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感谢伊安治好了村子里染病的人,村子里的人们开启了宴会招待伊安,而伊安也没有推辞,坐下来大吃大喝。

    不过,席间在和秃头村长的的交谈当中,伊安也了解到,这个村子里的食物的确不多了。

    磁鼓岛王国如今是处于国王瓦尔波的统治之下,但问题是瓦尔波是一个自私,**而且残暴的国王,他不但在自己国家里征收重税,而且还出台了一个“狩猎医生”的法令,将全国的著名医生,都收拢在了他的手下,没有他的命令,这些医生不允许给任何治病和医疗。

    磁鼓岛本来是医疗大国,岛上的医疗技术是很先进的,但是瓦尔波却依靠这种手段,借以大肆搜刮国民的钱财,只要国民出现病人而又不想死的话,那么就得要求到他的头上,只有奉上大笔的金钱,才能够获得瓦尔波的允许,让医生为其看病。

    岛上的居民大多都是普通人,加之又生活在冬岛气候之下,怎么可能会不生???而每当这个时候,有病人的家庭,就要做好倾家荡产的准备了。

    现在整个磁鼓岛的国民,都对瓦尔波敢怒不敢言,瓦尔波是世界政府承认的磁鼓岛王国统治者,是世界会议上的???,手下不但有大批的军队,而且瓦尔波本身就是一个恶魔果实能力者,在没有人领导的情况下,普通国民哪里有能力反抗瓦尔波?

    所以如今在这个岛生活的人们,每天最祈祷的事情,就是最好不要生病……

    “除了那些被国王收拢的医生以外,岛上就再没有其他医生了吗?”伊安不由得问道。

    “也有!”秃头村长叹气道:“事实上,岛上还有一位被称之为‘魔女’的医生,她的医术不错,但问题是她的性格古怪不说,要价也同样很厉害,因为据说她是住在磁鼓山上的,每当月夜才会乘着驯鹿拉着的雪橇,从天空中飞驰而来……”

    伊安一听就明白了,秃头村长说的,是那位Dr·库蕾哈,至于拉雪橇的驯鹿,无疑就是托尼托尼·乔巴了!

    想到这里,伊安不由得会心地一笑,其实他在登陆这座磁鼓岛王国的时候,就想着要不要见见乔巴这个蓝鼻子的驯鹿了,没想到先这里听到了他的事情。

    秃头村长叹了口气道:“其实如果你没有出现,我们都在想着是不是找魔女求助了……因为其实今晚,就是月圆之夜,魔女会乘着雪橇下山来出诊的?!?br />
    伊安抬起头,看了看天上,发现天空被厚厚的云层遮着,风雪没有停下,自然也看不到什么月亮,不由得怀疑地道:“这样的天气她也会出现吗?”

    “会的!”秃头村长点点头道:“从无例外!”

    伊安摸着下巴想了想,也没有说话,继续吃喝着,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没准自己能在这里等到乔巴他们来呢,毕竟这个村子出现传染病的事情,库蕾哈已经知道了。

    伊安猜测的果然没有错,当时间来到晚上**点左右的时候,风雪当中,突然隐隐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铃铛声音。

    这个声音,不止是伊安听到了,村子里的人们也听到了,于是纷纷涌出屋子,看向了远方磁鼓山的方向。

    铃铛声越来越近,风雪之中能看到一头矫健的驯鹿出现在了半空中,这头驯鹿拉着一辆雪橇,就这么飞驰在半空中。

    “魔女!是魔女来了!”村子里的人们有些惊恐地叫嚷着。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Dr·库蕾哈其实是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但是奈何这位的登场方式就是这么的奇葩,普通人哪里见过能在空中飞驰的雪橇,所以一直都怀疑Dr·库蕾哈其实是个会魔法的魔女,对她畏惧大过尊敬。

    只有伊安知道,乔巴拉着的雪橇,其实是奔驰在一根铁索上面,那是从Dr·库蕾哈所居住的山上连接岛屿地面的一根索道而已,只是因为铁索很细,这岛上又时常风雪漫天,所以很少有人看清楚而已,导致人们误会了,以为这雪橇真的是飞下来的。

    没过多久,乔巴拉着雪橇来到了村子上空,然后只见他奋力一纵,从空中跳了下来,带着雪橇一起落地。

    Dr·库蕾哈穿着一件时尚的短款夹克,墨镜推起放在额头上,从雪橇上面下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仰头灌了手里拎着的一瓶梅子酒,然后痛快地一抹嘴唇上的酒渍,对着村子里怔怔看着她的人们道:“听说这里发生了传染???病人呢,在哪里?”

    库蕾哈虽然看起来老了,但是精神却堪比一个年轻人,伊安从没见过一个老婆婆竟然打扮得跟一个时尚少女一样,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而落地之后,带着帽子的乔巴就一直没有出声说过话,他现在是兽形态,所以人们看到的,就只是一只拉雪橇的蓝鼻子驯鹿而已。

    库蕾哈问了一句,发现没人吭声回答她,不由得有些恼火,叉着腰颐指气使地骂道:“混蛋们,你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这个时候,秃头村长才终于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上前对库蕾哈道:“的确是发生了传染病,但是……但是现在已经被治好了!”

    库蕾哈一愣,问道:“治好了?你们又去求瓦尔波那混蛋国王了吗?真是的,就是因为你们这种心态,才助长了那家伙的气焰??!”

    “不,不是的!”秃头村长赶紧摆手道:“我们没有去求国王,治好传染病的,是这位从外面来的年轻人!”

    一边说着,村长一边指向了伊安。

    库蕾哈有些诧异地望着伊安,发现他穿得如此的单薄,但是却一点寒冷的意思都没有,顿时也就相信了村长说的话,明白伊安是从外面来的。

    只是,她的反应有些出乎伊安的意料,库蕾哈走上前来,来到伊安的面前后,竟然一把揪住伊安的衣领,盯着他语气不善地道:“小子!你是从哪儿来的医生?竟然敢和老娘抢生意???”

    伊安一阵无语,抢生意???库蕾哈这位老婆婆竟然把治病救人当做生意?

    当然,伊安也明白,这恐怕是库蕾哈的生存手段,毕竟她和乔巴住在那么远的高山上面,生活不便,所以借着治病救人,换取维持生活的物资,这倒也无可厚非。

    不过,按照她这种一个月出现一次的频率,伊安倒是有些理解为什么她要价高昂了,这位老婆婆根本就是一月不开张,开张吃一月??!

    “美女!”伊安被库蕾哈揪住衣领,倒也没有生气,笑着道:“我可不是医生,你别错怪人了!”

    秃头村长和村民们,听到伊安对库蕾哈的称呼后,直接惊呆了,他们一直都是管库蕾哈这个老妖婆叫魔女的,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用“美女”来称呼她???

    村民们很惊诧,只是很明显的是,伊安的称呼对于库蕾哈十分的受用,一听这话,库蕾哈立马哈哈大笑起来,拍着伊安的肩膀道:“哈哈,小子,你很有趣??!我喜欢你!”

    伊安笑了笑没说话,既然遇到了Dr·库蕾哈和乔巴,伊安也在想,要不要从她手里弄一点她的医学笔记什么的,带回去给厄兰格,毕竟库蕾哈可是一个医术高超的医生,而且她还是乔巴的医术老师,这样的人物,她医学笔记中的研究恐怕也很厉害吧?

    Dr·库蕾哈是人老心不老的人,伊安这记马屁拍得她十分的舒爽,不过,她却没有立马原谅伊安抢生意的行为,笑过之后,又正色问伊安道:“你说你不是医生,那你是怎么治好那些传染病人的?我得到的消息,这里的传染病很像是狼斑症,这可是致死率相当高的病症!”

    “我有一点特殊的能力而已!”伊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接用这个借口解释道。

    库蕾哈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的,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变成驯鹿的乔巴,却突然嗅了嗅鼻子,然后脸上露出惊慌的表情,凑过来用嘴咬住库蕾哈的衣角,拉扯了几下,同时使劲地跺了跺自己的蹄子。

    他问道有令他讨厌的味道出现了!但是乔巴却不敢在人前显露他会说话的事实,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提醒库蕾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