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起义军大叔,在听了伊安的分析之后,脸上一直在挣扎着。

    他很清楚,伊安说的没错,恶魔果实能力者的强大,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法阻挡的,瓦鲁阿当初就是借助自己的能力,干掉了原来的国王成功上位的,在这样一个小国家里,三亿四千万贝利的海贼,实力几乎是无解的,除非起义军有强如海军那样的武器装备,不然的话,就算是一般的枪支弹药,对上恶魔果实能力者,所起的效果也很小。

    猎龙人海贼团是一个更加强大的海贼团,想要推翻瓦鲁阿,就必须借助他们的力量,这也是这位大叔来见伊安的原因。

    而伊安也是如此,提炼技术他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猎龙人海贼团安身立命的本钱,假如起义军太贪心不愿意接受他的条件的话,那么伊安就要考虑撇开他们自己来了。

    到时候大不了砸钱让矿工们替他开采矿石,道理都是一样的。

    或许这位大叔也想到了这一点,最后终于还是咬着牙同意了。

    “只是,到时候你如何和世界政府联系上呢?”这位大叔又问道。

    伊安微微一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或许再过一两天,你看新闻就知道了!”

    联系世界政府这种事情,对于一个七武海来说,怕是不要太简单……

    既然达成了协议,那么接下来双方便开始讨论起合作的方式来了,而这位大叔也直到这个时候,才说了他的名字。

    阿里昂斯,这位大叔叫做阿里昂斯,竟然就是起义军的领袖!他本人原本也是矿工出身,但是由于他是从四年前起,第一个开始反抗瓦鲁多的人,所以在矿工们的起义军成立之后,就推选了他为领袖,不出意外的话,或许当推翻瓦鲁多之后,他就会是这个国家的新国王。

    当从伊安这里得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一批枪支武器到达,支援给起义军之后,阿里昂斯顿时开心了。

    起义军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武器弹药,他们手中仅有的刀剑,都是自己挖掘铁矿石打造出来,但是问题是这个岛上的铁矿并不多,他们无法做到自给自足,伊安的这笔支援,来得可以说是恰是时候。

    当然了,这批武器的价钱可是不菲,少说都是以亿为单位计数的,按照伊安的性格,为这批武器买单的可不会是他自己,到时候起义军必须得还给他才行。

    双方约定好了,在武器支援到达之前,伊安会想办法驱逐这座岛上盘踞的海贼雇佣兵,到时候等到瓦鲁阿没有人手可用的时候,起义军就会发起一次总攻,一举推翻瓦鲁阿的统治。

    商量完毕之后,阿里昂斯便打算离开了,不过,在他就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伊安道:“对了,还有个消息,或许需要告知你们一下?!?br />
    “你说!”伊安道。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瓦鲁多是个以前是个三亿四千万的大海贼,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以前的绰号叫做‘撕裂者’!”阿里昂斯道:“这些年来,他一直销声匿迹,所以如今很难找到他当初的悬赏单了,我们起义军也是调查了好久,才知道他似乎是撕裂果实能力者!”

    “撕裂果实???”伊安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果实?

    假如从字面上理解,这应该是某种超人系的恶魔果实,至于能力,应该是撕裂???

    伊安又想起了巴基了,这果实的名字听起来,和巴基的四分五裂果实挺像的啊,不过……恐怕能力是完全不同的吧,这果实的名字让人联想到的,是相当极端的攻击手段啊……

    三亿四千万,再加上撕裂者的绰号,这个瓦鲁多恐怕没那么简单。

    正当伊安这样想着的时候,阿里昂斯接着道:“而且,我们还查到,这瓦鲁多似乎原本的名字并不是这个,他并非一开始就是海贼的,但是我们也只能查到这里,瓦鲁多之前的事情,就是个谜!”

    伊安倒是没有想太多,倒是柯娜纳依听到这话,眉头忍不住一皱,在旁边杵着下巴仔细地思索起来。

    等到阿里昂斯走后,伊安才注意到了柯娜纳依的异状,于是便问她道:“怎么了?”

    “撕裂者瓦鲁多?”柯娜纳依有些疑惑地道:“这个名字,我似乎曾经听到过!”

    “这有什么奇怪的?那家伙三亿四千万的悬赏,肯定也很是有名气嘛,你听过很正常的!”伊安笑着道。

    “不……不是这样的!”柯娜纳依道:“我说的听过,并非是什么悬赏单,而是当初在革命军基地的时候,听到谁说起过!”

    “嗯???什么意思?”别说是伊安了,就连胡桃和亚尔迪也忍不住凑了过来。

    “这个撕裂者瓦鲁多,好像是革命军比较重视的一个人!”柯娜纳依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巴尔迪哥土生土长的居民,在我十六岁的时候,加入了革命军,然后才被排到蔷薇之国执行任务的,我在巴尔迪哥的革命军基地呆过一段时间,曾经听革命军的伙伴说起过这个人!”

    “哇塞!”胡桃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地拉着她道:“柯娜纳依姐姐,你竟然在革命军基地呆过?快和我们说说,那里是什么样子?”

    “对不起,不能和你们透露太多!”柯娜纳依抱歉地道:“那里的位置,还有岛上的信息都是要保密的,能告诉你们地名,已经是极限了!”

    她回过头望着伊安道:“或许以后你会有机会亲自去巴尔迪哥看看的!”

    “嗯!”伊安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了巴尔迪哥这个名字了,但是说真的,连这个岛在哪个海洋他都不知道呢。

    “不行,我得去联系一下革命军的伙伴,查查看这个人!”柯娜纳依说完,拉着胡桃就跑了,胡桃的寂静果实,可以帮助她防窃听。

    伊安望着亚尔迪,无语地道:“好嘛,我这个革命军干部,都不知道联系其他伙伴的方法,反而她却知道……”

    亚尔迪呵呵地笑着,挠着头一副羞涩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伊安倒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其实他也知道,现在各地的革命军基本都处于蛰伏状态,彼此之间的联络是很少的,伊安虽然是由熊叔引荐加入的革命军,但是他却连自己的老大多拉格都没有见过,所以不知道怎么联系也是正常的,或许正是处于这样的考虑,革命军才会将柯娜纳依他们派来协助自己吧。

    夜深了,伊安他们各自在房间里面睡下,然而,让伊安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在半夜里被突然闯入的柯娜纳依给惊醒了!

    因为柯娜纳依是撞门进来的!

    她身后还跟着胡桃,而胡桃一进伊安的房间后,立马就布下了隔音壁障,柯娜纳依神色焦急地对伊安道:“伊安,不好了,我们查到那个瓦鲁多的真实身份了!”

    “别急,慢慢说!”伊安从床上直起身来,道:“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大约在几十年前,这个世界的大海上面,曾经有一个非常厉害的研究所!”柯娜纳依镇定下来,坐在椅子上道。

    “没听过,几十年前?那时候我恐怕都还没有出生呢!”伊安道。

    “没听过不要紧,但是你肯定知道,这个研究所里面一个人的名字!”柯娜纳依道:“那就是贝加班克!”

    唰!伊安一听到这个名字,立马就抬起了自己的头,吃惊地望着柯娜纳依。

    “你没有听错,的确是贝加班克!”柯娜纳依道:“你或许知道贝加班克是海军的科学家,但是一定不知道,在成为海军的科学家之前,贝加班克就是在这个研究所里面呆着的?!?br />
    柯娜纳依喘了口气,继续为伊安解释道:“这个研究所因为有贝加班克的存在,所以他们的研究成果非常的惊人,当初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国家,都在明里暗里赞助着他们的研究,然而让人想不到的,就在某一天,贝加班克却研究出了一种叫做‘血统因子’的东西,据说那是可以创造生命的一项研究,是接近神的领域的成果,也是在血统因子被发现之后,世界政府也坐不住了,于是宣布这个研究所为非法组织,解散了研究所,并且逮捕了贝加班克!”

    “而后,贝加班克加入了世界政府的科学团队,由世界政府提供资金,为他们进行研究,为了?;ふ馕惶觳趴蒲Ъ?,才有了海军科学部队这个机构!”柯娜纳依道。

    “你……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瓦鲁多是……”伊安不敢置信地问她道。

    柯娜纳依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是的,当初研究所解散了,但是研究所里的科学家,并非全都和贝加班克一样被逮捕,其中有一些人逃走了,而瓦鲁多就是其中之一,我托革命军的伙伴查了一下,发现他之前的名字,其实是叫做鲁尔瓦多!是当时研究所里面的一名工程师,在研究所解散之后,他逃了出来,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几年之后成为了一名海贼,他的恶魔果实能力似乎是从那个时候起获得的,虽然成为了海贼,但是他一直很是低调,满世界地转悠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他的战绩很少,但是世界政府却似乎认出他来了,于是才给了他三亿四千万的赏金,并且对他进行追捕,只是没想到的是,他却突然再次销声匿迹,跑来这座岛当起了国王……”

    伊安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我勒个去,这家伙……这家伙竟然是贝加班克当初的同事???

    被柯娜纳依这么一提醒,伊安也顿时回忆起来了,似乎历史上的确有过这样的事情,因为伊安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文斯莫克家族的那位族长,文斯莫克·伽治!山治的老爹!

    他当初也是贝加班克的同事,只是贝加班克被捕以后,他竟然也逃走了,而且还同得到了血统因子的科技,并且将文斯莫克家族发展起来,成立了杰尔马这样的没有领土的国家,自己当上了国王……

    好吧,杰尔马集团先放在一边,伊安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冒出了贝加班克的另一个同事来!

    难怪伊安之前一直在疑惑,这么一个海贼,当上了国王不说,竟然还掌握着雷动石的提炼技术,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海贼的作风??!

    谁知道,人家原来其实是科学家!

    这……这下要怎么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