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甘福尔的质问,艾尼路很想说一句:“没用的人,就该被消灭!”

    然而,当他看到旁边一脸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的伊安时,就知道如果说出来,他就要有苦头吃了。

    所以他只能一扭头,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但是却什么都不说。

    伊安也很清楚,艾尼路这家伙虽然在自己手里被虐得不要不要的,看起来很乖了,但是在面对比自己弱小的人的时候,他还是改不了那种狂妄的傲气。

    怎么说呢,这恐怕这个世界很多海贼的通病吧,通常他们都只服从比他们强大的人,对于比自己弱的,就是彻底的藐视。

    艾尼路虽然不是海贼,但是他也有着这样的性格,这种性格是后天环境影响造成的,艾尼路绝对是典型。

    无敌得太久了,就会有这样的心态。

    但是同样的,这样的心态也好治,那就是狠狠地怼他,怼到他对你服气,那就能让他服从你了。

    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艾尼路对于伊安很畏惧,伊安说什么,他都不敢违抗,但是甘福尔却不行,当初甘福尔就是被艾尼路赶下台来的,对于这样的手下败将,甘福尔不管说什么,艾尼路都听不进去的,哪怕是大道理也没用。

    反倒是瓦夷帕很了解艾尼路的心态,他直接抬起了自己手里的火箭炮来,瞄准了艾尼路,道:“别和他说那么多,直接干掉他就好了!”

    瓦夷帕的动作,让香狄亚人的游击兵们,也齐齐地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武器,对准了艾尼路。

    香狄亚人对于艾尼路的仇恨是很深的,艾尼路统治空岛的这些年来,有不少的香狄亚人,丧生在了艾尼路的神之制裁下,现在眼见艾尼路被伊安抓到,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以错过???

    而艾尼路看到这一幕,也顿时冷笑了起来,扭头对伊安道:“这些香狄亚人,他们可不是你的同伴,我对他们出手,没问题吧?”

    然而,伊安却摇了摇头,没有搭理他,而是转头对瓦夷帕道:“香狄亚人,放下你们的武器,他现在是我的俘虏,如何处置他是我的事,轮不到你们来越厨代庖!”

    “蓝海人,你能打败艾尼路,我承认你很厉害!”瓦夷帕却毫不退缩地望着伊安道:“但是如果你要阻止香狄亚人的复仇,那么就别怪我们连一起攻击了!”

    这话一说出来,就听到呛啷一声,一旁的索隆已经拔出刀来了,他望着瓦夷帕道:“如果要打架,我们奉陪!”

    “没错!”路飞和山治也站在了伊安的身旁,开口道。

    看到香狄亚人对伊安露出了敌意,草帽海贼团不约而同地站在了伊安这边,就连娜美乔巴和乌索普也不例外,毕竟此刻的香狄亚人对路飞他们来说,还不怎么了解,加上之前瓦夷帕还攻击过他们呢,要不是当时有着共同的敌人艾尼路,他们也不会和香狄亚人联手的,而现在,艾尼路已经被伊安给抓到了,众人自然要向着伊安。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蕾玖抱着双臂站在伊安身边,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罗宾也按紧了自己的帽子,多鲁尼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将自己的指节捏得咔咔直响。

    甘福尔看看伊安,又看看瓦夷帕,想要出来打个圆场,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艾尼路却有些惊讶地望着伊安,他没想到伊安竟然会站出来为他说话。

    瓦夷帕和香狄亚人的游击兵们,此刻也很紧张,对上一个连神艾尼路都能打败的敌人,他们心理压力不大那是吹牛的,所以就连瓦夷帕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开火。

    就在这个时候,伊安却摆了摆手道:“勇气可嘉,但是香狄亚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你们的目的了?”

    “什么意思?”瓦夷帕问道。

    “你们到底是来找艾尼路复仇的,还是来寻找故乡的灯火的?”伊安笑着问他道。

    “香……香朵拉的灯火???”瓦夷帕一惊,急忙问道:“你知道它在哪里???”

    这下子,别说是香狄亚人了,就连甘福尔和路飞娜美他们,也竖起耳朵听着。

    然而,伊安却不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瓦夷帕肩膀上的火箭炮,瓦夷帕注意到了伊安的视线,只得将武器放了下来,他这一放,其余的游击兵们也偃旗息鼓了。

    “对嘛!我又不是你们的敌人!”伊安笑着道:“说实话,我挺佩服你们香狄亚人的执着的,但是前提是你们别把我当成敌人!”

    “……对不起!”瓦夷帕想了想,用一种坚定的眼神望着伊安,道:“是我的错,但请你务必告诉我们黄金都市香朵拉的事情,我们香狄亚人这400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它了!”

    伊安点了点头,倒也没有说什么,道:“跟我来!”

    说完,他示意了艾尼路一眼,然后扭头就朝着藤蔓上方飞去。

    艾尼路无奈,只能跟上。

    “快!快跟上伊安大哥!”娜美兴奋了,立刻拖着路飞跑上了藤蔓,道:“我们去找黄金和财宝!”

    众人都跟着伊安,爬上了那巨大的藤蔓,瓦夷帕不用说,就连甘福尔也想去看看。

    伊安是用飞的,但是路飞他们却是用爬的,所以很是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当来到了顶端的艾尼路宫殿所在的云层之后,众人也看到了那艘被伊安毁坏的巨大方舟,这才明白当时伊安和艾尼路的战斗有多激烈。

    “这里哪里有什么香朵拉的灯火?”艾尼路忍不住开口道:“我在这里那么长时间,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香朵拉的灯火?!?br />
    伊安一笑,也没有答话,而是继续朝着更上方的云层飞去。

    艾尼路一阵错愕,随即反应了过来,赶紧跟上。

    伊安带着众人,一直来到了神之宫殿更上方的天空,在他印象当中,那巨大的黄金钟好像就是在这里的。

    果不其然,当来到上空一片小小的岛云上之后,众人便看到了一个气势恢宏的大钟!

    就连伊安都不得不承认,这个黄金钟看起来实在是太漂亮了,虽然上面已经爬满了青苔和藤蔓,但是上面若隐若现的古朴文字和花纹,却诉说着这黄金钟的沧桑和厚重,它就这么屹立在那里,四百年来亘古不变。

    当第一眼看到这黄金钟的时候,瓦夷帕和那些香狄亚人全都呆住了。

    不知道为何,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黄金钟的模样,但是一种亲切感却在瓦夷帕他们的心头泛起,那是他们祖先刻在血脉中的记忆啊。

    “香朵拉的灯火……”瓦夷帕颤抖着,伸出自己的手臂,远远地想要去抚摸那黄金钟,在伸出手的同时,他眼中的泪水已经流下来了。

    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香朵拉的灯火了!

    “去吧!”伊安看到这位硬汉竟然流下了眼泪,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唏嘘,于是开口道:“去敲响它吧!那是你们香狄亚人四百年来的坚守!由你来敲响最合适了!”

    听到伊安的话后,瓦夷帕终于动容了,他看了伊安一眼,对着伊安郑重其事地行了一个香狄亚人的礼节后,这才走向了那巨大的黄金钟。

    没有工具,如何敲响如此巨大的黄金钟呢?

    然而,瓦夷帕却用他的行动,为伊安阐述了香狄亚人的骄傲!

    他来到黄金钟面前站立着,久久不语,然后突然大吼了一声:“卡尔葛拉?。?!”

    随着他的呼喊,他狠狠地一拳砸在了黄金钟上面!

    “铛————!”

    随着瓦夷帕以血肉之躯对黄金钟的敲击,荡漾开来,在听到这钟声的时候,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那是何等绝美的音色……这钟声,仿佛有着涤荡人灵魂的感觉一样……

    以小小的拳头来撞击这巨大的黄金钟,瓦夷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第一次敲击的时候,瓦夷帕的拳头就已经骨头都被砸碎了。

    然而,他却浑然不觉,用他血肉模糊的拳头,再一次地击出。

    “铛————!铛————!”

    瓦夷帕一下接一下地用拳头敲击着黄金钟,他拳头的力量,将黄金钟都打得摇晃起来。

    而在他身后,香狄亚人的游击兵们,已经泪流满面地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