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伊安的问题,萨波笑了,虽然他脸上烧伤的痕??雌鹄春芸膳?,但是伊安却觉得,他的笑容其实挺阳光的。

    萨波本来就是一个很知性的人,他的身上,的确有着一种贵族气质,这可能与他从小的家庭环境有些关系吧。

    “事实上,在这里遇到你,我也挺意外的!”萨波笑道:“如果不是我的同伴巴尼在港口的餐馆遇到你,我们都还不知道你来到阿拉巴斯坦了呢!”

    “巴尼是谁?”伊安一脸的问号。

    “嗯,你不认识他,但是他知道你!”萨波解释道:“不过,他只知道你七武海的身份而已,他是我带来的同伴之一,所有的同伴,最近都分散在阿拉巴斯坦各地进行调查……”

    伊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转头看看,并没有发现四周还有其他的人。

    看到伊安这样子,萨波道:“啊,不好意思,巴尼他只是跟在你后面,负责向我汇报你的位置而已,当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让他离开了?!?br />
    “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是这样吗?”伊安道。

    “是这样的?!比ǖ懔说阃?,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突然变得有些忐忑地道:“我来找你,是因为……是因为我听熊叔说过,当初我被多拉格大叔救到船上的时候,你曾经见过我,而且……而且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是这样吗?”

    伊安一愣,随后便想起了那件十年前霜月村的往事,他看了一眼满脸期盼的萨波,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啊,的确有这事?!?br />
    “那……那么说来,你认识我,对吗???”萨波有些激动地道:“伊安先生,能不能请你告诉我,关于我的事情!”

    伊安一下子变反应过来了,萨波这是失忆还没好??!

    于是伊安先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问起了萨波被救之后的事情。

    而萨波也并没有隐瞒,告诉了伊安事情的始末。

    从他被多拉格带回去,醒来以后,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事情,只是从多拉格和熊叔他们口中,还有他身上带着的铭牌中,知道了自己叫萨波而已,剩下的关于艾斯和路飞这两个兄弟的事情,以及他之前的所有经历,全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也是啊,从萨波脸上烧伤的痕迹来看,他当年受的伤恐怕是很严重的,出现这种情况倒也不奇怪。

    而被多拉格救了以后,他自然就呆在了革命军当中,多拉格在教导他的同时,可能也向他提到过当年在霜月村时伊安叫出他名字的情况。

    多拉格虽然将他从哥亚王国中救出来,但是对萨波的事情,他应该也不算太了解,告诉不了萨波太多关于他的事情,所以当多拉格提到伊安的时候,萨波便将寻回自己记忆的希望,放在了伊安这个素未谋面的人身上。

    假如当初伊安一直当海贼猎人,在香波地岛呆下去的话,可能他都不会和萨波产生交集的,但是因为他在圣地玛丽乔亚的一番大闹,不但让伊安成为了海贼,还在熊叔的引荐之下,加入了革命军当中。

    于是乎这样一来,伊安这个名字,便再次出现在了萨波的视野当中。

    这让萨波很是错愕,他没有想到,伊安竟然和他成为了同伴!

    革命军虽然因为制度问题,很多干部之间都不见得认识其他人,但是彼此之间对于同伴都是很珍惜的,所以对于伊安的加入,萨波恐怕是最高兴的一个。

    他一直都想要找到伊安,但是,那段时间里,伊安一直处于被海军追捕当中,萨波生怕因为自己的身份,给伊安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也只能按捺住。

    然后,随即又传出了海军两名大将,黄猿和泽法一起出动追捕猎龙人海贼团的事情。

    那个时候,萨波对于伊安很是担心,于是便找到多拉格,想请多拉格想办法救一救伊安,而多拉格也对伊安这个革命军新成员很重视,所以当时便赶到了萨拉米斯岛上,准备在情况不妙的时候,出手救下伊安。

    但是,多拉格的身份是个很大的问题,一旦他出手,绝对会被黄猿给认出来的,因为他这个革命家,可是世界政府的头号通缉犯,假如多拉格出手救下伊安,被黄猿认出来的话,那么伊安绝对会被牵连的,到时候别说什么当七武海了,世界政府会认为伊安也是革命军的一员,从而对伊安进行无休止的追杀。

    而且,多拉格出现在萨拉米斯岛上,也是冒着巨大风险的,被认出来的话,他极有可能遭到两个海军大将的围攻!

    所以说,革命军虽然明面上没有对伊安有什么支持的行为,但是实际上暗地里,他们对伊安的关注和?;?,甚至已经超过了对普通革命军干部了……

    还好的是,伊安自己也争气,爆种和黄猿互怼了一回,而且还没有落下风,趁着白胡子海贼团的出现,终于逼退了黄猿和泽法,没有让多拉格冒险现身。

    在这之后,就是伊安成为七武海了,而到了这个时候,萨波反而更不好找伊安了,因为他并不清楚,伊安身边会不会有世界政府的人。

    就在萨波都做好准备,可能要一两年以后,才能真正见到伊安的时候,伊安却偏偏阴差阳错地在空岛发现了一篇历史正文,然后离开了新世界,辗转来到了阿拉巴斯坦,而巧合的是,萨波也刚好在这里。

    这当中的种种,描述起来可能有些繁琐,但是不管如何,萨波在得知伊安出现后,他立马就从附近的城市赶来,并成功地在追上伊安,见到了他。

    当这些事情,从萨波口中原原本本地讲述出来的时候,就连伊安都一时间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没想到,自己在萨拉米斯的那段时间,多拉格曾经出现过,并且暗中给自己保驾护航来着,这让伊安在暗暗感激的同时,也生出了一种是不是该见见多拉格的念头。

    当然,他也知道,见多拉格不是说见就见的,多拉格对于很多革命军来说,都很神秘,世界政府对多拉格的重视,甚至还超过了四皇,所以多拉格的处境,其实一直不怎么好,减少现身的次数保持神秘感,是他自保的手段,就算是伊安,想见多拉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摇了摇头,伊安抛开了这些纷杂的念头,将注意力集中在萨波身上,有些好奇地问他道:“关于你自己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吗?”

    “我知道的……只有不想回去父母身边这一强烈的意念,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萨波低着头道:“所以在醒来后,我就向多拉格大叔请求,留在革命军当中……”

    “好吧……”伊安只好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因为这会导致很多事情的改变,不过……”

    伊安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改变就改变吧,因为自己的影响,改变的事情还少吗?在伊安看来,很多未来已经充满了不确定性,既然如此,那么在乎太多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他便对萨波道:“你有关注过一些海贼吗?”

    萨波摇摇头道:“这个……我关注得比较少,怎么说呢,革命军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世界政府和一些国家上面,对于海贼,的确关注得较少?!?br />
    伊安叹气道:“原来如此,难怪你会想不起来……”

    “什么意思?”萨波有些疑惑地问道。

    “有一个人!是白胡子海贼团的!”伊安盯着萨波的眼睛道:“他叫做‘火拳艾斯’!如今应该是成为白胡子海贼团第二番队的队长了,如今的赏金,大概也有五亿了吧……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你的结义兄长!而你,还有一个结义弟弟,他叫做路飞,只是现在还没有出海而已,不过估计也快了……”

    “火拳……艾斯???”萨波眼神渐渐地迷茫起来:“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

    正这么说着的时候,萨波突然双手抱住自己的头,一副有些痛苦的样子,道:“啊,头……头好疼……”

    见他这幅样子,伊安赶紧问他道:“怎么样?想起来了没有???”

    然而,萨波却咬着牙,强忍着头痛,摇摇头道:“不……只是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似乎……似乎是重要的人,但是一回想,就觉得头很痛……”

    伊安听他这么说,顿时叹了口气,觉得有些麻烦了。

    原本按照正常的历史,萨波的失忆,是因为受创过重导致的,当他真正回忆起艾斯和路飞的事情,其实是因为艾斯死亡的消息再次给予了他强烈的刺激,但是现在,艾斯没有事,只是凭着伊安口头这样诉说而已,连个照片都没有给萨波看到,这样的刺激程度,似乎不太够??!

    难道说,真的只能让萨波和艾斯见上一面才行?

    话说回来,伊安突然想起来了,艾斯当初曾经和他说过,想要去寻找革命军,找到他的兄弟萨波的,不过后来因为加入了白胡子海贼团,似乎这个目的被耽搁了。

    那么,等办完事,带着萨波一起走,去找艾斯?

    艾斯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呢?

    伊安这么想着,便拿出了自己的熊耳帽,在夹层当中,翻找出了艾斯留给他的生命纸,想要看看艾斯如今大致在什么方位。

    然而,当伊安拿出了艾斯的那张生命纸的时候,却突然大惊!

    因为艾斯的这张生命纸上,竟然隐隐出现了一点焦痕……

    这……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