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香克斯这种表情,伊安就忍不住心中噗通乱跳,这并不是被香克斯的杀气给吓到的,相反,伊安能够感觉得出来,香克斯的杀气,并不是对着自己放出来的。

    他之所以心跳得厉害,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恐怕问对人了!香克斯肯定知道当年西海的班班罗尔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真的,虽然伊安是穿越过来的,并且夺舍重生,按说原主人的身世,他其实不需要多在意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好奇啊,要说自己一直是个孤儿也就算了,但是偏偏出海的时候,耕四郎师父给了自己那么一封信,而自己打探下来的情况中,班班罗尔岛当年似乎发生了一件很重大的事件,似乎不下于当时奥哈拉被毁灭的事情,这如何让伊安不想去探寻一下?

    伊安总觉得,占用了人家的身体,好歹也帮着这具身体寻找一下身世吧,算是满足一下原主人的遗愿也好。

    所以伊安赶紧开口对香克斯道:“别误会,香克斯大哥,这是关于我的身世的线索,在我出海的时候,我的师父耕四郎曾经给了我一封信……”

    于是,伊安便将事情的经过向香克斯娓娓道来。

    “你……你竟然是班班罗尔的幸存者???”

    让伊安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说完之后,香克斯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伊安。

    尤其让香克斯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伊安竟然还是以婴儿的身份获救的,这……这简直是……

    “天意??!”香克斯忍不住仰头叹了口气,然后端起桌上的酒杯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伊安也不说话,就这么等这香克斯,而香克斯则是好一阵之后,才突然开口道:“我的确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可以说,你问我,还真是问对人了,要是你找到其他的西海人,恐怕没人能够告诉你真正的真相……”

    伊安精神不由得一振,连忙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班班罗尔岛当时真的发生了大瘟疫吗?”

    “瘟疫?哼!”香克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道:“这只是世界政府和伊路西亚王国给世人‘看’的真相而已……”

    说到这里,香克斯突然话锋一转,对伊安道:“你知道吗?20年前那时候,刚好是我在杰克逊号上当实习生的时候!”

    伊安刚开始还愣了一下,但是随后反应过来,香克斯说的,应该是罗杰的海贼船奥罗·杰克逊号。

    原来那个时候,香克斯已经在海贼王的船上当实习生了,不过以他的年龄来看,估计也是才上船没有多久吧。

    果不其然,香克斯喝了口酒,道:“说来也巧,西海本来就是我的家乡,那个时候,杰克逊号也刚好就在西海,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机缘巧合之下,上了罗杰船长的船的,而就是在杰克逊号在西海逗留的那段时间里,西海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情!”

    伊安正听得入神呢,结果却突然听香克斯道:“你知道奥哈拉事件吧?”

    “当然!”伊安在点头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船舱门口那里,一个人影悄悄地出现了。

    是罗宾!她估计也是被香克斯刚才那一阵杀气惊醒了,结果出来就听到伊安和香克斯聊起了西海当年的事情,自然也就留下来想听听。

    “既然知道奥哈拉事件,那你知道奥哈拉事件从爆发到结束,用了多长时间吗?”香克斯问伊安道。

    伊安摇了摇头,他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罗宾却突然出声道:“四天!只用了四天时间!”

    香克斯一愣,转头望向了罗宾,看了她一眼,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是的,从海军舰队集结,到奥哈拉被从地图上抹去,一共只用了四天时间!”

    伊安有些不解地问香克斯道:“时间的长短,和班班罗尔有什么联系吗?”

    “当然!”香克斯意味深长地看了伊安一眼,道:“你觉得,海军的一只屠魔令舰队,可以用四天时间,从海军本部赶到西海吗?”

    伊安盘算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在他看来,从海军舰队集结到出发,怎么都要耽搁一天时间,而剩下的三天时间,哪怕走无风带,也不见得能那么快到达西海一个特定岛屿的,伊安估计,一个星期时间还差不多。

    但是就这么一盘算,伊安也察觉到了其中的疑点了,疑惑地问香克斯道:“你的意思是,这只屠魔令舰队,是从西海的分部调过去的?”

    “这怎么可能?”香克斯摇头道:“西海的分部,不可能有那么庞大的舰队力量,那只舰队,就是海军本部的直属舰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伊安都有些糊涂了,搞不懂香克斯到底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但是,罗宾却突然反应过来了,猛然间开口问道:“你是说,那只执行屠魔令的舰队,其实是从班班罗尔岛调过去的???”

    听她这么一说,伊安也愣住了!

    “没错!”香克斯赞许地点了点头,道:“那只舰队,的确是从班班罗尔调过去的,在20年的地图上,奥哈拉和班班罗尔的距离,就是三天的航程而已!”

    伊安霍地一下子站起来,惊讶地道:“香克斯大哥,你的意思是,当时这只舰队,是到班班罗尔执行屠魔令任务的???”

    这是伊安的猜测,然而香克斯却摇着头道:“不,并非如此!那支舰队,其实是到班班罗尔执行封锁任务的!”

    “封锁任务?”伊安皱起了眉头:“不是说班班罗尔并没有发生瘟疫吗?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封锁班班罗尔岛?”

    “因为他们封锁的,根本就不是瘟疫,而是‘人’呐!”香克斯端起酒杯又猛灌了一口,道:“事实上,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班班罗尔那座岛,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瘟疫,海军当时的舰队,其实对于自己执行的任务根本就是一头雾水,只是听伊路西亚王国的国王这么说,他们也就在对方的请求下,帮着封锁岛屿?!?br />
    “但是其实,当时班班罗尔岛上面,还有一群特殊的人存在!”香克斯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森冷,然后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三个字:“天!龙!人!”

    伊安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顿时就呆住了,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怎么又是他们???”

    “哼!”香克斯冷哼了一声道:“原因很简单,当时的天龙人,正在访问伊露西亚王国!”

    伊安一听,顿时就明白过来了,就像当初访问哥亚王国一样,当时的伊路西亚王国也邀了世界贵族对他们国家进行访问,虽然在伊安眼里,这些天龙人根本就是一群渣滓,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些顶着造物主称号的世界贵族,其实在很多国家都是很受欢迎的。

    在很多人看来,世界贵族就是所有贵族的标杆,而这个世界因为地理的缘故,很多国家也都是君主制的国家,有君主制,自然会衍生贵族阶层,有这些贵族的追捧,天龙人在他们眼里当然是追求的榜样和目标了。

    “你是说,那些海军舰队,其实是?;つ切┏龇玫奶炝说??”伊安试着猜测道。

    “是的!”香克斯点了点头道:“你可能不知道,在二十年以前甚至更早一些的时候,天龙人的访问活动,海军都会派出大量的舰队随同?;さ?,但是,伊露西亚王国这一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

    伊安很想问为什么,但是他知道香克斯接下来会说的,所以干脆和罗宾一样,静静地听着。

    “天龙人对伊露西亚王国的这次出访,因为有舰队随行,所以在当时奥哈拉事件爆发,也就是从海军的萨乌罗中将逃脱之后开始,世界政府便紧急征调了正在班班罗尔的舰队,前往奥哈拉,以便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奥哈拉毁灭掉!”香克斯道:“这也是班班罗尔事件后没多久,就爆发了奥哈拉事件的原因,因为舰队根本就是从班班罗尔调过去的!”

    香克斯的话,似乎引起罗宾对当时奥哈拉的回忆,不由得浑身都在发抖,伊安见状,只好站起身来,走过去牵着她的手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这样她或许会好一些。

    等到重新坐下来之后,伊安才问道:“那么班班罗尔那边,到底是个什么事件?”

    “哼,这事情,还要从当时的伊路西亚王国国王修恩达鲁卡说起!”香克斯道:“修恩达鲁卡是个典型的暴君,当天龙人来访他的国家之后,为了给天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竟然别出心裁地,弄出一个‘游戏’来接待当时到访的天龙人!”

    香克斯深吸了一口气,道:“而这个游戏,就叫做……‘人类狩猎’!”

    “什……什么???”伊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顾名思义,就是把活生生的人类,当做猎物来提供给天龙人进行狩猎!”香克斯说道这里,也不由得捏起了拳头,青筋直冒:“天龙人猎到的‘猎物’都任由他们处置,是剥皮烧烤,还是做成标本收藏,都随他们高兴!而这个猎场,就被定在了班班罗尔!”

    当听到香克斯的话后,伊安脑海里面突然就嗡的一声,然后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玛丽乔亚天龙人的藏宝库里面,看到的那些人类标本,当时他还以为那些标本都是来源于那些被他们处死的奴隶呢,但是现在听下来,竟然还有别的来源???

    还有,烧烤是怎么回事???难道说那些天龙人,他们真的吃……吃人???

    如此惨绝人寰骇人听闻的消息,从香克斯口中说出来,让伊安忍不住的一阵怒火冒起。

    “伊路西亚王国的国王修恩达鲁卡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要是曝光的话,他会死得很惨的!”香克斯也忍着心中的怒火,继续道:“所以他传出了班班罗尔岛发生瘟疫的事情,并且请求海军的护航舰队帮忙封锁了班班罗尔岛,而当时不知情的海军舰队也照做了?!?br />
    “但是,海军们绝对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封锁了班班罗尔岛后,来自三个家族的天龙人,便在班班罗尔岛上,展开了人类狩猎的游戏……”香克斯的拳头捏得咔咔直响:“整个岛上的居民,约有数千人,都被他们以玩耍的心态屠杀了!连妇女和小孩子都没有放过!”

    此时已经不只是伊安和罗宾在听香克斯的讲述了,就连红发海贼团的船员们,也围拢了过来,他们静静地听着香克斯的讲述,脑海里却勾勒出了当时的惨象,忍不住一个个也愤怒得难以发泄……

    “当时因为出访的天龙人一共有三个家族,所以海军也相当的重视,一共派出了七名海军本部的中将对其进行?;?,还有大量CP的成员!”香克斯缓了口气道:“不过因为后来发生了奥哈拉事件,再加上萨乌罗中将出于同情,私自逃脱并逃往奥哈拉,所以最后,只留下了一名海军中将,留在伊路西亚王国?;ぬ炝?!”

    说到这里,香克斯突然问伊安道:“你知道革命家蒙其·D·多拉格吗?”

    伊安一愣,但是随后赶紧点了点头,心想怎么会突然扯到自己的老大多拉格去了?

    然而,下一秒香克斯却说出了一句让伊安震惊不已的话来!

    “当时留守的海军中将,就是多拉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