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面上的这三艘军舰,不用说,自然是衔尾追击而来的鼯鼠中将他们了。

    海军这次派出来搜捕玛丽乔亚纵火事件主谋,以及逃走奴隶的,是两名海军中将,除了鼯鼠以外,另外那一名是斗犬道伯曼中将。

    他们从海军本部出来,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时间了,但是却一无所获,鼯鼠甚至还怀疑过,那个黑衣蒙面人主谋,是不是有可能耍了个花枪,重新返回到伟大航路前半段去了,而没有进入新世界。

    毕竟当时被救走的奴隶当中,有不少鱼人族,如果有鱼人族的帮助,黑衣蒙面人主谋难说真的可以通过鱼人岛重新返回去的。

    不过,虽然有这种怀疑,但是他们却不能说出来,世界政府和鱼人岛一直在试图缓解种族矛盾,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这种怀疑,恐怕会让世界政府和鱼人岛双方都感到为难的。

    这也是甚平当时要从伊安这里将那些鱼人族带走的原因,甚平不能让世界政府和海军抓到鱼人岛任何的把柄。

    当然,甚平带走了那些鱼人,其实也间接地帮助了一下伊安,假如鼯鼠得知伊安他们的船上连鱼人族都有的话,那么绝对百分之百能确定,他就是主谋了。

    然而,因为缺少鱼人族,鼯鼠反而有些不好下判断,只是非?;骋啥?。

    巡逻船被袭,一名海军少将重伤,鼯鼠中将在联络了斗犬中将只后,一路追索着这个所谓的猎龙人海贼团来到了发条岛,然而当他到了外海之后,却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岛抓人。

    换做是其他的岛屿,鼯鼠可能想都不会想,就直接这么做了,但是发条岛却不行,这是根本就是白胡子海贼团的地盘啊。

    他们现在都已经能接收到地盘海蛞蝓的信号了。

    此刻鼯鼠中将,就在他自己的船上,通过电话虫正在和斗犬谈论着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必须谨慎!”鼯鼠中将在电话中道:“我们没法承担引发战争的责任!”

    斗犬道伯曼是一个满脸疤痕,眼神冷酷的中年男子,在海军当中,他也属于无情的那一派,他的理念和赤犬有些相像,信封的是绝对的正义,而且作为中将,他曾经参与过非常召集令,对于灭绝令执行得一丝不苟。

    然而,就算是他,在听到了鼯鼠的话后,也显得有些犹豫起来。

    四皇白胡子的威名,在新世界那可是响当当的,作为和海贼王罗杰一个时代的大海贼,白胡子可是有着“活着的传说”这样的称号。

    原本按照斗犬道伯曼的性子,对于伊安他们这种敢公然攻击海军的海贼,他是不会有任何留手,直接追进去赶尽杀绝的。

    但是,这里是白胡子的地盘,一旦海军敢公然派兵上岛进行搜捕,就意味着是在挑衅白胡子的威严,是极有可能引发白胡子与整个海军之间的战争的。

    “那怎么办?”斗犬问道:“难道只能实行秘密抓捕吗?”

    “很难!”鼯鼠道:“那个猎龙人海贼团实力很强,可以轻易击败一名海军少将,就算想要秘密抓捕,估计也只能由我们亲自去!”

    这话说得斗犬直皱眉头,不管是他还是鼯鼠,在海军当中都算是名人了,白胡子海贼团的人,怎么可能会认不出他们来?一旦他们登岛,马上就会被识破的,到了那个时候还叫做什么秘密抓捕?

    “你到底能不能确定,那个猎龙人海贼团就是主谋?”斗犬问道:“假如能够确定的话,那么只要联系海军本部,就算冒着和白胡子开战的危险,本部也会同意我们直接闯岛抓捕的!”

    “就是因为无法确定??!”鼯鼠微微苦笑道:“不然的话,我干嘛这么烦恼?”

    两人商量了一阵,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后只好决定,先不要登岛,在这岛屿外围守着,等到那个猎龙人海贼团离开岛屿的时候,再出击。

    这就是四皇的威名了,仅仅只是白胡子名下的一处地盘,都能够让两名海军中将无法靠近!

    不过,虽然不能公然露面,但是鼯鼠和斗犬还是派出了一部分海军士兵,乔装之后,乘着小船上岛去打探消息。

    他们必须要掌握这个猎龙人海贼团的动向才行。

    然而,没过多久,乔装上岛的海军士兵,却通过幼儿电话虫,带给了他们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个黑衣蒙面人,竟然在这座岛上露面了!

    而且,似乎还打算加入白胡子海贼团!

    一听到这个消息,鼯鼠他们直接就懵了,隔着电话虫赶紧追问道:“消息确实吗?那个主谋是已经加入了,还是正在和白胡子海贼团的人联系???”

    “是正在联系吧,应该……”探听消息的海军士兵道:“我听说,接待他的,是白胡子海贼团的马歇尔·D·蒂奇!似乎双方意见已经达成,只等回去见了白胡子,喝下义子之酒后,那个黑衣蒙面人就会正式成为白胡子海贼团的一员了?!?br />
    义子之酒,是海贼拜老大的一个标准流程,算是一个仪式,尤其是被悬赏五亿贝利这样高的赏金,那个黑衣蒙面人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自然不可能在这个仪式上马虎,是需要昭告天下的那种。

    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鼯鼠和斗犬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义子之酒还没有喝,那就意味着还不算真正的白胡子海贼团的人,只要能够抢在这之前,将其抓捕归案,那么就算是白胡子海贼团也无法说什么。

    不过,鼯鼠也稍微有些意外,他本来是前来追捕猎龙人海贼团的,却不料竟然在这里得到了黑衣主谋的消息,难道说,这个猎龙人海贼团和黑衣主谋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真的只是巧合吗?鼯鼠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敲着,思考着。

    片刻之后,他只能先放下这个猎龙人海贼团了,黑衣蒙面人已经现身,那么就需要向海军本部进行请示了。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海军如果不想让这个主谋跑掉,那么势必只能直接动用武力进行抓捕了,这样一来,侵犯白胡子的地盘也势在必行,鼯鼠和斗犬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只能请示海军本部。

    电话打到海军本部后,世界政府和海军也都有些犹豫,然而,迫于天龙人的压力,世界政府和海军最后还是咬牙做出了决定,让鼯鼠和斗犬直接上岛抓人。

    他们也不想和白胡子开战,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黑衣蒙面人主谋必须抓住,天龙人的身份芯片必须拿回来。

    所以他们也只能等到事后,再想办法和白胡子说明情况,但愿能将白胡子给安抚住吧……

    有了海军本部传达过来的命令,鼯鼠和斗犬两人也再无顾忌,直接开动三艘军舰,朝着发条岛靠过去。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远远地落在他们后方的九蛇海贼团船上,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将他们的通讯也听了个大概。

    她那洁白纤细的手腕上,正戴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电话虫,这是专门用来进行窃听的特殊电话虫,虽然离得有些远了,信号不是太好,但是断断续续地,也让她听了个六七成。

    九蛇海贼团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事儿要从好几天前,波雅·汉库克得知了玛丽乔亚纵火事件真相的时候说起,当她得知,纵火事件的背后,其实真的就是第二次奴隶解放运动的时候,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当年费舍尔·泰格解救出来的数千奴隶当中,波雅·汉库克和她的两个姐妹就是其中之一,对于解救他们的恩人费舍尔·泰格,她们是非常感激的,只是那个时候她们还小,没法给予泰格什么帮助,后来太阳海贼团成立,她们也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看着太阳海贼团在大量鱼人的帮助下,打得海军节节败退的时候,她们心里面是相当开心的。

    只是好景不长,费舍尔·泰格因为遇到海军伏击,身受重伤,结果却又因为拒绝人类输血最后伤重去世了。

    波雅·汉库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难以置信,费舍尔·泰格对他来说,不但是恩人,而且还是她心目中的英雄,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英雄,却也死在了海军手上。

    当时她们得到这个消息,已经晚了,泰格的去世,不但对鱼人族来说是一个遗憾,对于波雅她们三姐妹来说,也同样是一个遗憾,她们都还没来得及报恩呢。

    然而,当听说了玛丽乔亚纵火事件之后,这位绝世的海贼女帝,心中再次泛起了涟漪,她并不知道那个黑衣蒙面人是谁,但是她却无法眼看着当年的事件再次重演,所以她带领着自己的九蛇海贼团进入了新世界,并且一直远远地跟在海军搜索部队后方,持续地进行监听,想要通过海军的手,来查找这位黑衣蒙面人的下落。

    是的,她是想将当年费舍尔·泰格的恩情,还在这位黑衣蒙面人身上,助他一臂之力,帮他摆脱海军的追捕。

    所以,当窃听打探到那位黑衣人就在发条岛上,并且海军已经做出决定,打算对其进行武力抓捕之后,波雅·汉库克立刻站起身来,命令船只出发,也前往发条岛……