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鳄鱼的速度果然够快,在沙漠中疾驰了两天之后,伊安他们三人,便已经重新回到了阿拉巴斯坦的港口城市油菜花城。

    在这里,伊安再一次和萨波见面了。

    由于伊安来到阿拉巴斯坦的时候,是独自一人驾着小船来的,但是现在多了罗宾和克洛克达尔,自然不可能再用他的小船了,好在在赶往油菜花城的途中,伊安就已经联系了萨波,所以当一行人赶到港口的时候,萨波已经为众人准备好了一艘船只。

    萨波站在船首,这一次他身后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面容可爱的少女,这少女眼睛大大的,带着一顶帽子,帽子上面一副防风镜,而另一个人,则是一名鱼人,穿着一身空手道服装,抱着双手站在后面。

    萨波的装扮也和伊安在沙漠中见到他那时不同,撤去了头巾,萨波戴上了他那顶高高的礼貌,一身贵族装扮,领口有领结,手上戴着手套,腰后面还插着一根钢管,和伊安印象当中的萨波终于吻合起来了。

    看到伊安带着妮可罗宾以及克洛克达尔出现,萨波他压低了帽沿,遮住了自己脸上那片看起来很骇人的烧伤痕迹。

    “伊安,等你很久了!”萨波一见到伊安,就微笑着道。

    “抱歉!”伊安也朝他一笑。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可亚拉!这位是哈克!”萨波指着他身后的那名戴着帽子的可爱少女,还有那名鱼人道:“他们是我的搭档!”

    “你们好!”伊安朝两人打了个招呼,有些好奇地看着可亚拉和哈克。

    这两人伊安倒是有些印象,可亚拉似乎就是以前费舍尔泰格救出来的一名奴隶少女,不知道怎么的,阴差阳错最后加入了革命军,而且和哈克一起,与萨波共同组成了小队搭档。

    在伊安打量着可亚拉的时候,可亚拉也在观察着伊安,她和萨波时常在一起,自然是知道伊安的名字和事迹的,虽然摄于伊安七武海的名头,她看起来对伊安有些畏惧,但是还是大着胆子望着伊安,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位,同样在圣地玛丽乔亚天龙人贵族手中解救出奴隶的名人。

    或许是因为童年时候那悲惨的经历吧,可亚拉在一看到伊安的时候,就对伊安挺有好感的,所以她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和伊安握了一下:“伊安大哥,你好!”

    而哈克也不例外,因为伊安当初解救出来的奴隶中,就有不少是哈克的族人,所以他上前来和伊安握手的时候,很是严肃地对着伊安道:“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伊安自然听得出来哈克指的是什么,所以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

    四人在一起寒暄认识的时候,克洛克达尔却在伊安后面,披着大衣叼着雪茄,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萨波他们三个是伊安猎龙人海贼团的人,在这里奉命等候的,但是现在看到伊安和他们似乎又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不由得有些糊涂了。

    倒是罗宾看出了一些名堂来,她想起了伊安和她在酒馆中见面时,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非同一般的情报能力,于是不由得想到:“这三个人,或许就是提供情报的人吧?他们是哪个组织的人呢?”

    伊安也感受到了身后罗宾和克洛克达尔的目光,他搂过萨波的肩膀,低声问他道:“你这样公然露面,没问题吗?不需要乔装一下?”

    萨波微微一笑道:“别担心,知道我真正身份的,目前仅限于世界政府的情报机构吧!”

    事实上,在这个时间点上,萨波起是也才刚担任革命军参谋总长没多久,所以哪怕他现在坐的是革命军的第二把交椅,但还是很少有人能认出他来的,他的名字真正被世人所知晓,是在后续的两年多时间里,如今的萨波,也只是刚开始活跃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伊安也放心了许多,克洛克达尔没有认出萨波的身份,这是好事。

    其实好像认出来也不打紧,因为克洛克达尔原本也就不是和世界政府一条心的……

    “出发吧!”伊安对萨波道。

    萨波点了点头,示意船上的水手开船,这艘船上还有不少水手,但是伊安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是革命军的成员,当然,他也不打算问。

    船只很快驶离了阿拉巴斯坦的港口。

    “我们先去哪儿?”萨波来到甲板上,问伊安道。

    伊安想了想,并没有回答,反而先问道:“我拜托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很遗憾!目前还没有消息传来!”萨波摇摇头道:“似乎特拉维拉岛附近的海域被人封锁了……”

    一听到这话,伊安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事实上,在赶路的这两天时间里,伊安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已经通过电话虫联系了萨波,让他想办法借助革命军的情报网,打探一下特拉维拉岛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然而,反馈回来的消息,却让伊安有些失望,按照萨波所说的,由于有红土大陆的阻挡,伟大航路前半段与新世界的通信,的确会受到干扰,而且革命军在新世界的情报力量,也不是那么强大,所以至今特拉维拉岛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得而知。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艾斯留给伊安的那张生命纸,和之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也就说,艾斯应该暂时还没事。

    假如艾斯真的和藤虎他们在一起,那么说明猎龙人海贼团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也是伊安还有时间赶路的原因。

    想到这里,伊安叹了口气,对萨波道:“先去九蛇岛吧,你知道那地方吗?”

    “九蛇岛?”萨波有些诧异:“那不是在无风带上的岛屿吗?我们的船只,可没能力在无风带航行呢?!?br />
    “没关系,接近就行了,无风带的话,我游过去就是了!”伊安道。

    就在萨波刚想要点头答应下来的时候,从上船后,就一直坐在甲板角落处不吭声的克洛克达尔,却突然开口插嘴道:“嘿,九蛇岛!你果然和波雅汉库克那个女人有关系!”

    伊安扭过头,白了他一眼,道:“沙鳄鱼,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然而,克洛克达尔虽然因为灵魂受制于伊安,不得不暂时听从伊安,却不代表他甘心,这个时候好不容易逮到个能打打嘴炮的机会,怎么可能会就这么闭嘴?

    他哈哈大笑着道:“从当初听说波雅汉库克和你一起出现在发条岛的时候,我就觉得有问题了,你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难道你觉得加上我一个七武?;共还?,还想把那个女人也一起带上?”

    “没错!”伊安点了点头道:“不止是波雅汉库克,我还想把甚平也叫上!他和艾斯是好朋友,应该会出手帮忙的!”

    吧嗒一声,克洛克达尔嘴上的雪茄掉了下来,落在甲板上发出声响。

    他一脸惊讶地望着伊安,惊道:“你还想拉上海侠甚平???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四个七武海,你疯了吗???”

    不怪克洛克达尔惊讶,四个七武海,已经是超过七武海整体一半以上的力量了,尼玛,你这是要搞事情呀!你难不成真的还想和一名四皇开战不成???

    “没准还有第五个呢!”伊安觉得克洛克达尔这表情实在有趣,忍不住又这么来了一句。

    这下子,克洛克达尔不是惊讶,而是惊恐了!

    原本以为伊安这个新晋七武海,应该没什么势力才对,但是哪里想到伊安竟然会和其他几个七武海暗地当中有联系,除了他这个被胁迫来的以外,还有女帝波雅汉库克和海侠甚平……第五个?第五个七武海是谁?

    突然之间,克洛克达尔看到了伊安头上的熊耳帽,立马就反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