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是一个很知性的女人,就连微笑起来也是如此,这个女人身上,有着一种浓浓的书卷气息,她的笑容,很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伊安也是如此,他坐下之后,望着这位御姐气质十足的大姐姐,不由得多打量了一阵。

    罗宾还是戴着她的牛仔帽,帽沿下面,是一头乌黑靓丽的齐肩长发,她有一双黑得深邃的眼眸和精致的五官,或许是因为早些年前不断逃亡、背叛、颠沛流离的生活吧,妮可罗宾看起来相当的成熟,她很懂得如何与别人相处,在伊安打量着她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拘谨,而是很坦然地微笑着,也同样望着伊安。

    而伊安不知道的是,在他打量罗宾的同时,罗宾也一样在打量着他。

    如果要形容一下两人此刻的状态的话,那么或许用一个“神交已久”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

    伊安知道罗宾的存在,知道她的过往,也知道她在哪里,但是在此之前,伊安从没有见过罗宾,而罗宾也是如此,她之前从未见过伊安,但是却一直在报纸和新闻上关注着伊安。

    因为伊安当上这个七武海的过程,和其他那些七武海成员,都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像克洛克达尔和多佛朗明哥这些,他们纯粹就是因为当海贼作恶多端了,最后被世界政府招安的,而伊安却是一直和世界政府作对,世界政府拿他没办法,才让他当了七武海的。

    世界政府,屠魔令,海军大将,这些词汇,都是充斥在罗宾童年当中的噩梦,奥哈拉的毁灭,是她内心深处最黑暗的一幕,但是对于世界政府的强大,她却从心里面感到恐惧。

    然而,伊安这个男人,却直接在世界政府的所在地玛丽乔亚,公然放火烧了天龙人的庄园,解救了那些奴隶,这可以说是直接站在了世界政府的对立面上,按说这样的人,绝对逃脱不了世界政府的追捕的,但是伊安却偏偏挺过来了,而且还逼得世界政府承认了他七武海的身份。

    人就是这样,当无力面对自己恐惧的事物时,就会暗地里将另一个能对抗自己恐惧的人,当成榜样来崇拜……

    是的,伊安不知道的是,罗宾其实内心对于伊安是很崇拜的,这就是她一直在关注伊安的原因。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阵后,伊安才突然展颜一笑,问罗宾道:“之前在人群中说话的,就是你吧!你的声音,很有特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br />
    罗宾微笑着道:“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点破你的身份才好?!?br />
    伊安摇了摇头,其实他进入阿尔巴那之后,就没有想过要掩藏自己的身份了,被人认出来更好,这样的话,克洛克达尔就能找到自己了。

    只是……伊安摸着下巴,望着罗宾道:“为什么会是你来?克洛克达尔呢?”

    在两人讲话的时候,酒馆里那位服务生就已经倒好了酒悄然离开了,这件酒馆其实就是巴洛克工作室名下的,在得到克洛克达尔的命令之后,罗宾就选了这里,打算和伊安见面交谈,这也是酒馆里面根本没有其他客人的原因,所以就算伊安直接说出了克洛克达尔的名字,也不会有其他人听到的。

    罗宾嘴角勾起一抹弧线,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地饮了一小口,道:“你果然知道老板的真实身份,我挺好奇的,七武海是否都有着超人一等的情报能力?”

    “哈!”伊安一笑,知道罗宾是误会了,于是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这些都是小问题?!?br />
    “的确!”罗宾点了点头,道:“老板对于你的来意,有些疑虑,所以让我先来和你接触一下?!?br />
    听到罗宾的回答,伊安忍不住撇了撇嘴,克洛克达尔这家伙,还真是谨慎啊,不过话说回来,这种谨倒也正常,能成为七武海的人,果然没人是傻子呢。

    但是可惜了,克洛克达尔那家伙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来阿拉巴斯坦真正的目的就不是找他的,而是找罗宾的,他因为谨慎,先让罗宾来接触自己,反倒是好事情,省了伊安很多工夫。

    所以,伊安也就不说什么了,直接道:“其实,我这次来,根本就不是找克洛克达尔的,而是来找你的!”

    罗宾眨眨眼,有些好奇地道:“找我?”

    “嗯!”伊安点了点头,突然道:“MissAllSunday,这个应该不是你的名字,只是代号才对吧?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罗宾的眼神微微一凝,笑着道:“我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伊安笑道:“因为我要找的,不是MissAllSunday,而是一个叫做妮可罗宾的女人??!”

    罗宾一脸疑惑地道:“妮可罗宾?你说的是谁?我并不认识啊,伊安大人,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罗宾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在伊安说出她名字的时候,还是在她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慌乱。

    伊安能理解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真名的心情,如果没记错的话,实际上罗宾如今的通缉令上,还是当初她小时候的那副照片,她从逃离了奥哈拉以后,这么多年来一直东躲西藏的,而随着她逐渐长大,她的样子也和当时小时候的照片有些差异了,所以对于她的真名,她是能隐瞒就尽量隐瞒。

    自从跟着克洛克达尔后,她就一直在用MissAllSunday这个代号,然后一直潜伏在巴洛克工作室当中,没想到被伊安一口叫破名字,她当然有些心慌。

    “别误会!”伊安笑了笑,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要知道,克洛克达尔都能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没道理不知道,你说是吧?”

    罗宾也明白伊安说的在理,不过她脸上的微笑还是不见了,轻轻地压了压帽沿,遮住了自己的刘海,她开口道:“好吧,我就是妮可罗宾,那你为何要找我呢?”

    看到她这个动作,伊安顿时有些无奈,伊安很清楚,罗宾的这种动作,其实是她内心对于自己已经有所防备了表现,所以下意识地做出来的。

    罗宾这么多年来,见惯了人心的丑恶,所以对于别人的防备心理,也很是严重。

    伊安知道叫破她的真名,会引起她的防备,但是没办法,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他要找的是妮可罗宾,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假如罗宾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后面就难以沟通了。

    要知道,伊安找罗宾,是为了翻译历史正文啊……

    伊安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必须让罗宾放下这种心防才行,于是想了想,伊安斟酌着语言道:“罗宾,我这么叫你可以吧?”

    “随便你,你是七武海大人,如何称呼我,我没法改变的!”罗宾淡淡地道。

    听到罗宾这种淡淡的语气,伊安吁了口气,正色对她道:“我说过,我虽然知道你的过往,也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对你不利或者利用你什么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但是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们就没办法沟通了?!?br />
    罗宾望着伊安,眼神中微微有些惊讶,伊安用很严肃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确是起了一点效果,她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吧……”

    伊安望着她,确认了她是真的愿意听自己讲之后,才再次开口道:“我知道你是当年奥哈拉的幸存者,因为能够读懂古代文字而被世界政府追捕,我对于奥哈拉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过去的事情,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无能为力,你要做的,就是继续好好地活下去!”

    罗宾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看了伊安一眼,她没想到,时隔多年之后,竟然再次听到了有人对她说,要她好好地活下去!

    当正视聆听伊安的话后,罗宾才终于发现了,伊安这位七武海,似乎和克洛克达尔有很多不同之处。

    真诚,是一种能够感染别人的情绪,伊安当初,就是这么将藤虎拉上船的,这就是他和很多海贼不一样的地方,而如今,罗宾也感受到了他的这种不一样。

    笑了笑,伊安对罗宾道:“你是历史学家,这一点我很清楚,不过,你对于历史正文究竟了解有多少?”

    这句话,彻底地让罗宾愣住了。

    “你也知道历史正文?”罗宾惊讶地低呼出声。

    伊安一摊手,耸耸肩道:“远比你想象的,知道得多,实际上,当你进入新世界之后,就会明白历史正文这东西,并不是什么秘密?!?br />
    “是……是吗!”罗宾愣愣地望着伊安。

    伊安道:“历史正文一共有一共有三十块,其中有四块是红色的路标历史正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年奥哈拉拿到的,是真正记载着历史的石碑……”

    他把自己了解到的,关于历史正文石碑的事情,和罗宾巴拉巴拉地说了起来,而很显然,这些知识对于罗宾来说,是第一次听到,所以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伊安,耳朵里则是拼命地记下伊安所说的事情。

    罗宾虽然一直处于颠沛流离的生活当中,但是她内心依然想要继续追寻历史正文,因为这是当年她妈妈所追寻的遗志,罗宾也想要完成这个梦想。

    但是,她只身一人,没有太多的自保能力,只能依托于克洛克达尔这样的强者名下,借助着克洛克达尔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梦想。

    所以,哪怕能读懂古代文字,但是她对于真正的历史正文,却还没有见到过,甚至连伊安所说的这些,都是她从前闻所未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