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钟在鸣响,大地的歌声从禁地传遍了整个空岛。

    伊安耳边回荡着这璀璨的音色,心中却在唏嘘着,对站在他身旁的艾尼路道:“看到了吗?凡人也有凡人的坚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伟大!”

    艾尼路没有说话,他本来在看到这黄金钟的时候,还眼前一亮,觉得是不是想个什么办法,把这黄金钟弄到手呢,然而,当他看着瓦夷帕那种以生命在敲响黄金钟的姿态时,不知道为何,他也觉得有些震撼。

    香狄亚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隐藏在空岛的边缘地带,他们和空岛人战斗,也和蓝海人战斗,还和艾尼路这个神战斗,原先的艾尼路一直没有把他们当回事,觉得无非是一些躲躲藏藏的老鼠,偶尔通过心网察觉到他们的时候,也都只是随手一道闪电打下去而已,艾尼路他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些香狄亚人。

    然而现在,就是这么一帮香狄亚人,在自己宫殿上方的云层中,敲响了大地之歌……

    人能做到的事情,自己这个‘神’,却没法做到,艾尼路的心情现在越发的沮丧了。

    可以说,伊安的出现,彻底打破艾尼路对自己‘神’的幻想。

    “你既不杀我,又不驱逐我,你到底打算让我做什么?”艾尼路伸出手手指,擦拭了一下自己淤青的嘴角,问伊安道。

    伊安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艾尼路,那目光看得艾尼路一阵发***刻之后,伊安才道:“我的海贼团里面,缺一个得力的打手!”

    是的,伊安对于艾尼路这家伙的定位,就是打手。

    在伊安的海贼团中,目前的高端战力也就藤虎一个,但是藤虎的年纪毕竟比伊安大,而且担任的是副船长的职务,平时辅佐伊安尽心尽力地管理海贼团,事情已经够多了,所以伊安也不好时常带着他到处去干架。

    而猎龙人海贼团的其他成员,也就是伊安从玛丽乔亚带出来的那些奴隶,并不是专门司职战斗的,虽然也有不少实力,但是他们大部分时候是为了保证海贼团的后勤工作的,毕竟一个两个人可是无法开动大船的,一艘船上面,要有足够的水手,擦洗甲板,搬运物资,修补船帆,乃至很多时候还要打探情报等等,这些都需要人手来做。

    像草帽海贼团这种几个人就能在海上远航的,那真的是光环加成了……

    所以伊安一直都觉得,自己还差一个能随时跟着自己干架,能够充当恶人的“打手”!

    本来之前伊安是看中了克洛克达尔的,但是克洛克达尔毕竟当初的身份是七武海,和伊安是平级的,以他的傲气,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加入伊安的海贼团的。

    事实也证明他猜的没错,克洛克达尔那家伙宁愿进监狱,当时也没有向就在阿拉巴斯坦的伊安求救……

    而现在,伊安阴差阳错地被路飞他们的冒险,卷入了冲天海流,来到了艾尼路所在的这个空岛后,伊安就觉得,艾尼路说不定还真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家伙相当的傲气,但是实力是有的,说白了,那就是又能嘲讽又能干架,绝对的MT打手人??!

    而更有意思的是,伊安的能力,却偏偏把艾尼路吃得死死的!这就是最好的底牌了,所以伊安当时就打定主意,要将艾尼路这家伙带进海贼团里面来。

    当然,伊安也明白,假如放任艾尼路在岛上造成巨大的破坏,到时候艾尼路的恶人形象坐实了,伊安让他加入海贼团的话可能会不太好,伊安自己也无法容忍一个十恶不赦的家伙进自己的海贼团来的,所以他才会赶在艾尼路动用方舟发动雷迎之前,将这家伙干趴下。

    这其实也是在减少艾尼路的罪孽,不过,由此造成的影响就是,这空岛本该发生的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就此消弭了。

    伊安也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好是坏,他猜测或许没有了艾尼路这个强大的敌人,空岛上的居民们对于灾难的印象也不会太深刻,到时候和香狄亚人之间的和解过程,也会多出许多波折来。

    不过还好的是,有甘福尔在,作为前任的空岛统治者,甘福尔其实也是在致力于消弭和香狄亚人之间的仇恨的。

    如果有一个强力人物能促使他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进行谈判的话,或许岛上的和平也还是会到来的……

    这也是伊安没有提任何条件和要求,就带着瓦夷帕他们找到黄金钟的原因,香狄亚人为了再次点亮香朵拉的灯火,完成大战士卡尔葛拉的遗愿,已经为此奋战了四百年了,这口气估计实在是堵得慌,不让他们把憋着的这口气吐出来,他们就还是会继续偏激下去的。

    在伊安看来,相比原本历史上,由路飞来敲响黄金钟,还是让香狄亚人自己来敲响它或许更合适一些……

    瓦夷帕敲了好长时间的钟,到最后终于敲不动了,他跪倒在黄金钟面前,和其他香狄亚人一样,泣不成声。

    “伊安大哥,我去给他治疗一下可以吗?”乔巴被蕾玖抱在怀里,看到瓦夷帕那血肉模糊的双臂心中不忍,于是转头问伊安道。

    伊安点点头道:“去吧!”

    乔巴从蕾玖怀里跳下来,一路小跑过去,来到了瓦夷帕的身旁,替他治疗手臂,而瓦夷帕似乎经过发泄之后,也对草帽海贼团没有了敌意,对于乔巴的治疗,他并没有拒绝。

    而伊安此时也察觉到旁边有一道视线看了过来,转头一看,就看到了罗宾希翼的眼神。

    伊安顿时一笑,道:“你也去吧,你没看错,那黄金钟底座上面,就是历史正文,我说过,要带着你寻找它们的,现在正是时候!”

    罗宾顿时对着伊安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也朝着黄金钟的位置走了过去。

    她其实之前第一眼看到黄金钟的时候,就被那黄金钟底座上的文字所吸引了,对于一直苦苦追寻历史正文的罗宾来说,当那些熟悉的文字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

    不过,之前她并不知道伊安带着香狄亚人来这里是要做什么,所以暂时按捺住了,直到这个时候征得伊安的同意后,才迫不及待地走了过去。

    看到罗宾来到底座面前,伸出纤细的手抚开那些青苔,露出巨大基石上深刻的文字后,瓦夷帕才瘫着双手,喃喃地道:“这……这就是历史正文?我们的祖先誓死守护的石碑吗?”

    “是的!”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瓦夷帕回过头来,看到了也走上前来的伊安。

    伊安站在瓦夷帕的身后,望了一眼正在阅读历史正文的罗宾,然后对瓦夷帕道:“你们的使命已经结束了,我的这位同伴,是唯一一个懂得古代文字的历史学家,她会把这石碑所记载的内容和真实的历史,传递下去的……”

    瓦夷帕惊疑地看着罗宾的背影,有些不敢相信,而罗宾则回过头来,对着伊安露出了一个笑容,似乎在感谢伊安的信任。

    看了一会儿后,罗宾才走了过来,对伊安道:“这上面记载的,是拥有神之名的古代兵器,海王波塞冬的所在地……”

    虽然知道这石碑上记载的是古代兵器的消息,但是罗宾并没有对此进行隐瞒,如实地告诉了伊安,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伊安摆摆手道:“不必说,你记在心里就好了,如果有一天能用得到的话,再告诉我吧!”

    “好的,船长!”罗宾微微一笑,手指搭在额上,对伊安示意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香狄亚人的游击兵指着石碑旁边的一个位置道:“这里刻着的也是同样的文字,这也是历史正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