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斯所用的塔罗牌,并不是伊安印象中的那种,其实所谓塔罗牌,只是一种象征图像系统,不同的占卜者,可能所使用的牌图案根本不一样的。

    看着面前铺满一地的牌,伊安并没有直接动手选取,而是先想了想自己的目的。

    他这一次出来,除了是打算去找一下妮可罗宾解读一下自己得到的历史正文文字,还想着回东海去一次,看看耕四郎师父还有索隆和古伊娜。

    但是,他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虽然身份芯片已经还给了天龙人,但是谁也不知道天龙人还会不会追究自己杀死穆斯加鲁德家族那个傻儿子的罪行,所以伊安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回了东海,所以他是打算去东海的时候,悄悄地去的。

    那么,就先占卜一下去阿拉巴斯坦的运程吧!

    想到这里,伊安看了一下地上的牌,然后选出了其中一张。

    翻过来一看,却发现牌面的图案,是两个人正在握手的图案,这两个人,一个的脸庞惨白,一个的脸庞漆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两只手虽然交握着,但是藏在身后的,却是两把匕首。

    而这张牌的名字,就叫做“白与黑的欺诈”!

    伊安看不懂这牌面的意思,于是将它递给了霍金斯。

    霍金斯接过来看了看,开口解释道:“看来你此行并不会太顺利!”

    “哦?”伊安好奇地问道:“怎么说呢?”

    “因为你或许见不到你想见的人!”霍金斯道:“就算见到了,对方可能也不会配合你,他或许会拒绝帮助你,又或者给予你一个假象!”

    伊安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刚才想的是去阿拉巴斯坦找罗宾,但是从霍金斯的话来看,自己难道找不到她?或者就算找到了,罗宾也会不告诉自己任何信息?

    历史正文,罗宾她肯定是能阅读的,但是假如她阅读了不告诉自己上面的内容,或者干脆告诉自己一个假的内容,那么自己也是分辨不出来的。

    麻烦了,假如霍金斯的占卜真的准的话,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难道说,自己找到的历史正文,内容或许有什么敏感的地方?要不然的话,如果是普通的记录巴隆废墟终点站空岛历史的历史正文,罗宾应该不会隐瞒吧?

    仅仅只是一瞬间,伊安脑海里面转过了许多的念头,但是每一个他所猜测的可能性,他都有些拿不准。

    霍金斯关注着伊安的表情,随后接着道:“而且你要注意,你此行可能还暗藏着一些危险,藏在身后的匕首,往往代表的就是潜伏的危险?!?br />
    “危险?”伊安更是伤脑筋了,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真正能对他产生危险的东西很少了,他想起了同样在阿拉巴斯坦的克洛克达尔,难道这个占卜会应验在他身上?

    毕竟克洛克达尔也属于七武海之一,要说能威胁到伊安的,可能也只有他了。

    “就不能说得更明白一点吗?”伊安问霍金斯道。

    霍金斯摇摇头:“没办法,这就是命运的意志,占卜永远都只能看到命运的走向,却看不清真相,我也只能根据你所选择的牌,给出一个模糊的描述?!?br />
    妈蛋,所以我最讨厌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了,伊安叹了口气,干脆不问了,想着回东海的事情,再次又选出了一张牌,这次他看都不看,直接递给了霍金斯。

    霍金斯接过来,看了看后,直视着伊安道:“双面的小丑,笑容的一面,代表着你会遇到惊喜,但是同样的凶恶的那一面,代表着潜藏的危险!看来这危险很有可能是在这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而非特定的人,也不一定指危险发生在你身上,也有可能是发生在其他和你有关系的人身上?!?br />
    “卧槽!”伊安忍不住道:“越听越是懵逼了,咱们能不能好好地说话了???”

    霍金斯道:“你选了两次牌,说明你此行是有两个目的,两个目的占卜都提示着你有危险,那么或许其中有所关联?!?br />
    “既然如此,那你说我该怎么办?”伊安瞪着眼睛问他道,此刻的霍金斯,在他眼里就是个神棍,所以他也渐渐地没什么好语气了。

    “只能说万事小心!”霍金斯摇头道,然后收起他的占卜牌,离开了甲板。

    伊安后悔了,他要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该找霍金斯占卜的,现在反而弄得他耿耿于怀,躺在躺椅上面,伊安双手枕着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占卜的结果,他不停地在脑海中刷新着商店,购买自己需要的卡牌碎片,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就这样,一天天的时间慢慢地过去了。

    霍金斯海贼团的船,航行在海上,中途倒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北海的气候肯定比伟大航路好多了,只是在这途中,霍金斯海贼团遭遇了一次海军。

    北海的海贼猖獗,所以海军在这里的基地也挺多的,遇到海军倒是不奇怪,只是这一次遇到海军,让伊安看到了霍金斯海贼团这种过亿新人海贼,还是挺有威名的。

    那是一艘单独的巡逻船,在海上遭遇了霍金斯海贼团后,他们竟然只敢远远地跟着,而不敢上来交战,而霍金斯也完全没有把这艘军舰放在眼里,只是在海军的支援军舰到来之前,加速甩脱了对方而已,这或许是顾虑到伊安的态度吧,要不然的话,可能霍金斯海贼团会顺手灭掉这艘巡逻船的。

    终于,在十五天之后,霍金斯海贼团的船,终于接近了北海颠倒山的入口了。

    到了这里,他们就不敢往前走了,因为再往前走,他们就只能跟着伊安一起进入伟大航路了,霍金斯在见识过伊安之后,对伟大航路还是有所畏惧的,所以还不想那么早踏入伟大航路。

    而伊安也没有勉强他们,跟霍金斯要了一艘小船,一个朝着入口处驶去。

    看到伊安终于走了后,霍金斯海贼团的成员们,这才集体松了口气,虽然伊安平时在船上表现得还算随和,但是他如今不管是地位和实力,都有很大的提升,所以也自然而然地,也有了一个七武海级别的大海贼该有的气势,在面对他的时候,霍金斯海贼团的这些成员们,总觉得压力山大。

    “回转吧!”霍金斯对他的船员们道。

    ………………

    伊安乘着小船,一个人踏入了入口的海流当中,再一次地进入颠倒山,但是伊安的心态却不同了,虽然奔涌上山的海流还是那么激烈,但是伊安却一点都不担心,他乘着小船,顺着海流,对准了入口处直冲而上,他现在又足够的臂力,在湍急的水流中调整小船的方向。

    再一次地登上了颠倒山的山峰,在四海海流的汇聚点,小船被高高地冲上了天空。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伊安飞了起来,他背后吞噬了黑龙波的火焰翅膀,支撑着他抓住小船,寻找到了东海方向的水流,然后一路飞了过去!

    是的,伊安肯定是要先回东海去,因为如果被水流重新冲回伟大航路的话,那么到时候他想回东海,就不得不再一次地穿越无风带了。

    伊安表示他受够了,可不想再一次游泳几十公里再被那些海王类追逐一次。

    好在现在伊安也能够短暂地飞行了,那么在颠倒山山峰这里折转,是最佳的选择。

    一艘小船并不算重,伊安抓着小船,快速地飞下了颠倒山,将船重新扔回水里,再落在船上,于是他便已经再次站在了东海的海面上。

    “哈哈!完美!”伊安得意地一笑,然后看准了方向,划着小船,朝着前方驶去。

    他要寻找会霜月村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