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不是巴拉蒂餐厅是不是经常能看到这种厨师和客人打架的事,当山治帕迪他们围攻伊安的时候,在餐厅中用餐的客人,竟然根本没有被吓走,反而兴致勃勃地在自己的座位上面观看。

    只是,让他们有点意外的是,印象当中战斗力彪悍的巴拉蒂餐厅的战斗厨师们,竟然一起上都没能拿下那个吃白食的年轻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餐厅的老板红脚哲普却出现了,随着他的出现,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们更是激动了。

    “哲普老板出来了!”

    “那个年轻人要倒霉了,他估计会被哲普给踢死吧!”

    一些有点见识的客人,是听过红脚哲普的名号的,尤其是那些???,他们都很清楚,别看哲普一出来就制止了打斗,但是对于这种吃白食的人,哲普出手却更加的不留情。

    于是,餐厅的客人们,打算继续等着看好戏。

    哲普一出现,帕迪他们就收手了,只有被伊安一刀柄击倒的山治,捂着肚子爬起身来,想要继续冲上来攻击伊安。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哲普却猛地扬起了自己那条拐杖假腿,狠狠地从后面一记鞭腿踢在了山治的头上。

    山治头上如同被大铁锤砸中一般,直接就趴下了!

    红脚哲普可是号称能一脚踢碎岩石,在钢铁上留下脚印的男人,哪怕现在他的腿没有了,这一踢击也同样不可小觑,山治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鼻血都流出来了,回过头恼火地道:“老头子!你干什么???”

    哲普哼了一声,道:“没点眼力的家伙,还不给我退下!”

    然后他环视着帕迪他们一众厨师,骂道:“还有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帕迪他们被骂得一头雾水,搞不懂哲普老板这是怎么了,这种吃白食的家伙,也能叫做客人吗?

    但是哲普却根本不理会他们,咔哒咔哒的走了过来,对伊安道:“不好意思客人,这帮笨蛋太粗鲁了!”

    伊安看了他一眼,也有些恼火地道:“我说你们餐厅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一个的吗?虽然没有带钱,但是谁告诉你们我要赖账不给了???”

    山治这时候已经重新站起来了,重新点着了一支烟,对伊安道:“你难不成还想在这里洗盘子打杂不成?”

    伊安都还没有说话,哲普就狠狠地瞪了山治一眼,道:“闭嘴!”

    然后,他转头对伊安道:“不用了客人,这一餐,算是我请的!”

    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餐厅中的客人,就连山治和帕迪他们都呆了,哲普老板竟然会请人吃饭???这可是天大的奇闻了!

    难不成这个家伙,是哲普老板认识的人?

    山治他们拿着伊安左看右看,但是怎么看,伊安的年纪都像是和哲普老头子认识的年纪……

    倒是伊安反应过来了,哲普可能是认出自己了,他这时候虽然没有戴着帽子,但是不管是是穿着还是手腕上的绷带铃铛,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果不其然,伊安注意到哲普的眼神,一直都盯着他手腕上的铃铛在看。

    摇了摇头,伊安道:“不用了,我的饭钱我会付的,不过稍微等一下不过分吧?”

    哲普见伊安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了,他在伊安的餐桌旁坐了下来,转头对山治道:“去弄点甜点来!”

    山治一脸的错愕,老头子这话什么意思?还要附送一份餐后甜点不成?

    哲普吩咐了一句后,也就不再理会山治了,问伊安道:“你怎么会回东海来的?”

    果然,哲普的确是认出了伊安,作为曾经赫赫有名的海贼,哲普的眼力可不是山治和帕迪他们能够相比的,他原本刚才是在后厨的,结果餐厅打架的时候,他就听到了一阵铃铛的声响传来,心中先是一愣,随后就是一阵疑惑,赶紧出来看看,等看到伊安的打扮之后,立刻就发现不妙了,赶紧制止了山治和帕迪。

    虽然伊安这位七武海的名号,已经传遍了整个东海,但是毕竟很多人都只是从伊安原本的那张悬赏令照片上面认识伊安的而已,那种类似于素描的黑白版照片,只有一个头像不说,还看不到全貌,很多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真正的伊安,也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返回东海来,所以怎么可能会一下子认得出来?

    而且,很多人虽然知道七武海的名号,但是对于七武海到底是怎样的人物,他们却不见得能理解。

    只有红脚哲普这个曾经从伟大航路归来的人才会明白,七武海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现在最庆幸的是,伊安还没有一怒之下,将整个巴拉蒂餐厅给拆了!

    当然,因为伊安年纪的缘故,哲普也不可能对伊安表现出太多的尊敬来,但是他也表示愿意请客,用这话来释放善意。

    听到哲普的问题后,伊安只是道:“我只是路过这里而已!”

    然后,伊安问哲普道:“这里是不是有很多海贼会来?”

    哲普点了点头,道:“的确,而且不见得都是来吃饭的,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更多!所以也请你理解山治他们的举动?!?br />
    伊安倒是无所谓,道:“既然海贼多就好!到时候抓几个海贼冲抵饭钱,这样可以吧?”

    哲普也没想到伊安会用这种方式来付账,想了想道:“好吧,你高兴就好!”

    说完,他起身走了,只留下餐厅中的客人们窃窃私语,搞不懂哲普老板今天怎么会这么好说话,而山治和帕迪他们一帮厨师则是面面相觑地对望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这个时候,后厨传来哲普的吼声道:“你们这帮混蛋,还不滚回厨房来做事???”

    帕迪挠挠自己的光头,只好转身离开,山治也是,但是就在山治快要离开的时候,伊安却提醒了他一句,道:“别忘了我的甜点!”

    山治脚下一个踉跄,皱着眉头双手揣在兜里,一摇一摇地走回了厨房,也不答伊安的话。

    伊安也不着恼,双腿翘到桌子上面,靠着椅子后背,安心地等待起来。

    一般来说,伊安并没有赖账的习惯,虽然巴拉蒂餐厅的收费很贵,用帕迪的话来说,八万四千贝利,要收九千,但是伊安既然决定付账,那就一定会付的,在这海面上,有赏金的海贼可不缺,尤其是巴拉蒂这种海上餐厅,被海贼光顾的几率可是很大的,自己到时候随便抓一两个海贼,让他们拿去换赏金就当是饭钱了。

    话说回来,这或许就是缘分和命运吧,伊安当初在东海,就是干海贼猎人的,没想到这次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干老本行……

    而现在,巴拉蒂餐厅中也有几个海贼模样的家伙在,伊安忍不住就朝着他们看过去,也不知道这些家伙身上有没有赏金,要不要就抓他们抵债呢?

    那几个海贼被伊安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但是刚才伊安一个人面对餐厅那么多厨师,还有哲普老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这些海贼也不知道伊安什么来路,所以根本不敢招惹伊安,只好付了账赶紧溜了。

    伊安看了看他们的打扮和手里的武器,发现这几个家伙可能也只是一些小喽啰,于是也懒得理会他们了。

    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传来一声轻响,山治还是把赠送的饭后甜点给伊安端来了,那是一个很精致的巧克力蛋糕,他放下蛋糕后,在伊安的旁边坐了下来,叼着香烟有些疑惑地对伊安道:“你到底是谁?”

    伊安拉过盘子,用叉子开始吃蛋糕,道:“你们老板没和你们说吗?”

    山治摇摇头道:“老头子神秘兮兮的,没有说!”

    伊安暗自点头,看来这哲普老板还算识趣,虽然认出了自己,但是没有得到同意,他也不敢胡乱将伊安的身份透露出去,伊安对此很是满意,于是便慢悠悠地吃着自己的蛋糕,根本不理会山治的问题。

    餐厅很忙,山治最后又被拉去招呼客人了,但是在餐厅中来回走动的时候,山治始终都在注意着伊安。

    等伊安吃完了蛋糕,他又给伊安上了一杯茶水,伊安就这么坐着慢慢地喝。

    结果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这让伊安有些郁闷,不是说最近海贼很多吗?怎么那么长时间都不见?难道自己晚饭也要在这里吃了?

    就在伊安这样想着的时候,却隐隐听到一阵轰隆轰隆的声响传来。

    咦?大炮开火的声音?伊安精神一振,立马走出了餐厅,站到围栏处张望起来。

    在巴拉蒂餐厅南面的海面上,出现了两艘船只的影子,前面那一艘,是一艘挂着海贼旗的船只,而后面那一艘,却是海军军舰。

    “哈,买卖来了!”伊安兴奋地一搓手,哲普说得果然没错啊,的确海贼挺多的。

    正当伊安刚想要出发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议论声。

    那是几个同样听到了炮声后,出来看热闹的餐厅客人,只听他们议论道:“那艘军舰,肯定又是罗格镇海军的船只吧?”

    “估计是了,最近罗格镇海军缉捕海贼的频率挺高??!”

    “频率高是好事吧!难不成还像以前那样懒懒散散的你们才觉得好?”

    “嘿,你们懂什么,那还不是因为罗格镇海军基地来了一位厉害的女海兵导致的!”

    “是啊,听说这段时间,都是那位女海兵带队在缉捕海贼呢!而且每次出动都胜利了,罗格镇海军基地这次征兵,倒是征召到厉害的人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