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在两天后,无风带的九蛇岛外海。

    这里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海军制式军舰,而在军舰的旁边,一只巨大的海王类被杀死在这里,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海面。

    这只被杀死的海王类,是这艘军舰上的海军中将鼯鼠的杰作,虽然海军的军舰底部有着海楼石,可以让军舰不引起海面下海王类们的注意,但是这种忽视也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在无风带这种海王类的巢穴当中,偶尔也有会不经意来到海面的海王类会发现海军的船只,从而引发袭击。

    除了中途斩杀了这只海王类,鼯鼠就一直呆在军舰的甲板上面等待着。

    他是奉海军本部的命令,前来接七武海的波雅汉库克的,然而九蛇岛不允许男性靠近,再加上他们来得不巧,九蛇海贼团已经在波雅汉库克的带领下,出?!搬髁浴绷?,所以鼯鼠只能一直在这里等着。

    事实上,他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两天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海军士兵突然跑来报告,说海面上发现了九蛇海贼团的船只,她们已经回来了!

    鼯鼠霍地一下子站起来,握着自己的刀来到船舷边。

    九蛇海贼团的船只,还是由那两条凶猛的游蛇拖拽着,很显然,九蛇海贼团的人也发现了这艘海军军舰,于是便朝着这边靠了过来。

    等到双方的船只靠近之后,鼯鼠朝着九蛇海贼团的船上大喊道:“我们恭候多时了,你们终于回来了九蛇海贼团,我是海军本部中将鼯鼠,王下七武海的波雅汉库克,我等奉命前来接你,海军本部已经对你发出了强制召集令!”

    然而,鼯鼠的这番喊话,却引来了九蛇海贼团女战士们的嘲笑。

    “我们已经回答过很多遍了,很遗憾,蛇姬大人不会出来的!”

    “那就是男人吧?真没品味,大喊大叫的……”

    鼯鼠看着这些九蛇女战士,一脸的阴鹜,道:“这次对七武海的召集令是世界政府的严令,拒绝就意味着协议破裂,‘七武?!某坪藕吞厝ń话?,波雅汉库克,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愿意出现吗?”

    或许是因为听到鼯鼠的这番话,波雅汉库克终于从船舱中出来了。

    依然是那么的风华绝代,风情万种……

    “你们还是来了啊,多事的家伙……”波雅汉库克站在船首,一只手叉在腰间,轻轻地一揽自己乌黑的秀发,道:“妾身可不想参加什么战争,不过,七武海的称号,希望你们不要剥夺,另外……你们船上的所有东西,都归我了!”

    “……!”鼯鼠一听,忍不住吼道:“别做梦了,你又不是任性的小女孩,你以为我会接受你这种无理的要求吗?”

    然而,还不等鼯鼠的话说完,早就被波雅汉库克的美貌迷得不行的海军士兵们,已经急吼吼地将军舰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抬出来了……

    鼯鼠不得不再次对这帮蠢货一番怒吼。

    “听好了,波雅汉库克!”鼯鼠一脸阴霾地道:“就在两天以前,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被黑胡子蒂奇重伤,或许命不久矣,海军本部的赤犬中将已经率领舰队,将白胡子海贼团本部围困在艾特沃尔海域的一座小岛上面,并且击败了试图突围的白胡子海贼团第五和第六番队,这对于海军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七武海的协议当中,已经明确了你们的义务,那就是在海军与四皇战斗的时候,你们必须无条件服从海军的领导,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之内,白胡子海贼团地盘上的所有海贼,都会赶来营救白胡子的,现在海军本部已经调集了海军三大将作为先锋,准备迎击整个白胡子海贼团,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召集,要么被剥夺七武海的称号!”

    “可是,妾身很讨厌世界政府,才不想听命于他们呢!”波雅汉库克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道:“但是妾身又很喜欢七武海的称号,不想被剥夺……你看这样行不行?迎接妾身的海军军舰,在海面上遇到了诡异的事故,全军覆没了……”

    “?。?!”

    一听到这种话语,鼯鼠心中顿时一惊,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波雅汉库克却突然双手握在胸前,对着海军军舰发出了一圈圈粉色的光波。

    “甜甜甘风!”

    在看到波雅汉库克的动作的时候,鼯鼠立刻意识到不妙了,立刻拔出刀来,刺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疼痛,让他逃离了被石化的命运,但是他身后的海军士兵们却无法幸免,早就被波雅汉库克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的他们,一个个全都变成了石像……

    “一……一群蠢货……”鼯鼠低着头,扭头看着身后被石化的士兵们。

    “用疼痛来转移注意力,你很不错!”波雅汉库克站在鼯鼠面前,道:“但是现在就剩下你一个孤家寡人了,你还想继续继续吗?”

    “1和0……是不同的!”鼯鼠恨恨地回答道。

    “随便你吧!”波雅汉库克转身就打算离开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鼯鼠却对着波雅汉库克道:“我会等到最后期限的,我不会空手而归的……两天后如果你还是不出现,那么就意味着协议破裂……”

    “……”波雅汉库克扭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带着九蛇海贼团朝着自己的岛屿而去,只留下鼯鼠孤零零地一个人呆在军舰上,陪伴他的,只有那一堆傻不拉几的海军士兵的石像……

    等回到九蛇岛的天守阁之后,波雅汉库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入浴。

    虽然她背后的奴隶印记已经被伊安给抹消掉了,但是多年来的习惯,还是让她禁严了内城。

    “呼!”当温暖的水浸润了波雅汉库克的身体之后,她惬意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放松了身体,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一声细微的滴答声。

    “谁???”波雅汉库克立马就警惕起来了,要知道她入浴的时候,方圆两里之内,不应该还有人存在的!

    不过,没想到的是,她刚从水里一转过身来,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时,登时就愣住了。

    一个她十分熟悉的人影,此时就蹲在水池的角落处,双眼发直地看着她,鼻子下面一道红色的谜之液体,正在滴落……

    “伊……伊安???”

    看清楚了对方的面容之后,波雅汉库克突然之间方寸大乱,拿着浴巾遮挡在胸前,脸颊通红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为何会在这里???”

    “那个……”伊安伸手一抹鼻子,有些尴尬地道:“我是来找你的,听说你要入浴,所以提前在这里等着,想和你单独见个面,只是……没想到你动作会那么快……”

    伊安真不是有意偷窥的,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波雅汉库克在一边进入浴室的时候,就已经一边在脱衣物了,伊安当时都忘记出声阻止她了……

    被伊安这么一说,波雅汉库克也不知所措,最后还是伊安先反应了过来,扭过头道:“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等到波雅汉库克羞涩地穿上自己的衣衫之后,伊安才转过头来,不过看着波雅汉库克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上散发着的湿气,伊安忍不住又有流鼻血的冲动了。

    绝世尤物果然是绝世尤物,穿衣服有穿衣服的美,不穿衣服……也有不穿衣服的诱惑……

    等到旖旎的气氛稍稍缓解了之后,波雅汉库克才突然想起来,有些焦急地问伊安道:“前几天妾身在外海的时候,听到消息说海军本部剥夺了你的七武海称号,这是真的吗?”

    “嗯,真的!”伊安点了点头道。

    “为何会这样???”波雅汉库克气愤地道:“难道也是因为强制召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