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来,伊安的行为所造成的,就是和黑胡子登陆磁鼓岛相似的影响。

    而现在,伊安也不知道是否会由于自己的出现,导致黑胡子能不能拿到暗暗果实,然后叛出白胡子海贼团,仔细算算,恐怕还是有很大可能的,而如果黑胡子会叛出白胡子海贼团,那么他就会逃走,也就有很大的几率,同样登陆这个岛屿。

    那么,我们按照逻辑推理,来看看这样的连锁影响会是怎么样的。

    假如是正常的历史上,黑胡子蒂奇登陆磁鼓岛王国,瓦尔波因为不敌蒂奇而害怕出逃,蒂奇肯定会洗劫瓦尔波的王宫,捞一笔后继续跑路,因为艾斯会在后面追着他,所以他不得不跑。

    但是如果伊安抢在他前面,将瓦尔波赶出了磁鼓岛,会怎样呢?首先,瓦尔波离去,这个国家的人们肯定会推选出新的国王来,估计会是多尔顿那样的人,那么到时候黑胡子登陆磁鼓岛,新的国王肯定会为了?;す?,而选择和黑胡子战斗!

    不管如何,他们肯定不会是黑胡子蒂奇的对手的,但是他们会继续战斗下去。

    这就会导致,这个国家的人,肯定会因为和蒂奇的战斗而牺牲很多人!

    当然,这是伊安觉得最有可能的推论,可能也会有所例外,比如黑胡子一念之差没有登录磁鼓岛,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伊安无法预测未来的事情了,因为随着他在这个世界的不断活动,蝴蝶效应的范围也会随之扩大的,他现在也搞不清楚这个岛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现在行事,也必须考虑到一点后续的影响才行。

    瓦尔波如果不出逃到海上去当海贼,那么事情也许改变不会太大,但是放任他这种暴君继续当国王,伊安也觉得不太对,毕竟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去,到时候瓦尔波很有可能会报复这个村子里收留他的人们,以瓦尔波残暴的个性,这个村里的人可能都会被杀死的。

    而如果像黑胡子一样,将瓦尔波赶跑,让他出去当海贼,也同样有问题,因为他有可能还会找到路回来……

    正当伊安想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或者说是蹄子吧,向他递过来了一个苹果!

    伊安转头一看,却发现是乔巴这小家伙。

    对于他来说,伊安算是个陌生人,这让他有些害怕,所以他一副随时会逃走的架势站在伊安旁边,饶是如此,他手里依然对着伊安递过那个苹果,眼里泛着既害怕又希冀的目光。

    这是乔巴的示好吗?伊安微微一笑,动作缓慢地接过了那个苹果,也没有吃,拿在手里对乔巴道:“谢谢你!”

    “你……你不怕我吗?”乔巴有些好奇地问伊安道。

    “为什么要怕你?”伊安反问了他一句。

    “我……像我这样的,人们都称我是怪物!”乔巴低下头,有些委屈,又有些沮丧地道。

    伊安对这小家伙很有好感,于是安慰他道:“在我看来,你只是一只吃了恶魔果实的驯鹿而已,不是什么怪物,在伟大航路上面,有很多恶魔果实能力者,所以你并不奇怪!”

    “真……真的吗?”乔巴听到这话,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然后有些嗨地问伊安道:“听朵丽儿医娘说,你是海贼?而且是很厉害的大海贼!”

    伊安看了库蕾哈一眼,笑着对乔巴道:“嗯,算是吧,我是七武海之一!”

    “七武海是什么?”乔巴很是天真地问道。

    伊安哑然失笑,也没有和他解释,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鹿角,然后拍拍他的帽子道:“很不错的帽子,很适合你!”

    或许是因为伊安在霜月村的时候,做惯了大师兄的缘故吧,他身上其实有一种兄长般的气质,在面对年龄比他小的人时,他总是不自觉地将对方当成弟妹一样对待,而很显然,伊安现在的夸奖对乔巴来说,很受用!

    于是……

    “混……混蛋!就算你这么说,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出现了,乔巴的傲娇,被伊安这么一夸奖,他的身体顿时扭成面条一般颤抖起来,脸上萌萌的大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缝,屁股也扭来扭去的……

    看着他这幅样子,伊安不由得哈哈大笑,站起身来,将乔巴送给他的苹果揣在兜里面,拍拍帽子上的雪花,扶着腰间的刀柄,一步步地朝着前面走去。

    “你……你要去哪里?”乔巴不由得在后面问他道。

    伊安头也不回地对着他摆摆手,道:“去干掉瓦尔波,这个人的存在,对你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听到这话,乔巴和库蕾哈都愣住了,库蕾哈大声道:“喂,小子!你想清楚了吗?那可是一个国家的国王??!”

    结果,伊安头也不回地道:“放心,你们会有一个新国王的!”

    伴随着一阵铃铛声,伊安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了风雪当中。

    乔巴抬起头问库蕾哈道:“朵丽儿医娘,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库蕾哈没有和他解释,只是微笑着对乔巴道:“乔巴,你要记住,希尔尔克医生所说的海贼,就是像这个人一样的海贼!”

    “是……是吗?”乔巴愣愣地看着伊安离去的方向,眼睛里面开始闪星星了……

    自由,冒险,还有反抗精神,不畏惧权威,库蕾哈所说的海贼,指的就是这个意思,这才是希尔尔克眼中的海贼,只是如今的乔巴,并不能理解到这一点而已。

    ………………

    在离去之后,伊安一路追索着瓦尔波那毛河马的足迹前进,不过由于风雪太大,这些足迹很快就被掩盖掉了。

    但是不要紧,伊安知道瓦尔波那家伙的宫殿,就在最高的那座磁鼓山上面,只要向着那里走就没问题了。

    一路往山上走的过程中,伊安还遇到磁鼓岛特有的动物健行熊,这只杵着拐杖直立行走的熊,让伊安觉得挺亲切的,看着它朝着自己鞠躬,伊安也扶着帽子向他回礼。

    至于雪山上的另一种凶猛生物兔子拉邦,伊安倒是没有遇到,不过就算遇到了,这些凶暴的肉食兔子敢不敢靠近伊安还是两说呢。

    等到伊安攀登上了磁鼓山,站在了瓦尔波高高的宫殿门前的时候,其实瓦尔波也才回到这里没多久。

    他此刻正气喘吁吁地对着克罗马利蒙和杰斯开骂呢,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伊安一脚踹倒了宫殿大门,发出的声响让瓦尔波给听到了。

    “不好了陛下!”杰斯躲在高处,看到了伊安的身影,忍不住打着哆嗦对瓦尔波汇报道:“那个海贼,他又来了!”

    “快!快跑!”瓦尔波也慌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伊安竟然会追着来到他的宫殿当中,所以他害怕之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赶紧逃跑。

    磁鼓山上,是有索道能抵达山下的,瓦尔波本来是可以借着这索道逃走的,但是问题是,伊安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想了想,他拔出了自己的千本樱刀刃握在手中。

    “散落吧,千本樱!”

    始解之后,千本樱的刀刃化作了无数的?;ɑò?,在伊安的操控之下,顿时笼罩了整个磁鼓山的山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包围圈。

    刚刚从宫殿后门跑出去的瓦尔波他们,登时就被这漫天的?;ɑò旮璧擦?!

    克罗马利蒙和杰斯试着想要闯出去,结果却在接触到花瓣的时候,瞬间被花瓣在他们身上割出了无数的伤口来。

    千本樱始解的花瓣,就是无数的刀刃,这些刀刃虽然对上黄猿那样的大将不起什么作用,但是对付克罗马利蒙和杰斯这样的家伙就不同了,看到他们被割得遍体鳞伤的样子退回来,瓦尔波也不敢硬闯了。

    在这种情况下,伊安很轻易地就在外面堵到了他们。

    而与此同时,漫天的?;ɑò?,在月光下反射出粉红的微光,这些微光叠加在一起,让整个磁鼓山的山峰都绽放出了光芒。

    就如同一株盛开的?;ㄊ饕话?!

    远在山下的乔巴,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呜噢噢噢噢噢噢!”乔巴伤心地哭着,他想起了自己父亲一般的希尔尔克医生。

    “那个混小子!”库蕾哈也忍不住眼角湿润,仰头灌了一口梅子酒,低声道:“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么一手!”

    绝美的?;ㄖ?,竟然在伊安无意当中达成了,而且还恰好被乔巴给看到了,只是,与这绝美的?;ㄕ婪诺那榫氨绕鹄?,磁鼓山上面却是一片血色。

    克罗马利蒙和杰斯,已经被伊安斩杀了,对于瓦尔波的这两个帮凶,医生20能救他们一次,却救不了第二次。

    “你……你不要过来!”瓦尔波惊恐地坐在地上,连连往后倒退着。

    然而,伊安却没有理会他,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蹲在了瓦尔波的肩膀上。

    磁鼓山上绽放的?;ㄏЯ?,重新凝聚成了伊安手里千本樱的刀刃,而在凝聚的那一刻,千本樱刀刃上面顿时燃起了黑色的熊熊火焰,伊安的手轻轻往下一按,刀刃连同着火焰,便刺穿了瓦尔波的头顶!

    瓦尔波那张铁皮大嘴张大着,眼珠子鼓出,但是这一次,他却再也合不上他的这张嘴了……

    瓦尔波死了,伊安出手击杀了他,对伊安来说,既然历史改变了,那么就改变得再多一些也没什么吧,瓦尔波这样的人,本质上和天龙人没什么区别,虽然看似愚蠢,但越是这样的人,危害越大啊……他虽然是七武海,但是他真正的身份却是革命军,对于革命军来说,推翻暴政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千本樱为何会绽放得如此之美?

    那是因为树下埋着的,全都是尸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