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伊安来说,单单只是为了对付杰尔马集团,还不值得他那么大动干戈,集齐四位七武海一起出手。

    用一个比较恰当的词语来形容的话,伊安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其实真正想要做的,是借助杰尔马狠狠地报复一下多佛朗明哥。

    一直以来,伊安和多佛朗明哥两人,都是那种表面上笑盈盈,背地里却在捅刀子的关系,伊安搞死了多佛朗明哥的手下维尔戈,让多佛朗明哥谋划的,在海军卧底的计划付之东流,而后又敲诈了多佛朗明哥好大一笔钱。

    而多佛朗明哥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找准机会,也咬了伊安一口,竟然借助杰尔马集团,毁掉了猎龙人海贼团在特拉维拉岛的驻地。

    按说这其实已经和撕破脸没什么区别了,可是由于两人明面上都是七武海的一员,在世界政府的名义下,两人根本不可能大打出手,所以伊安现在也只能维持表面上的和谐,采取了一个绕圈子的办法,对多佛朗明哥进行报复。

    你不是拿杰尔马当枪使吗?那好啊,你能用,我也能用!我撵着屁股追击杰尔马集团,追到了你德雷斯罗萨,然后在岛上开战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毁了你唐吉坷德海贼团几座工厂,也是情有可原的,对吧?…………

    有鱼人海贼团在,那三艘船只虽然被打穿了个大洞,但是却绝对沉不了的,鱼人海贼团的鱼人们,在水中将船只托着,船上的工匠便拿着材料对损伤部位进行修理。

    在这段修理的时间当中,伊安此时正拿着甚平提供的海图研究着追击方向。

    之前以克洛克达尔制造的风暴作为阻挡,拦住了杰尔马前进的道路,而后伊安他们又从后方堵截,让杰尔马只能朝着左右两边逃跑了,很幸运的是,伽治他们逃走的时候,刚好选了德雷斯罗萨的所在方向,倒也省得伊安出马逼他们换方向了。

    而杰尔马的蜗牛船只,之前被雷吼炮击沉了不少,瓦鲁多正带着一部分鱼人海贼团的海贼,试图打捞这些蜗牛,毕竟那些蜗牛背上都有着一些建筑,说不定会有杰尔马的研究设施之类的,或许能通过打捞的方式,从中获得一部分杰尔马的科学研究资料。

    从一开始,伊安就没指望过能逼伽治交出他的研究资料,这些资料是杰尔马集团安身立命的本钱,伽治应该不会只是因为被逼就交出去,不然的话,打他们杰尔马注意的组织可不止一个两个,简单地通过这种手段就能弄到他们的黑科技,那杰尔马早就不存在了。

    正在各种折腾的时候,藤虎却突然开口对伊安道:“船长,我们有客人来了!”

    伊安和艾斯他们一愣,顺着藤虎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海面上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慢悠悠地正朝着这边靠过来。

    是青雉!他终于耐不住寂寞,打算现身了吗?

    在众人的目光当中,青雉骑着自行车来到伊安他们所在的船舷边,他下了自行车之后,将自己的车子扛起,然后在凝结出冰块的海面上一个高高的跳跃,便落到了船上。

    “库赞大将!”伊安笑着张开双手道:“欢迎,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骑着自行车跟踪我们呢!”

    对于自己的监视行动被发现,青雉倒是一点都不意外,他在船舷边放好了自己的自行车,回过身来,双手揣在他的西裤兜里面,臂弯中挂着他的西装,来到伊安面前,低下头对伊安道:“看来你们早就发现我了??!既然这样,那过来打的这个招呼倒是对了!”

    在青雉现身的时候,萨波和可亚拉他们,便悄悄地拉低了帽沿,退到船舱当中去了。

    至于妮可罗宾,在看到青雉的那一刻,原本一直轻松的表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青雉自然也发现了她,微微皱着眉头,开口道:“妮可罗宾,好久不见了!”

    罗宾没有说话,只是望着青雉下意识地后退。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伊安一个迈步,站在了青雉和罗宾中间,遮挡了双方的视线。

    “库赞大将,你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撩我船上的美女吧!”伊安开口道。

    青雉望着伊安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伊安回头看了罗宾一眼,道:“算是知道一点吧!”

    “既然如此,你还将她带上船?”青雉皱眉道:“你知道和这个女人沾上关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结果伊安却笑着道:“库赞大将,你既然认识她,那等于也是和她沾上了关系,那你觉得你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青雉顿时不吭声了,随后他干脆坐了下来,盘起他的大长腿,坐在船甲板上面,双手杵着膝盖位置,环视了周围的众人一圈。

    甚平在青雉望过来的时候,对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和这位海军大将打了个招呼,而克洛克达尔则是依然用他藐视天下的眼神,对着青雉挑衅地看了一眼,而波雅汉库克,则是面无表情地叉着腰站在那里。

    “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我实在很好奇!”青雉对众人开口道:“我原本以为,你们会在这里重创杰尔马集团的,毕竟那么多位七武海聚集在一起,这份力量实在有够可怕的,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放走了杰尔马的人,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青雉这时候真的是憋不住了,他已经跟在伊安他们船队后方好长时间了,原本以为和杰尔马交战过后,伊安他们这支临时团队就该解散了,那样的话,他的使命也就算是完成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剧情到了关键时刻却出现了反转,杰尔马的人竟然逃走了。

    青雉刚开始还不觉得,但是越想越是不对劲,怎么看,伊安他们这帮人都好像是故意放走伽治他们的……

    四个七武海在一起,所引起的关注是无以伦比的,这个组合存在的时间拖得越久,青雉就越是不安,所以在发现这一点之后,他也只能主动出现,当面来询问伊安他们了。

    但是,甚平他们却没有回答青雉的问题,将目光统统望向了伊安。

    伊安见状怂了怂肩膀道:“我如果说一时大意让他们逃了,你会信么?”

    “不信!”青雉摇头道:“因为在我的观察当中,你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如果你拿出当时和波尔萨利诺大将对战时的力量,杰尔马就算能逃走,恐怕也会被你打得元气大伤,但是我根本没有看到你有出手的意愿,而你也不像是会大意的人……”

    “哎呀,没办法嘛!”伊安装作郁闷地道:“当初我去海军本部,想找你们出手,但是战国元帅不同意,要是有库赞大将你们这些海军大将出手帮忙,或许他们就逃不走了……”

    你还别说,听伊安这么一句,青雉竟然也觉得,要是战国元帅当初答应让自己出手帮忙的话,或许还更好一些,不至于搞得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这帮家伙就在全世界弄出个大新闻来,到最后还得要海军和世界政府帮他们擦屁股……

    见伊安不愿意说老实话,青雉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他干脆在甲板上面双手枕头躺了下来,道:“好吧,我骑自行车也累了,搭你们的船一段时间,不介意吧?”

    “……”伊安有些无语地看着青雉,这是打算近距离监视吗?

    但是他也不可能把青雉撵下船去,所以只好默认了下来。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萨波和可亚拉他们,就只能到别艘船上面去了,不然的话,万一青雉认出了萨波的身份,那就糟了。

    在海面上耽搁了两三个小时之后,众人终于修好了船只,于是便启程开始追击杰尔马的船队了。

    而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现在船上又多了一名海军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