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钻过云层,真正来到了巴隆空岛上面的时候,众人眼中都是震惊的。

    萨波,哈克,可亚拉还有妮可罗宾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空岛的就不用多说了,就连克洛克达尔和甚平他们这些见多识广,听过空岛传闻的人也完全没有想到,伊安所占据的,竟然会是面积如此大的一块空岛。

    空岛根据面积大小,有小空岛和大空岛之分,很显然,眼前的巴隆空岛就属于后者。

    尤其是,这个空岛明显还留有古代空岛人的痕迹和建筑,这就更加的不得了了。

    克洛克达尔越发的对伊安嫉妒起来,总是觉得伊安走了狗屎运了,这个空岛伊安肯定不是第一个登陆的人,但是偏偏却就只有他占了下来,这不是狗屎运是什么?

    其实克洛克达尔真的是想岔了,伊安能占下这座空岛,真的是种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首先第一点,特拉维拉岛就在雷神岛附近,而这巴隆空岛的运动范围,就恰好在这一带,要是发都发现不了,谈何占据呢?而且伊安能飞,这是第二点,再加上藤虎的重力果实能力,两者保证了空岛能与地面自由往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就是雷动石以及科学家瓦鲁多了,要是没有雷动石做能源,没有瓦鲁多对空岛的修复,更是不可能将空岛占位己用。

    其他的海贼,就算比伊安先发现了巴隆空岛又有何用?该是谁的,果然还是看机缘啊。

    众人跟在伊安身后,朝着空岛深处走去,他们也看到了空岛上正在转动的风车,以及那供给能源的,里面闪烁着电光的玻璃泡,妮可罗宾很是好奇地问伊安道:“这些应该都是古代科技吧?”

    “可以这么说!”伊安点头,但是他却没有详细地解释,现在要是他说出来这些建筑其实是当初第一批登陆的月球人留下的,可能连克洛克达尔他们都不会相信吧?毕竟月球人的事情,比历史正文更加的久远……

    伊安虽然只是这么提了一句,但是妮可罗宾却已经明白过来了,她知道伊安的那篇历史正文拓印是从何而来的了,如果没弄错的话,在这空岛的某个地方,就收藏着一块历史正文。

    一想到这里,妮可罗宾也不由得有些激动了。

    从离开奥哈拉之后,罗宾她就机会没有再见到历史正文的机会了,本来如果她一直跟着克洛克达尔在阿拉巴斯坦呆下去的话,会看到阿拉巴斯坦那块历史正文,并且从中得知古代兵器冥王的消息(原著中罗宾撒了谎,所以可以推知那块历史正文记载的的确是冥王的信息),而现在,伊安却提前将她带出来了,并且有可能让她在更早地看到历史正文。

    激动归激动,但是罗宾还是很好地掩饰住了自己的心情,其实对于伊安那块历史正文,她已经知晓了内容,上面所记载的信息,实在太重大了,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给伊安。

    这一路上,罗宾也感觉出来,伊安这个七武海和克洛克达尔完全不同……

    众人一路走,一路好奇地观看着这座空岛,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在空岛下方的海面上,有个骑自行车的家伙,正处于懵逼状态当中。

    青雉是通过望远镜亲眼看到伊安他们一群人拉着气球飞到云彩上面去的,他也第一时间意识到,那云彩上面搞不好是一座空岛,然而距离实在太高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用月步到底能不能上去,就算上去了,会不会一露面就被猎龙人海贼团的人给发现?

    青雉纠结中,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跟踪监视……

    而与此同时,伊安他们已经来到了古代城市的最中间,并在一栋巨大的建筑物面前停了下来,胡桃带着几个没有倒下的猎龙人海贼团成员,正在这里等着迎接他们。

    “船长???”

    “伊安船长,你终于回来了!”

    几个猎龙人海贼团的成员,在见到伊安的时候,欣喜不已,立马跑了上来,围着伊安道:“船长,你要给我们报仇啊,他们太卑鄙了!”

    猎龙人海贼团与杰尔马集团有过短暂的交战,虽然短暂,但是却也见识到了杰尔马集团的作战手段,尤其是在他们想办法攻击伊治,尼治和勇治他们这些领头的文斯莫克家族成员的时候,对方总是会用一些士兵来替他们抵挡攻击,那些毫不犹豫舍弃自己生命为他们挡刀的士兵,让人感觉真的是又可怕又可怜。

    和这样的敌人作战,是很打击人士气的……

    “别担心,事情的大致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伊安安慰他们道:“大家都还好吧?藤虎大叔呢?”

    胡桃走上来,拉着伊安的裤腿道:“藤虎大叔也中毒了,不过船长,你管管他吧,他连中毒了,都还不忘赌钱!”

    伊安无奈了,胡桃这丫头的要求,实在太让他为难了,藤虎要是能戒赌,太阳都能打北边出来……

    萨波和可亚拉他们三人,在伊安背后看着胡桃,他们知道胡桃是革命军的成员,因为这位矮个子的寂静果实能力者,革命军当中有不少人听过她的名字,但是萨波也是第一次见到胡桃。

    胡桃发现萨波在盯着自己,不由得眨眨眼睛,突然动用了自己寂静果实的能力,在周围布下了一个隔音壁障,问伊安道:“船长,他们是……”

    伊安一笑,他也发现胡桃动用了自己的能力,于是也没有隐瞒,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革命军参谋总长萨波,还有他的同伴鱼人空手道大师哈克,空手道代理师父可亚拉!”

    胡桃听到伊安的介绍,惊得眼睛都瞪大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伊安竟然把革命军参谋总长都给找来了。

    “你……你们好!”胡桃赶紧鞠躬道:“我是胡桃,革命军成员,现在在伊安船长麾下听候调遣!”

    萨波他们和胡桃友好地打了个招呼,可亚拉更是抱着胡桃蹭了蹭她的脸蛋。

    “伊安,咱们快进去吧!”萨波对伊安道:“我……我想见见艾斯?!?br />
    “好的!”伊安点了点头,让胡桃撤销了隔音壁障,然后带着众人一起走了进去。

    在进去的时候,妮可罗宾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胡桃,她知道刚才伊安他们的声音突然消失,就是这个小女孩搞的鬼,罗宾很好奇在刚才那会儿,伊安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

    进入这栋房子之后,伊安才看到,这栋房子那空旷的大厅当中,摆满了床铺,猎龙人海贼团的大部分成员,此时都躺在这些床上,动都不能动,在他们的床边,则是吊着盐水瓶,医生厄兰格和几个没有中毒的猎龙人海贼团成员,正在忙碌地行走于这些床铺之间,照料着这些伤患,忙得满头大汗的。

    五六十张病床摆在一起,显得尤为壮观,尤其是萨尔丁,他一个就占据了大厅好大一片面积,为了给他弄出张病床来,厄兰格都不知道拆了多少门板了。

    而见到这一幕的伊安,这才明白猎龙人海贼团的情况有多糟糕,虽说他们中的毒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现在整个海贼团都失去战斗力了,可见当时的情况都有多么的危险。

    一个不小心,猎龙人海贼团就有团灭的危险,要是真的出现那种情况,等伊安赶回来就已经晚了。

    阴沉着脸,伊安长长地嘘了口气,走上前去,找到了藤虎大叔的病床。

    藤虎的中毒情况较轻,可能是因为他的抵抗能力强吧,所以和其他那些不能动弹的成员比起来,藤虎的情况要好很多,至少他还能撑着坐起来,在病床上面自娱自乐地丢骰子。

    “呵呵,船长,你回来了?”藤虎眼睛看不见,但是当伊安他们一进门的时候,藤虎就已经发现了他,所以感知到他走过来的时候,笑着和他打招呼。

    伊安看了一下藤虎的情况,发现他的脸色相当的差,厄兰格医生为他解毒应该还没有完全解除干净。

    “藤虎大叔,辛苦你了,我这就给你们治疗!”伊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