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安他们的船只,先行一步,航行在海面上的时候,成员里懂得修船的便赶紧开工,修补那些船上的破洞。

    当时从九蛇海贼团船只上射过来的箭支,缠绕的霸气有强有弱,所以搞得这些破洞也是有大有小,修补起来很琐碎很麻烦。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修船的修船,补船帆的补船帆,伊安他们这边有好些人在交战的时候,还受了一些伤,这些伤员现在正被集中起来,由船上唯一的一个船医厄兰格为他们治疗。

    伊安看到这一幕后,走过去帮厄兰格的忙,由于大部分人都是轻伤,所以伊安换上了雪莱的卡牌替他们进行治疗。

    厄兰格松了一口气,道:“船长,你的能力实在帮了大忙了!”

    “我的能力也只能治疗一下伤口而已!”伊安笑着对他道:“如果是生病的话,我可就无能为力了,所以还得仰仗你才行?!?br />
    “放心吧船长!”厄兰格点点头道:“大家的健康,都包在我身上?!?br />
    在大海上航行,其实有时候击垮人的不是力量强大的敌人,而是无声无息来临的疾病,伊安虽然一直身体健康没有生过什么病,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不会生病了,所以厄兰格这个船医,伊安也是十分看重他的。

    厄兰格原本是南海一个有名的医生,三十多岁,他原本的妻子不幸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个四岁的儿子,他对于自己的儿子是很宠爱的,他儿子可能是从玩伴那里听说了香波地岛的游乐园吧,于是就缠着他想来香波地游乐场玩。

    厄兰格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应允了下来,专门找了个时间,带自己的儿子来香波地岛游玩,然而悲剧发生了,他儿子太小,也不太懂事,竟然在岛上的时候,不慎撞到了天龙人。

    一个四岁多的孩子,换做是普通大人的话,被撞到估计也就是笑笑了事,但是天龙人那扭曲的思想,却觉得自己被一个贱民小孩给撞了是一件很恼火的事情,于是当时就拔枪把他儿子给射杀了!

    厄兰格亲眼目睹了自己儿子的死亡,登时就悲愤地冲上去,想要抱回自己的儿子,结果还没冲到他儿子面前,就被护卫当做想袭击天龙人的犯人给拿下,随后便被当成奴隶带走。

    每每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厄兰格就会在船上静静地找个角落垂首哭泣,他的经历,整艘船上的人都知道的。

    要说对天龙人的恨意,厄兰格不比这艘船上任何一个人少,这也是他愿意跟着伊安出海当海贼的原因,家没了,孩子也没了,他的人生,只剩下这帮同为奴隶的同伴了……

    看着厄兰格尽心尽力地为受伤的人进行包扎,伊安微微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

    就在这个时候,伊安突然听到桅杆顶端的瞭望手喊道:“船长!九蛇海贼团的船从后面追上来了!”

    “什么???”听到这个喊声,船上的人全都围了过来,就连受伤的人,也挣扎着站起身来,往船尾看了过去。

    在伊安他们的船只后方,一个黑影正在随着快速接近而变得越来越清晰,不是九蛇海贼团的那艘船还能是什么?

    “这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伊安也有些头疼起来。

    他也承认,波雅·汉库克这个女人的确很漂亮,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再加上她那一头黑色的长发,很附和伊安的审美观,她的身上有这一种古典美的感觉,但是偏偏的衣着又性感撩人,再加上身为海贼女帝,有着一种别的女人无法具备的女王范儿,被称为世界第一美女,倒也名副其实。

    伊安又不是路飞那种没脑子的单细胞,完全不懂男女之事的人,面对这么一位美女,伊安自然不可能一点念头都没有。

    这也是他之所以会在发条岛上配合波雅·汉库克的原因,这也算是美女的特权了吧,男人通常都会愿意替她效力的。

    不过,也仅止于此了,伊安现在烦心的事儿多着呢,现在多了那么多人跟着他,他也必须为这些人谋出路,既要想办法在海军的追捕中求生存,又要考虑如何变强,如何弄钱等等。

    他大致也能猜测到,波雅·汉库克很有可能是来找自己这个在玛丽乔亚解放了又一批奴隶的人,或许出于当初费舍尔·泰格解救了她的缘故吧,她出于感恩的心情,想来帮自己一把。

    但是……伊安现在完全不需要她的帮助啊,卡牌系统赋予了伊安不同的能力,他完全可以通过更换卡牌展示出不同的力量来迷惑海军。

    时间长了可能不好说,不过现阶段下,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暴露的。

    这段潜伏期,是伊安埋头提升自己的好机会,他的基础技能需要大量的锻炼来提升,牵扯进太多的事情,对他来说反而不好。

    波雅·汉库克的出现,给伊安的感觉,就像是在帮倒忙一样,要不是因为她突然出现,向自己动手,当时他完全可以在海军包围黑胡子和那个冒牌货的时候抽身离开的,不至于搞到后面反而和两个海军中将动上了手。

    所以后来,他急着离开,也是为了远离这个女人而已。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都这样了,波雅·汉库克还是不放过他,竟然又追上来了!

    一时间,伊安也有些哭笑不得,她到底想要干什么?难不成追上来是想报他们船只受损的仇?

    “船长,怎么办?”齐克挠着头问伊安道:“那海贼女帝难道真的想抓我们?”

    伊安想了想,没有回答他,而是问玛格丽特道:“能摆脱她们吗?”

    “很难!”玛格丽特摇摇头道:“现在我们的帆张力不足,但是你看她们……她们的船完全不用帆,速度快我们很多!”

    的确,九蛇海贼团那两条拉船的巨大游蛇,简直像是开挂一样,动力比顺风的船只还要厉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九蛇海贼团的船只离伊安他们又近了一些。

    照这样下去,被她们给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于是,伊安也打定了主意,吩咐众人道:“看情况吧,假如她们敢攻击,咱们就还击!”

    “呜喔??!”

    猎龙人海贼团的成员们,大吼了一声,纷纷拿出武器,严阵以待。

    随着时间的流逝,九蛇海贼团的船只里伊安他们已经近在咫尺了,伊安的手也放在腰间的刀柄上,一旦对方船上射来弓箭,他就会立刻拔刀的。

    不过,事情似乎和伊安想的有点不一样,九蛇海贼团的船只一直在朝着伊安他们的船靠近,但是她们却没有动手的意思,波雅·汉库克叉着腰站在船首,那些九蛇战士,也同样抱着双手站在她身后。

    双方都已经能看清对面的人面孔的时候,波雅·汉库克却突然跳到了其中一条拉船的游蛇头上。

    然后只见那游蛇的头缩了一下,再往上一顶,波雅·汉库克便纵身一跳,直接跳到了伊安的船上。

    “好美??!”

    “她就是海贼女帝吗?”

    “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美人!”

    别说船上的男性了,就连玛格丽特在看到波雅·汉库克的时候,都不由得一阵目眩神迷。

    只是,这位海贼女帝的眼中,现在只有伊安一个人,她跳上船之后,就盯着伊安一直在看。

    “你到底想做什么?”伊安问她道:“如果只是为了船只受损的事情,实在没必要吧?我们双方的船都受损了??!”

    然而,波雅·汉库克却根本没有提到这事,她直接动手了!

    “迷恋甘风!”

    粉红色的光圈,从她扣在胸前的手中散发了出来,袭向了伊安。

    相比在发条岛的时候,她这一次发出来的光圈,覆盖范围大了许多,伊安一看恐怕无法躲开,直接一咬舌头,利用疼痛撑了过去。

    但是在他身后的猎龙人海贼团成员,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海贼女帝的攻击方式,连如何防范都不知道,登时就中了招。

    站在伊安身后的人,全都化作了石头!无一幸免。

    伊安是靠着舌头上传来的痛苦转移了注意力,这才幸免的,发现自己的船员竟然全都被变成了石头后,他也怒了,拔出阎魔刀就朝着波雅·汉库克冲去!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波雅·汉库克腰间的那条蛇萨罗梅,却在此时盘成一圈,尾巴直在地上变成椅子,让波雅·汉库克躺了下来。

    伊安的刀都已经架在她雪白的颈间了,但是波雅·汉库克却都没有再动手的意思。

    这让伊安顿时有些迷惑了,她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候,波雅·汉库克开口了,道:“放心吧,等下妾身会把他们恢复过来的,妾身现在和你有些事情要谈,不宜让别人听到?!?br />
    伊安抬起头,发现就连九蛇海贼团的船,这时候也落后了少许。

    “你要找我谈什么?”伊安只能收起了阎魔刀问道。

    “妾身要和你打听一个人!”波雅·汉库克一只手杵在腮边,慵懒地靠在萨罗梅的身上,让伊安看到了她耳垂上的蛇形耳环,然后继续道:“直觉告诉我,你肯定知道点什么?!?br />
    “你要找玛丽乔亚事件的主谋是吧!”现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人,伊安也索性懒得和她绕圈子了,直接开口道:“那个人就是我!”

    然而,让伊安想不到的是,波雅·汉库克在听到他的话后,却突然间勃然大怒。

    “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