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刚才伊安打出去的,其实是六发海楼石子弹!

    这海楼石子弹哪儿来的?这还用问吗,就是之前泽法用机枪打出来的??!那些夹杂在其中的海楼石子弹,被伊安一道风之壁障全数挡下来,掉落在了地上,艾斯这笨蛋当时还去捡来看呢。

    虽然他和黄猿交战的位置离海楼石子弹掉落的地点有些远,但是伊安可以扩大了摄取铁砂的范围,将这些海楼石子弹掩藏在无数铁砂当中,给带过来了。

    其实当时伊安也不知道,能不能用电磁力操控这些海楼石子弹的,因为海楼石海楼石,听起来就像是石头,而非铁镍这类导电金属,所以他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把海楼石子弹抓过来。

    抓不过来的话,就意味着同样无法用电磁炮将海楼石子弹击发出去。

    还好的是,这些海楼石子弹并没有让伊安失望,名字叫做“石”,但是海楼石其实是一种矿物质,而且由于海楼石提炼和打磨都很艰难,所以其中肯定是含有杂质的,这些杂质,自然也包括铁元素之类的,所以伊安通过操作其中的金属,连带着将海楼石子弹一并给带过来了。

    那面巨大的铁砂盾牌,就是为了遮挡黄猿的视线,不让他看出伊安右手中的弹丸是海楼石子弹,近距离下以超音速打出的电磁炮,就算是黄猿也躲避不了的。

    而且,为了防备单一的炮弹对黄猿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伊安还不惜耗费更多的念力,一次打出了六发!

    海楼石对能力者的克制效果,果然是一等一的,哪怕是黄猿元素化了,但是在海楼石散发的能量刚一接触到他的身体时,他的能力其实就已经被压制了,无法再继续保持元素化状态了,只是由于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海楼石子弹打穿了他身体后就飞了出去,所以连黄猿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

    听到伊安这么一说,黄猿才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所以一时间,黄猿只觉得气炸了肺,但是他生气的对象,竟然不是伤了他的伊安,而是……泽法!

    “那个该死的老头子!”黄猿心中咬牙切齿地道:“他竟然让珍贵的海楼石子弹被别人给利用了???”

    黄猿和泽法的感情不怎么好,所以哪怕两人这次一起执行任务,也从来没有联手的意思,泽法和藤虎打起来后,他也就挑了伊安做对手,各打各的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都已经这样了,他这个做学生的,竟然还在关键时刻,被自己的老师给坑了一把!

    泽法这就属于躺着都中枪的典范了,可能连他也没有料到,自己打出去的海楼石子弹,竟然会被伊安给利用上,反过来借用将黄猿给打伤了,如果早知道会这样的话,他恐怕也不会将海楼石子弹给打出来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海楼石子弹,的确是泽法的锅,他就算不想背,也得背了。

    黄猿这一次,真的是受到重创了,伊安的六发海楼石子弹,打出去后有两发穿透了黄猿的大腿和肩膀,还有两发打在黄猿的腹部上,虽然没有伤及到脏器,但是也打穿了他的肌肉,而伤害最高的一发,则是直接打穿了黄猿的肺叶!

    黄猿被刚才的风压吹出去了一段距离,站在离伊安几十米的地方,当伤势开始发作的时候,他忍不住一口血咳了出来。

    他只觉得胸口处的伤,如同烈火一样,灼烧着自己的胸腔,自从得到了闪闪果实之后,好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一直以来,海楼石都是操控在海军手中的,却没想到他这个海军大将,竟然有一点也会因为海楼石的原因而身受重伤,这简直就是莫名的讽刺。

    此时的黄猿,有一种终日打雁,却反被雁啄瞎了眼睛的感觉……

    伊安看到黄猿吐血,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这一次也是有些取巧了,其实他对于如何打败黄猿,并没有什么把握,因为他想不出太多克制闪闪果实的方法来,虽然在交战中也给黄猿造成了不少伤口和打击,但是这些伤害对黄猿来说,微乎其微,要不是他刚才灵机一动,用上了泽法打出的海楼石子弹,或许战斗僵持下去,十五分钟之后,他就会被打回原形了。

    正常状态下,伊安对上黄猿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但是,战斗就是这样,并不是说谁的实力低,就一定会落败,同样的,谁的实力高,也不一定就肯定会打赢,真实的战斗,往往充满了未知性。

    要早一点想起海楼石子弹这东西来,伊安也犯不着BUFF和状态全开和黄猿互怼那么久……

    唯一让伊安觉得有些遗憾的是,以超电磁炮击发出去的海楼石子弹,不能像普通枪械那样,将子弹停留在黄猿体内,超电磁的威力和动能太强了,只能打穿他的身体而无法将子弹留下,这是伊安最遗憾的地方,要不然的话,此时的黄猿早就被海楼石影响,失去恶魔果实能力了。

    “波尔萨利诺大将,还要继续打吗?”伊安呼了口气,对黄猿道。

    黄猿也在犹豫,他受了重伤,继续打下去的话,体能会急剧消耗的,而黄猿又不知道,泽法还留没留下其他的海楼石子弹,要是还有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伊安的超电磁炮速度,就算是他,也很难躲过去……

    而同样的,伊安现在也有些不想打了,就算能够打赢黄猿又能如何,伊安可不敢杀他!

    身为海军大将,黄猿是一面旗帜,要是旗帜都被杀了的话,恐怕整个海军和世界政府,会派出所有的军力,全力围剿猎龙人海贼团的!

    打一个大将,都逼得伊安现在底牌尽出,最后还是靠着海楼石子弹才重伤了黄猿,要是战国元帅加三个大将,还有十二名中将一起来对付他的话……

    伊安打了个哆嗦,这么恐怖的画面,他实在不愿意想下去……他估计自己被抓到,要在推进城监狱将牢底坐穿的……

    所以,趁着黄猿受了重伤的时候,该收手就要收手了,他的始解时间也快要到了,再打下去,伊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伊安的话,黄猿抬头朝着不远处正和藤虎交战的泽法看了一眼,发现就连泽法,此时也是气喘吁吁的,在强大的重力压制下战斗,泽法这个70多岁的老头能撑到现在,已经可以称之为变态了,但是继续再和藤虎打下去,泽法估计也要栽的。

    所有的形式都在告诉黄猿,不能再打下去了,他的伤也需要治疗,海军不能折损一员大将在这里。

    但是,黄猿不甘心??!他当初领命出来的时候,是漫不经心,以为势在必得的,结果战斗打下来,却变成了这么一副模样,假如就这么退走,海军的脸都要被他丢尽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战桃丸出现了,他刚才被伊安融化了铁斧之后,就退出了战圈,跑去和猎龙人海贼团的萨尔丁等人交战去了,伊安和黄猿在半空中战斗的时候,他还关注了一下,结果等黄猿和伊安落到地上之后,他就暂时看不见了,所以当这时候找到黄猿,看到黄猿嘴角流血,周身都是伤痕,还有这六个贯穿的大洞时,他也被惊到了!

    “叔叔???你怎么会这样???”战桃丸不顾伊安在旁边,赶紧冲上来一把抱住黄猿。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黄猿道:“不是叫你不要靠近的吗?”

    “有海军本部的命令!”战桃丸急忙掏出一个电话虫道:“海军本部传来命令,要我们赶紧撤退!”

    “怎么回事?”黄猿问道。

    “是白胡子!”战桃丸道:“白胡子的船马上就要靠岸了,本部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和白胡子海贼团冲突,所以命令我们撤退!”

    其实战桃丸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后方五百多米远的地方,一处废墟断墙的后方,瑟瑟发抖的普利兹,手里的影像电话虫,已经将交战现场的画面传出去了,看到黄猿被伊安重伤之后,海军本部大惊,立刻掐断了直播的信号。

    同时又因为获得情报,四皇白胡子已经靠近,就要登岛了,由于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把黄猿和泽法两名大将折损在这里,所以海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给战桃丸发出了撤退命令。

    虽然海军本部也同样不甘心,但是也只能咬着牙认下了这个结果。

    听了战桃丸的话之后,黄猿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想到白胡子那个怪物要是出现,或许不会和他这个受重伤的人客气,所以黄猿也只能一跺脚道:“走!”

    而同样的,那边的泽法,此时也得到了海军士兵的通报,他同样也看到了黄猿这个自己的学生身上的伤势,只能心中暗叹了一声,也跟着撤退了。

    藤虎并没有阻拦他,等到看到海军士兵潮水一样的朝着港口退去后,他才转过身,朝着伊安的方向走来。

    而伊安则是在黄猿退走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也不顾一地的狼藉,一仰头躺在了地上。

    “呼!尼玛,终于结束了!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