分通过第三层的那个空洞,落到下面第四层去了。

    第四层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岩浆熔炉,长年都翻腾着沸腾的岩浆,现在这海水一下子浇下去,短时间内没法熄灭熔炉,反倒是导致一下子窜起了大量的水蒸气,这些水蒸气往上升,来到了第三层之后,立刻发挥出了作用。

    本来克洛克达尔的一记沙尘暴飓风,已经吹散了第三层弥漫的不少毒气,但是却没能够完全清除掉这些毒气,现在水蒸气一上来,顿时残留的毒气便溶解到了这些水蒸气当中,重新还原成了毒液掉落下来。

    而地面的毒液,被汹涌而来的海水一冲,则直接被稀释了!

    本来这些毒液是由麦哲伦的能力制造出来的,所以浓度很高,就连沾染到皮肤上,也会让人剧痛无比,现在被海水这么一稀释,谁都知道只要不是笨蛋到去喝这些混合了毒液的海水,就完全不会有事。

    克洛克达尔在看到海水刚涌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化为风沙飞了起来,他是砂砂果实能力者,最讨厌的就是水了,所以根本不愿意沾染这些海水。

    至于甚平,他本来就是鱼人族,所以海水对他完全没有压力,不过他还是立刻让在第四层等待着的囚犯们上来,趁着第三层积蓄的海水还不算深的时候,让大家趟水而过。

    麦哲伦的双脚,此时也淹没在了海水当中,他是恶魔果实能力者,海水对他是最大的克星,哪怕没有全身泡在海水当中,也会剥夺他的体力的,所以此刻的麦哲伦,前所未有的虚弱……

    囚犯们在上到第三层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忍不住指着麦哲伦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心说,你麦哲伦也有今天?

    不过,由于第三层已经淹水了,路飞他们这些恶魔果实能力者,此刻也比麦哲伦好不到哪儿去,于是众人也顾不得理会麦哲伦,非恶魔果实能力者的人,一个个地架起那些恶魔果实能力者,慌忙趟着水,朝着第二层的楼梯口跑去。

    马上就要出去了,自由就在眼前,囚犯们内心是极其火热的……

    克洛克达尔走在最前面,这被水淹的第三层,他是一刻都不想呆,伊安也理解他的心情,任由他去。

    最后众人都上去了,就留下甚平伊安和伊娃科夫三人,站在了麦哲伦面前。

    这个时候的麦哲伦,已经没有力气再发动自己的能力了,所以就算面前站着三个主谋,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怎么办?”伊娃科夫对伊安道:“这些海水会一直往下,填满第六层,然后是第五层,一层一层地蔓延上来,要不了多久,整个推进城监狱都会被淹没,只有露在海面上的那一层可以幸免,伊安boy,如果把麦哲伦留在这里的话,他会被淹死的!”

    伊安想了想,道:“带上他吧!”

    甚平也不见外,走过去一把将麦哲伦那巨大的身体扛了起来,背在背上。

    麦哲伦有些错愕,道:“你……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伊安撇了他一眼,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我一个同伴可能已经被桃兔中将给抓了,拿你去换人质而已,别想太多!”

    麦哲伦不吭声了,犹豫着是否要等脱离第三层之后,再次对伊安他们发起攻击。

    接连两次都被伊安他们给救了,饶是麦哲伦这么有原则的人,此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伊安却突然又来了一句,道:“另外,我虽然放走了不少囚犯,不过我觉得推进城监狱还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推进城只是被水淹了,并没有毁掉,你这个监狱长以后或许还能够发挥你的作用,死在这里,太可惜了!”

    说这话的时候,伊安并没有回头,所以麦哲伦也看不到伊安的表情,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其实,伊安这话的确是发自肺腑的,他这一次硬闯推进城监狱,第六层的犯人死在了他手里,第五层寒冰地狱那些囚犯估计也逃不了,可以说十恶不赦的犯人,基本都挂了,而他带走的一到四层的囚犯,倒也算不得穷凶极恶之辈,伊安有办法控制他们,所以带走也就带走了。

    但是如果失去了这推进城监狱,以后海军抓到的那些更凶恶的海贼,可就没地方关押了……

    伊安的头脑很清醒,他也并不是那种走极端的人,他很清楚,不管是海军,还是这推进城,虽然都有着黑暗的一面,但是同样的,也有着其积极的一面,麦哲伦这人也是如此,虽然是敌对方,但是这家伙很有他的原则,也算得上是尽忠职守,这样的人担任监狱长,对那些恶人罪犯也是一种震慑。

    阻挠我,就把你打倒,这只是双方不同的立场问题而已,麦哲伦在伊安眼中,不是那种无可救药只能杀掉的人,所以他不介意再救他一回。

    海军都有变成海贼的一天,谁知道以后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三人上到第二层后,发现这里并没有守卫,不由得有些奇怪,但是看到克洛克达尔他们正朝着第一层而去,伊安他们也就没有想那么多了,赶紧跟上。

    然而,当来到了第一层之后,发现还是没有守卫部队后,伊安他们也不由得有些奇怪了。

    “不是说那个桃兔中将在布置阻击吗?”特拉法尔加罗扛着自己的野太刀,有些疑惑地道:“为什么不见人?而且连监狱的狱卒也一个不见?!?br />
    “再上去,就是推进城监狱的入口了!没准她会在那里等着我们!”娜美开口道。

    “不,不对!”伊安皱着眉头道:“她们很有可能也不在入口那一层!”

    转过头,伊安望着麦哲伦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麦哲伦你之前守在第三层,并不是想要阻止我们,而是在拖延时间让推进城的看守和海军士兵撤退吧?”

    “……”麦哲伦面无表情,不想说话。

    “明白了!”娜美一捶手心道:“第三层当中肯定有影像电话虫,他们一定是看到麦哲伦也无法阻止我们,所以全部撤退了!”

    “哈哈哈!”克洛克达尔大笑起来,道:“那这么说来,等下咱们一出去,迎接我们的,恐怕就是海军的炮击了???”

    伊娃科夫点了点头,道:“他们估计是看到监狱破损,海水灌进来了,知道再呆下去也是无用,所以干脆回到军舰上面……看样子,海军是打算放弃推进城,打算将其摧毁??!”

    “摧毁也只能摧毁海面上入口那一层!”伊安道:“不过海水灌入,我们最终都得到入口那一层去躲避,也就是说,炮击是躲不掉的!”

    甚平问道:“伊安老弟,你的撤退计划呢?有接应的船只吗?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就只能想办法抢海军的舰船了!”

    “当然有接应的船只,不过可能会很拥挤!”伊安笑着道:“事实上,最终逃出来的人数,有点超乎我的想象了……”

    “那这么说来,还是得抢军舰了……”甚平道。

    “不!”结果伊安却摇着头道:“抢军舰做什么?军舰只能顺着世界政府的专用海流前进,先不说正义之门会不会打开,就算打开了,难不成咱们还到海军本部去自投罗网吗?”

    这一次的战争,可没有在马林梵多进行,伊安他们就算去了海军本部,也是没用的,所以伊安其实一开始就舍弃了军舰的想法。

    包括艾尼路看守的,那艘被桃兔中将击沉的军舰也是如此,伊安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用那艘船离开。

    被他这么一说,甚平和伊娃科夫,还有囚犯们,都不由得有些好奇,追问伊安到底打算怎么撤离。

    然而,伊安却神秘地一笑,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