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雅·汉库克通常对于男人,是不屑一顾的,大多数在她面前表露出痴迷状态的男人,她都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然而现在,她是却第一次与一个男人之间,产生了一种“我们正在合作”的念头。

    这对于波雅·汉库克来说,是很奇妙的经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真正留意到了伊安,这并非是什么一见钟情之类的感觉,而是说一个原本只是当做可有可无空气般的人,突然之间好像有了存在感!

    是的,存在感,说来好笑,伊安其实之前在波雅·汉库克眼里,根本就只是个路人甲,但是现在嘛,终于变成了一个配角可以上镜了一样。

    而且,最让波雅·汉库克觉得意外的是,她能够感觉得出来,伊安正在刻意地配合着她。

    也就是说,伊安明白她现在的心思。

    竟然被一个男人读懂了自己的想法,这顿时让波雅·汉库克察觉到了伊安的不同之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似乎知道了一点什么。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想要阻挠海军抓捕黑衣蒙面人?而且为什么会那么配合自己?

    波雅·汉库克一时间对于伊安有些好奇起来。

    本来在她看来,这个所谓的猎龙人海贼团,就是一个普通的海贼团而已,连名字都是从海军那里偷听来的,对于这个海贼团,她根本一无所知,她之所以找这个海贼团的麻烦,无非只是想找个借口介入而已,在和伊安交手的那时候,为了保证伊安不被一下子击败,她还特地手下留情了许多。

    但是现在看下来,这个海贼团的船长,竟然一点都不弱!至少自己不认真起来,竟然完全攻击不到他!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海贼团团长?

    她现在很想问伊安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是无奈,此刻现场的情况却不允许她这么问出来,毕竟鼯鼠和斗犬就在一旁,这么问的话,破绽太大了。

    连人家的名字都搞不清楚,你怎么会来寻人家麻烦的?

    一边和伊安打斗着,波雅·汉库克一边看向了那个蒙面男,刚才她和伊安交手的时候,各种石化技能频频出手,已经让一些海军士兵畏惧而不敢靠前了,这个时候本来就是最好的逃离时机,但是她现在这么一看,却发现那蒙面男竟然根本没有想走的意思!

    波雅·汉库克不由得心中有些焦急,难不成他还真的想和两个中将以及如此之多的海军士兵交战不成?

    不止波雅·汉库克在着急,黑胡子也同样在着急,他猛地朝着鼯鼠打出了一拳,逼退了鼯鼠后,立刻就朝着那蒙面男吼道:“喂,老兄!赶紧动手??!打退他们,我们得离开这里!”

    不管是黑胡子还是波雅·汉库克,都将这蒙面男当成真货了,在他们看来,这位能从青雉手下逃走的高手,只要想离开,应该没人能拦得住他的,所以都急切地盼望着他能够出手解围。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被黑胡子这么一吼,蒙面男竟然一个哆嗦,跌倒在了地上。

    他刚才能够站立在原地,不是他完全不怕,而是根本就已经吓傻了,斗犬两次持刀朝他砍下那时候,蒙面男脑子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连伊安和波雅·汉库克的战斗替他解了围,他都没有发现。

    现在被黑胡子这么一吼,他终于回过神来,腿软之下,再也坚持不住,跌倒在地。

    而一跌倒在地后,他顿时嚎啕大哭起来,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所有人顿时都愣住了,黑胡子和鼯鼠停手,伊安和波雅·汉库克也同样停手,众人看了看哭嚎的蒙面男,又看了看他跌坐下去后,裤裆那里湿了一片的地面。

    斗犬再也忍不住了,冲过去一把撤掉了这家伙脸上的面巾,让蒙面男露出了真面目。

    面巾之下,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猥琐的家伙,看起来哪里有什么高手风范?

    “该死!这家伙是老千??透ヂ薜滤?!”斗犬认出了他来,懊恼地叫道:“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赏金一千四百万贝利的骗子!”

    轰!鼯鼠中将,还有四周的海军士兵们,如遭雷击一般,愣在了原地!

    “假……假的???”

    这还用问吗?这弗罗德斯要是真的胆子大到能潜入玛丽乔亚纵火杀天龙人,他至于会仅仅被海军的围捕阵势一吓,就哭嚎着求饶吗???

    在确认了这蒙面男的身份之后,鼯鼠和斗犬两人都懵了。

    他们不惜兴师动众地攻上了白胡子的地盘,不就是指望能抓住玛丽乔亚时间的主谋吗?如果抓到的是真的,那也就算了,即便到时候因此惹得白胡子发怒,那也值了。

    可尼玛到头来遇到的,竟然是个假货???

    鼯鼠和斗犬两人,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这个打击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大了,也就是说,他们现在不但要无功而返,还要让整个海军承担有可能和白胡子海贼团爆发战争的危险可能……

    一时间,两人吃了这老千??透ヂ薜滤沟男亩加辛?。

    然而,比他们更加恼火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黑胡子蒂奇!

    他恼羞成怒地冲过去,一拳揍在了弗罗德斯的脸上,登时将他打得鼻口流血。

    就算这样,黑胡子依然不想罢休,将弗罗德斯按在地上死命地揍。

    其实没有人知道,打算将这蒙面男拉进白胡子海贼团的人,就是蒂奇,这件事,是他一力主张的。

    蒂奇虽然在白胡子海贼团呆了那么久,但是说实话,他对于白胡子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他一直很不屑白胡子那种认儿子的方式。

    蒂奇有自己的野心和理想,他呆在白胡子海贼团,无非就是看中白胡子海贼团势力够庞大,能够有较大机会,得到他想要追求的暗暗果实而已,他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白胡子海贼团的。

    他想当七武海,想当四皇,甚至想成为海贼王,而想要达成这些梦想,白胡子海贼团对于他来说,就是需要被打倒的。

    白胡子老了,他的时代终将逝去,蒂奇他不介意在暗地中,推动一把,以加速这个过程。

    当他在见到弗罗德斯冒牌货的时候,他就暗暗留心了,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家伙是冒牌货,但是这对于他来说,是无所谓的,他大致知道玛丽乔亚事件的真相,只要将这个海军要追捕的黑衣蒙面人引入到白胡子海贼团当中,就等于在海军和白胡子海贼团之间,埋下了一个钉子!

    这个钉子,什么时候利用得上,黑胡子也说不好,但是总有一天,能发挥其作用的。

    这就是黑胡子恼羞成怒的原因,这个怂货,他竟然这么简单地就被吓住,暴露出来了!

    妈的,即便你是冒牌货,只要一直装下去,不也能被当成真货吗?

    蒂奇按着弗罗德斯一通暴揍,看起来仿佛也是被欺骗了一样,但是谁能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伊安在一旁,看得也直摇头,他也没有想到,这冒牌货竟然这么不经吓,他原本还指望着这家伙能一装到底,替自己吸引一下海军的视线呢。

    熊叔将天龙人的身份芯片拿走了,他们要研究,需要一些时间,伊安现在自然是能拖多久拖多久,他不会主动在海军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至于说海军什么时候能查到,那是他们的事情。

    而这冒牌货,可是现成的背锅侠啊,伊安之所以配合波雅·汉库克阻挠斗犬的攻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也不想着冒牌货被海军真的给抓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这弗罗德斯胆子太小了,竟然直接就承认了自己是冒牌的。

    现场唯一一个松了口气的人,可能就只有波雅·汉库克了。

    既然这个人是冒牌货,那么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海军并没有找到真正的玛丽乔亚事件主谋。

    “这下……可怎么办???”鼯鼠头疼地看着正在跪地求饶的弗罗德斯。

    其实就连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冒出了冒充者,现在玛丽乔亚事件刚过去仅仅一个星期而已啊,该死的!这些人想出名想疯了吗?

    鼯鼠第一时间意识到,弗罗德斯可能不是个例,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很有可能会陆续出现更多冒充黑衣蒙面人的人来,这无疑会给海军的排查,带来巨大的阻碍。

    “怎么办?”鼯鼠问斗犬道。

    “不管如何,把他抓起来吧!”斗犬咬牙切齿地道:“就算杀鸡儆猴,也必须对这种人严惩!不然到时候,我们会应接不暇的?!?br />
    两人转眼之间,就将弗罗德斯的命运给决定下来了,可以想见,这个骗子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一群海军围上去,将弗罗德斯给抓了起来,这个时候没有人阻挠他们的抓捕了。

    但是,剩下来还留在场中的黑胡子,却让鼯鼠和斗犬犯愁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