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看看!”伊安忍不住伸出手去,向不吉利讨要那副画。

    然而没想到的是,不吉利这家伙跳上那只秃鹰的背上,秃鹰一振翅膀,就想要飞走。

    一言不合就开溜,之前的骆驼BB也是这样!阿拉巴斯坦这些动物果然有够个性的。但是伊安怎么可能放任它这样溜走?

    滋啦一声,伊安手中一团电光凝聚起来,然后猛地朝着那只秃鹰想要飞走的方向旁边,甩出了一记雷击之枪!

    这一发雷击之枪,直接击破了咖啡厅的墙壁,在墙壁上面留下了一个焦黑的大洞,然后擦着秃鹰身旁飞过。

    半空中的不吉利还有秃鹰,傻乎乎地看着雷光消失在天际,然后慢慢地扭过头来,透过那个大洞,看着下方的伊安。

    伊安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面,似笑非笑地望着这两个小妖精一样的家伙,那表情很显然是在说,如果不想被来一发的话,就给老子乖乖地下来!

    两个家伙看到伊安这表情,忍不住寒毛都立起来了,满头汗水的样子,只好慢慢地飞了下来。

    落地之后,不吉利才搓着两只爪子,对伊安点头哈腰地,仿佛是在说:大佬,有事您吩咐!

    伊安无语地望着这家伙,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它竟然在献媚???

    波拉和情人节,是见过不吉利的,这两只动物,可以说就是工作室老板的代表,平时出现的时候,一脸酷酷的臭屁模样,连他们这些高级干部,都不敢招惹它俩,没想到现在却是这么一个表情……

    你是海獭,不是宠物狗啊好不好!

    伊安伸出手来,放在不吉利面前,不吉利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赶紧将画板掏出来交到伊安手里,伊安拿过来一看,发现这幅自己的素描真的画得惟妙惟肖的,于是忍不住看了不吉利一眼,不过,他倒是没有将这幅画扯掉,而是拿起了不吉利的画笔,刷刷地在素描旁边留下了一句话。

    写完后,他将画板递给了不吉利,道:“把这幅画,交给你们老板!听到了吗?”

    不吉利赶紧点了点头,然后爬到秃鹰背上,秃鹰Friday小心地看了伊安一眼,这才拍拍翅膀重新起飞。

    弄完了之后,伊安这才看了一眼咖啡厅中的三人,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咖啡厅。

    三个人一声都不敢吭,目送着伊安离去,等到确认看不见伊安了,波拉才发出一声惨叫,握着自己的拳头,慌忙去找药来包扎。

    不过,在路过还躺在地上的Mr5身边时,波拉突然想起了,就是这个作死的家伙,把鼻屎丢进那人的咖啡当中,才害得自己受了无妄之灾的,于是恼火之下,一脚踩在了Mr5的屁股上面,荆棘果实的能力发动,高跟鞋的根尖顿时刺出一根尖刺,戳得Mr5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

    “该死,他……他怎么会出现在阿拉巴斯坦???”波拉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暗想道:“难道说,阿拉巴斯坦这里要出什么事情了吗???这个消息,要尽快让老板知道才行……不吉利应该能通知到老板的吧???”

    ……………………

    伊安出了咖啡馆后,继续朝着阿尔巴那的方向前进,BB那家伙自己先一步进城找乐子,竟然把他这个主人给丢下,这让伊安很是一阵怨念。

    太阳还是那么火辣辣的,晒得伊安露在的双臂越发的黑亮,不过伊安决定,还是不要再穿那种沙漠服装了。

    还是把自己七武海的身份展示出来吧,这里是克洛克达尔的地盘,自己的到来,肯定会让他出来见自己一面的,至于说到时候他会不会承认自己巴洛克工作室老板的身份,那就看情况吧,反正只要想办法见到罗宾就可以了。

    ……………………

    就在伊安朝着阿尔巴那前进的时候,在阿尔巴那东面位置的雨地,克洛克达尔的大本营雨宴赌场中,不吉利和Friday也飞到了这里。

    克洛克达尔此时正呆在地下室中,抽着雪茄,给他养的宠物香蕉鳄鱼喂食呢,听到了Friday拍打翅膀落地的声音,克洛克达尔头也不回地道:“不吉利,有什么事情吗?”

    不吉利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将手里的画板递给了克洛克达尔。

    克洛克达尔本来刚开始还漫不经心地接过来,但是等到看到上面的画后,顿时心中一惊!

    他一眼就认出了上面描绘的人是谁,对于伊安这个新晋的七武海,他可是印象很深刻的。

    而伊安在画的右下角留下的那句话,却更加的让他感到在意。

    这句话,其实就是:“克罗克洛达,你是Mr0吧!我在阿尔巴那,出来见个面如何?”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克洛克达尔的心跳都快了半拍。

    “什么意思???这家伙什么意思???”克洛克达尔脑子飞速地转动了起来:“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克洛克达尔狠狠地咬了一口雪茄尾部,转过身在沙发上面坐了下来,仔细地拿着画板研究着伊安这句话。

    不吉利则是在旁边比手画脚地,给克洛克达尔描述了一下事情的大致经过,它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克洛克达尔也还是看懂了它的意思。

    手下的几个干部被教训了一顿,克洛克达尔倒是没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伊安来阿拉巴斯坦的目的。

    克洛克达尔生性多疑,所以在没有弄明白伊安的目的之前,他是轻易不会做出冲动举动的,不过就在他还在沉思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妮可罗宾出现了。

    她穿着一身华贵的貂皮大衣,头戴牛仔帽,缓缓地朝着克洛克达尔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道:“社长,不吉利回来了?”

    “你来得正好!”克洛克达尔从沙发那里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将手中的画板随手一甩,朝着她飞了过去。

    半空中,一只突然出现的手腕,将画板一把接住,然后送到了罗宾面前,当看到画板上面伊安的画像时,罗宾也忍不住眼神一凝。

    不过随后,罗宾便不动声色地咯咯笑了一声,道:“又一位七武海出现在这个国家了?社长,他是冲着你来的吗?”

    克洛克达尔吐出了一口烟雾,用他冷冷的目光看了一下罗宾,然后才开口道:“他似乎已经知道我幕后的身份,想见我一面?!?br />
    “那就去见见??!”罗宾道:“你不是一直对这个男人很好奇吗?”

    “比起好奇,我更在意的是,他来这个国家的目的!”克洛克达尔冷笑道:“我猜,他恐怕也是为了冥王来的!”

    阿拉巴斯坦国王室守护着一块历史正文,这是克洛克达尔早就探听到的了,而他搞出的巴洛克工作室,明面上是想要阴谋推翻奈菲鲁利特家族的统治,成立一个“理想国”,但是其实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得到历史正文,因为根据克洛克达尔得到的情报,阿拉巴斯坦王室所守护的这块历史正文,很有可能和古代兵器冥王有关。

    推己及人,克洛克达尔觉得没准伊安也是知道了冥王的消息,所以这才巴巴地从新世界赶来这阿拉巴斯坦,而且一来就点名想要见自己,要不然的话,如何解释伊安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克洛克达尔其实想得有点多了,没错,伊安现在的确和他不认识,之前也从来没有见过面,这样突然出现在阿拉巴斯坦的确很是奇怪,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伊安此行的目的,其实是来找罗宾的,和克洛克达尔关系不大。

    这种信息的不对称,导致了克洛克达尔不由得把伊安来这里的目的想得复杂了。

    克洛克达尔之所以和罗宾合作,组成了搭档,为了的就是让她解读那块历史正文,以便获取冥王所在地的情报,这个是从一开始,克洛克达尔就和罗宾讲好的了,所以当罗宾听到克洛克达尔这样说后,不由得一笑,按住自己牛仔帽的边缘,道:“那么,你要出手赶走他吗?”

    “不!”克洛克达尔突然咧嘴一笑,脸上那道伤痕让他看起来很是狰狞,他望着罗宾道:“我想要知道,他到底知道冥王多少的情报……妮可罗宾,我要你先出马,去会会这小子!”

    罗宾咯咯一笑,道:“可以倒是可以,但是社长大人,你难道就不怕我跑了吗?要知道,那人也是和你一样的七武海呢!”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克洛克达尔的身体突然消失在了沙发上面,化作一阵风沙,突然出现在了罗宾面前,他用自己右手的毒钩弯处,抬起了罗宾的下巴,对她道:“妮可罗宾,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在我看来,你就是一条丧家的野狗,只能在世界政府的追捕下,拼命地躲藏而已,也只有我才会收留你,你觉得假如知道了你的身份的话,那个刚刚才当上了七武海的小子,会不会因为你而和世界政府翻脸???”

    克洛克达尔的话很伤人,罗宾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不甘,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的处境,知道克洛克达尔说的是对的,如今的确也只有克洛克达尔才能够给予她庇护了。

    于是,罗宾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很好!”克洛克达尔也看到了罗宾眼神的变化,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么,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吧,由你去先见见这小子,可以吗?MissAllSunday!”

    “是,社长……”妮可罗宾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