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过来的,是一条很美的腿。

    曲线完美而修长,白皙的肌肤上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光是用眼睛看,都能知道那是如同丝绸般细腻和嫩滑的表现,这样一只穿着高跟鞋的长腿,从高高开叉的旗袍下面踢来,尚未到来,便已经能够闻到一阵淡淡的幽香。

    如果换做别的时候,伊安脑海中估计会泛起“能玩一整年”这样的念头来吧。

    然而现在当这条腿朝着自己踢来的时候,伊安唯一感受到的,是巨大的危险!

    绝对不能被碰到!

    伊安虽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声名远扬的海贼女帝,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位美女的能力,隐藏在那绝世美貌之下的,是相当致命的力量。

    就如同最美丽的玫瑰花往往都带着尖刺一样……伊安很清楚被这位海贼女帝踢到会变成什么样子。

    那是哪里被踢到,哪里就会被石化的“芳香脚”??!

    虽然他搞不明白,这波雅·汉库克为什么一上来就攻击自己,但是他还是知道,必须要躲开了这一次踢击。

    飞快地抽身而退,波雅·汉库克的长腿,从伊安鼻子前一划而过,留下一股能让人蠢蠢欲动的幽香。

    “喂!你干嘛攻击我???”退开之后,伊安才对波雅·汉库克吼道:“我和你没有仇吧???”

    别说仇了,伊安敢赌咒发誓,他根本就是第一次见到波雅·汉库克的,而且也确信,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她的九蛇海贼团。

    所以伊安现在的第一念头就是,这女人不会是疯了吧?

    “闭嘴!”波雅·汉库克指着伊安道:“你只要知道,我现在不允许你逃走就是了!”

    说完,又朝着伊安再次踢来。

    波雅·汉库克一上来,就和伊安打上了,如此任性的行为,让鼯鼠和斗犬都一阵头疼,本来眼看着这个猎龙人海贼团的船长,能被策反一下,帮海军进行抓捕的,结果波雅·汉库克这一任性,就让这个助力泡汤了。

    不过,两人倒也没有懊恼多久,因为伊安的猎龙人海贼团,也是鼯鼠想要抓捕的,海贼女帝纠缠住他也好。

    等抓到黑衣蒙面人,再回过头来,将这个猎龙人海贼团的船长也抓起来就行了,正好个墨尔尼少将报仇。

    “贼哈哈哈!那就是海贼女帝吗?好火辣的美人儿??!”黑胡子这家伙看到伊安被逼得左支右绌的,顿时开心地大笑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一把剑猛地朝着他砍来:“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鼯鼠动手了,他和斗犬道伯曼中将,一人负责一个,朝着黑胡子和黑衣蒙面人攻去,鼯鼠负责黑胡子,而斗犬负责那黑衣蒙面人。

    波雅·汉库克虽然在和伊安动手,但是实际上她的心思却没有放在伊安身上,看到斗犬朝着那黑衣人冲去,而那黑衣人却一动不动的时候,她顿时就有些急了。

    “迷恋甘风!”

    她突然双手握圈,对准了斗犬的方向发射过去。

    伊安这时候也差不多正好背对着斗犬的方向,以为这一招是对着自己发出来的,顿时暗叫不好,赶紧往侧面一闪。

    其实就算他不用那么快的速度,也能够躲开的,因为波雅·汉库克根本就不是对着他发射的迷恋光线,在伊安闪开之后,这一圈圈心形的光线,顿时直奔斗犬而去。

    斗犬在光线到来的那一刻,也发现了,赶紧一个剃躲开来,那光线从他下方擦身而过,命中远处那些海军士兵。

    那些海军士兵,虽然没有参与战斗,在旁边压阵,但是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是在波雅·汉库克身上的,这也不怪他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海贼女帝,美女的吸引力肯定比较强。

    而波雅·汉库克的甜甜果实,能力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只要稍微对她有点什么想法,她的迷恋甘风就能够将人石化!

    别说是海军士兵了,就连现在和她处于敌对状态的伊安,中了这一招后都要被石化。

    怎么说,应该算是只要心里面据地波雅·汉库克很漂亮或者很美,这么一点心思就能够构成石化条件了。

    处于这条直线上的海军士兵被石化了,其余的人也被吓了一跳,而斗犬道伯曼在落地之后,气愤地大声对波雅·汉库克吼道:“你在干什么???波雅·汉库克!”

    “闭嘴!”波雅·汉库克的气场更强大,她本来就是女王范儿的人,听到道伯曼的指责后,指着他道:“我怎么战斗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伊安听到这里,顿时心念一动。

    他看看自己刚才站立的位置,然后又看看那些被石化的海军士兵,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伊安有意识地靠过去,让自己背对的方向,和斗犬道伯曼以及那个蒙面男处于一条直线上。

    果不其然,当伊安的位置一正,波雅·汉库克立刻出手了,她的左手轻轻地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后就见她手心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桃心一样的物质。

    “俘虏之箭!”

    波雅·汉库克揪住那桃心的一端,右手猛地往后一拉,如同弓箭拉弦一样,然后再一放!

    大量粉红色的箭头,顿时就从这个桃心中被释放了出去!

    伊安早有预料,所以提前躲开了,波雅·汉库克本来也就没有瞄准他的,这些箭头刷刷地朝着斗犬道伯曼的方向飞去。

    这些粉红色的箭头,虽然没有打中道伯曼,但是却打中了那些海军士兵,每一个被命中的海军士兵,全都变成了石头。

    不只是他们的身体,就连一些被击中的树木还有兵器,也统统被石化了!

    甜甜果实这种石化能力,可是相当厉害的,并不仅仅只是对**生物生效,连无机物也能够被石化。

    “你……!”道伯曼两次想要攻击那蒙面男,都被波雅·汉库克给破坏了不说,还连带着他附近的海军士兵也遭了秧。

    哈!果然是这样!

    伊安差点笑出声来,波雅·汉库克这女人,还真是有点心计??!竟然想到拿自己来当掩护,去帮助那个蒙面男。

    假如伊安不是穿越者,恐怕还真不会理解波雅·汉库克的用意,但是现在一联想,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波雅·汉库克可能是把那个蒙面男当成真的玛丽乔亚事件主谋了。

    堂堂海贼女帝,当初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天龙人奴隶,只是她对于自己的这个经历一直掩藏得很好,别说海军和世界政府了,就连九蛇岛她的国民,也是被瞒着的,而且还编出了戈尔贡之眼这样的谎话,来向国民掩盖真相。

    以她七武海的身份,肯定能够探听到伊安在玛丽乔亚杀了天龙人并解救了一批奴隶的事情,或许是出于想要帮伊安一把的心思,她才追着海军来到了这座岛上。

    只不过……

    美女!你认错人了??!你要救的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啊,真正的正主儿,其实正在被你攻击来着!

    面对这种情况,伊安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黑胡子正在和鼯鼠打做一团,而斗犬两次想要攻击蒙面男,都因为波雅·汉库克的阻挠无功而返,但是气归气,他却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因为他也看到了,波雅·汉库克其实是在攻击那个猎龙人海贼团的船长,只不过被闪开了,所以才波及到自己的。

    他现在唯一有点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个蒙面男,竟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场中间,难不成正在酝酿什么大招?

    他哪里知道,那蒙面男根本就是被吓傻了而已,一个海军中将亲自动手拿他,他何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觉察到波雅·汉库克的意图,伊安也眼珠子一转,突然抽身朝着斗犬所在的方向跑去。

    波雅·汉库克眼睛一亮,立马跟上。

    然后在到了斗犬那里的时候,伊安假装被波雅·汉库克给追上了,于是两人又打在一起。

    多数时候,伊安都只是闪避,并没有还手……话说回来,他也的确只能闪避,在波雅·汉库克动用自己甜甜果实能力的时候,如果不想死,那就最好不要被她给碰到!

    斗犬道伯曼也深知这一点,波雅·汉库克那双大长腿踢击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敢靠近。

    然而伊安却偏偏朝着斗犬而去,拼命地往他身上贴,这样一来,斗犬他如果不想被波雅·汉库克给误伤,那就必须得闪开。

    “该死!波雅·汉库克!你妨碍到我了!”道伯曼忍不住吼道。

    但是波雅·汉库克根本就不理会他,她只是觉得,眼前这个戴着熊耳帽,手缠绷带的男人,似乎完全契合她的心意,在他的帮助下,自己竟然顺利地将斗犬和黑衣蒙面人分割开来了。

    之前的时候,她也没有认真地看过伊安的样子,这时候倒是反而忍不住观察了一下伊安。

    察觉到她的目光望过来,伊安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对着她悄悄地眨眨眼睛,意思是你的想法被我猜到了,我就勉为其难,配合你一下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伊安这个眨眼睛的动作,波雅·汉库克突然觉得心跳了一下。

    既然对方有意识地在配合自己,她脚上的动作自然不由自主地放缓了一些,这样一来,伊安躲起来也更加的轻松了。

    两人根本就是在假模假样地打架而已,波雅·汉库克不断地踢击,而伊安不断地躲闪,看起来就像是在跳舞一样。

    而伊安手腕上的铃铛,也不时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宛如在替她俩伴奏一般。

    在伊安和她错身而过的一次瞬间,波雅·汉库克也闻到了伊安身上的气息,顿时浑身上下有种微醺的感觉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